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文字」,是詩──淺介西西詩集《不是文字》

2016/7/8 — 14:02

【文:劉安廉】

這部中英對譯詩集收錄了西西目前已出版詩集中合共四十五首作品。書名「不是文字」,乃出自集裏其中一首詩歌〈我想到的不是文字〉,而這「不是文字」的英譯書名“noT wriTTen words”,除強調「文」這字可有「紋刻、寫下」的意思外,書名本身亦暗示了這些詩作並非極盡雕琢,卻又貫徹西西精緻而漫有奇趣的筆調。

書中隨處可見譯者在介紹及翻譯西西詩作方面的用心,例如在前言中,譯者就清晰簡明地介紹了西西的生平、文學特色與詩歌創作緣起,書後的譯注亦有助讀者了解詩歌背景以至譯者所採用的翻譯策略。

廣告

西西在不少詩作中都喜歡遊戲文字,譯者在翻譯這些詩作時亦常見巧思,如〈藍眼睛的貘〉中「色、色、蹟」的韻腳,在英譯裏就成了back / black / fact;又如著名圖像詩〈綠草叢中一斑斕老虎〉,原詩以一粗體「王」字比擬隱身草叢中的虎頭斑紋,英譯則用了四個字(“it sit deep grr”——亦以粗體標示)去翻譯,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是「過份翻譯」(over-translated),我們卻不得不欣賞這英譯有「形聲兼備」之美——既能呈現老虎深蹲之勢,亦能表達其低沉的吼聲。

譯者靈活的翻譯策略,亦見於部分譯文中的增補潤飾。例如在〈一郎〉詩中,譯者把「以苦拉 以苦拉」(日文的いくら,即「多少」之意)音譯成 “ikura ikura”之餘,還多加一行“how much how much”;在〈托馬斯曼先生〉一詩中,譯者以德語 Herr 翻譯「先生」一詞,以交代托馬斯‧曼本身是德國人的身份,此外,譯者在處理第二段時更不按原文,補充並澄清了托馬斯曼夫人被誤診肺癆一事。譯者這份照顧讀者的獨到心思,令整本詩集讀來更有厚實的質感,即使本身讀過這些詩作的中文讀者,亦可透過重溫譯文而加深對這些作品的認識。

廣告

西西的詩歌或許不及她的小說和散文來得有名,但我們卻可在《不是文字》中,以詩歌的形式、雙語的角度,感受「像西西這樣一位詩人」的童心、匠意與哲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