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太幽默的《政治與中國特色的幽默》

2019/1/15 — 15:03

【文:CK】

《政治與中國特色的幽默》乃丁學良先生「立足本土接地氣的政治社會學著述」(頁 xvi),他劈頭點明「本文集收入的諸篇文章論及的具體問題……都符合兩個基本的挑選標準」:「第一,它們必須是討論與中國有關的高級政治問題。第二,它們必須含有高級幽默的元素。」(頁 ix)本書聚焦於「高級政治」:「我們都知道,現代社會裏的政治有高級別(high politics)和低級別(local / grass-roots politics)之分。……前者多半指的是一個國家國內政治的上層事態,以及不同國家之間或同一民族不同政治體系之間的關係,後者多半指的是一個國家內政治的基層事態。」(頁 ix)按晚生理解,本書列舉一些中共建政以來的政治事件,而當中「幽默」的感覺多半來自官員、領導人、中共政權「講一套做一套」,如「權力來自人民」、「為人民服務」等空洞口號或奢言侈論每每與現實相反。

作者沒有說明「幽默」的意思,想是不證自明,也可能以為讀者從字裡行間可以自行感受。眾所周知,幽默一詞乃林語堂先生譯自英文的 humour,必然與詼諧、滑稽、玩笑、有趣相關,旨在譏諷而又引人發笑的戲言或可稱為幽默,但只得諷刺卻不惹笑的說話怕難叫作幽默,幽默往往予人輕鬆談笑之感。除非「中國特色的幽默」也是與眾不同,畢竟冠上「中國特色」的事物,其實多半與該事物的原意本質大相逕庭,但作者講到幽默時是以「輕鬆的角度」(頁 1),那麼即使是「中國特色的幽默」,也還是一種幽默。

廣告

丁學良《政治與中國特色的幽默》

丁學良《政治與中國特色的幽默》

廣告

本書第一篇介紹高級政治的幽默及其與政治自由的關係。第二篇講中共建政以來「以人為本」的政治口號與實況。第三篇關於文化大革命之「功」。第四篇讚揚台灣保留了中華文化。第五篇揭露中國官方「打蒼蠅」、「打老虎」其實最終沒有放棄對付自由派知識份子。第六篇指出中國官僚統治和馬虎主義防治消解了恐怖主義。第七篇分析毛澤東理想中的「革命事業接班人」終於出現,那人便是金正恩。第八篇拉扯中國智庫如何不淪為「智枯」、中國特色與美國講究明文規定的外交政治大不同、特朗普上台對中美國係的影響、薄熙來特朗普對照出中國「貴族權謀」和美國「貴族民主」的分別等。

丁學良是科大教授,研究中國政治、經濟、社會,其《中國模式:贊成與反對》分析「中國模式」的意涵,並提到政治改革之機,或是建立公平正義中國社會的辦法。當然目下習近平主政,「中國模式」的政治改革開放似乎變得難以實行且遙遙無期,唯有在進步學者的著作裡一尋出路,這是晚生在紛亂世道稍覓安寧之法。承前作「救國圖強」的氣息,《政治與中國特色的幽默》足使人引頸以待,待作者挖掘評述「中國特色的幽默」及(晚生私以為)其壯大「中國模式」的(良好)政治變革的助益。

有時候讀著讀著,晚生頗覺迷失,「高級幽默的元素」不是處處可見,甚至不是十分明顯。也許晚生閱歷學力俱淺,未能窺探出「高級幽默」的奧秘,但與(改革開放前)「人民共和國」不重「人民」(見第二篇)— 愚以為是「視人民如草芥」— 相較,作者在文革時期「收聽敵台」、中華文化在台灣得以保留承傳(見第四篇)等個人經歷見聞就不知如何高級如何幽默。第六篇談及中國反恐十分成功,但另一方面以前中共正是以紅色(正當)恐怖治國,而且不斷維持貪腐統治以便挑起人民對抗官僚體制的極端主義革命情緒,這是不是說中共既要反恐又與恐怖主義愛恨交纏,從而很是幽默?作者沒有言明。第七篇指中共雖不滿北韓核試,但不會容許世上寥寥可數的共產政權覆滅,然而這極其量是反映中國對北韓的複雜矛盾心情,不甚幽默。不過,或者我等根本不應發笑,幽默不幽默其實不相干,作者提到的事件悲苦多於喜樂,譚作人「以人為本」調查「豆腐渣」蒙冤下獄、毛澤東在革中華文化的命時愛看傳統戲曲、官員因打貪而尸位素餐……在在都是諷刺大過幽默,可怖而不可笑。

作者堅稱他不是在講負面、貶義、笑裡藏刀的「高級黑」,也明白笑話背後「其實有太多的淚和血」,笑中有淚的事可能尚算幽默,但作者似乎沒有做好其口中的「首要工作」—「分析評論政治現實裏的非幽默成分」,(頁 xiv)也沒有帶領讀者止住血淚、療治傷痛。有時敘述了一條「幽默」或他自為幽默的政治事件,然後又不置可否,甚或用上褒揚的手筆,替中共辯解和說項,一派同情的模樣,可能反而加深了大家的瘡疤,譬如作者說我等應當「感謝文革」(第三篇)、中國官僚統治和馬虎主義使恐怖主義無機可乘(第六篇)、金正恩完全控制官員人民和政治宣傳(第七篇)、中國官場不如外國架構清晰(第八篇)等。當然作者有立場明確的時候,例如他呼籲處理周永康集團造成的貪腐和迫害維權人士的問題以令中國走向法治(第二篇)、批評官方欲以腐敗統治激發人民反覆革命的思想(第六篇)等,然而這是否足夠,留待其他讀者評論。

作者說「高水平的政治幽默」需要社會經歷「悲劇」、劫後有一段時間讓人反思,並有「一個微妙的自由空間」,更透露了對蘇聯東歐政治笑話所包含的「高超的政治智慧和細膩微妙的黑色幽默」的喜愛。(頁 2 至 3) 或曰作者只為描述當今中國社會的幽默現象,但蘇聯東歐政治笑話能獲其稱許,是否隱隱折射作者嘉獎以黑色幽默「言志」的「政治參與」方式,並「好心做壞事」地鞏固了「微」小而不「妙」的緊絀「自由空間」?習慣這種「政治自由」不見得有利於作者在其他作品提出的「中國模式」政治改革開放,作者輯本書時亦未必有此深意,況且所謂「高級幽默」多不是出自民眾之口而是從官員、領導、中共當局的言行(不一)察看得來,並需要經作者生動描繪傳神演繹甚至匠心營造,那麼民間有無大談幽默 — 且要極盡譏笑當權者之能事,否則難稱「高級」 — 的「政治自由」實在成疑。 

晚生驀地驚覺《政治與中國特色的幽默》本身不失為「笑話」,作者讚揚胡耀邦及其以人為本的思想,本也恰當,惟明德親民的耀邦同志遭迫害得鬱鬱而終已然多時,今夕何夕?當今之世還有人本德政?又四川大地震事後看出中國政府之重人精神?作者明明批判了「豆腐渣」和中共誣陷譚作人之事……晚生明白該些章節寫作已久(頁 24 的一節成於 2008 年),但今天視之不免覺得是天方夜譚。在瞬息萬變的新中國,尤其習近平更為強權專制後的日子,作者難道不認為一些觀點已經不合時宜?譬如說文革會否重臨,作者覺得不會,但問題不在文革那種鋪天蓋地的血腥批鬥會不會全面回歸,我等必須認知清楚,即使是「斬件」局部的文革也很可怕,而那實在早已發生,新疆再教育營、洗腦宣傳、濫捕異見人士、強人認罪等就是確鑿證據。

作者說要感謝文革,因中國人民深切了解到五點教訓(頁 35 至 40),設果真如此,那今天中國人似乎忘卻這些教訓得一乾二淨(作者也承認),強調文革之「好影響」是否開玩笑?且作者在此用上「結果論」的心態,若計算起來,十年浩劫只帶來十多年的「現代社會的普通常識」(頁 39)並要折損千千萬萬的人同胞,委實「划不來」,「結果論」的結論就是我等不要多謝文革(就文革本身論,晚生更是覺得文革只有壞處可言)。作者認為無文革或會無前述中國社會的徹底啟蒙(頁 39),但諷刺的是,啟蒙責任乃在如作者一般的知識份子,或以書寫,或以授課,或以演講,教育公眾,此書之出版怕是自打嘴巴。作者在頁 143 說要推行「貴族民主制」,不知是嘲笑美國制度化了權謀暗算、諷刺薄熙來如果在美會如魚得水,還是真心有意為之,語焉不詳。本書不少地方或有幽默之感,但可能是因為作者認真地提出奇怪的觀點而出現。

話得說回來,〈結語〉中的議論不可忽略,也比各篇章更能在習近平(強橫)治下風雨飄搖的新中國撫慰人心,讀者可看到如何透過評析「中國特色的幽默」來勸導「中國模式」的政治改革。作者始終關心「國內的政治公正」,對照中國政府於國際自處要求他國公平公正待己和向內專制管治的宣傳主張,發現此中極富「高級黑色幽默」的韻味,從而規勸中國政府要對內對外都做個「仁義大國」。這或許才是有望「匡時濟世」之道。

作者自我簡介:在香港大學唸過幾年法律,又於倫敦大學學院待了一年研讀法理學及法律理論,暫時專注讀書,閒來也會作文,可能是一個自由(撰稿)人。

作者網誌:中文 / 英文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