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好世界,再見世界》談自殺而不沉重

2019/2/13 — 16:34

【文:清君】

香港自從《紅 Van》之後,網絡小說如雨後春筍,應運而生,先不論撰寫語言是口語抑或白話文,題材百花齊放、令人放下手機,重拾書卷,也是一件美事。這本《你好世界,再見世界》自 2018 年書展購入,我早前才翻開用了半天的時間閱讀,故事一氣呵成,架構層次不複雜但引人入勝,實在是難得的一本好小說。

香港流行小說即是網絡小說?

廣告

先容我介紹一下流行小說的概況。一般流行小說,有多少人生閱歷的人會想起衛斯理、金庸、古龍、黃易等的武俠小說,也有人會想到梁望峰、亦舒、深雪等,但更為年輕人歡迎的該可數孤泣了。但在網絡催生底下,有一批網絡作者湧現,而這批網絡作者多出身自高登,「網絡小說」也就跟流行小說混為一談了,位列神檯級的網絡作者及其代表作有這兩位開山祖師:向西村上春樹(《東莞的森林》)、Mr. Pizza(《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其後高登講故台也出現不少至今或活躍或已停止活動的作者:于日辰、藍橘子、陳煩、有心無默、又曦、柏原太賀……等等,而平台也由高登講故台去到紙言或其他網絡媒體,可以話競爭激烈,一時無兩。

作者紫波形象凸出 IT 狗與紫波特徵闖出一片天

廣告

先回正題,重返《你好世界,再見世界》的作者紫色西瓜波。紫波如同其他大部分網絡作者,都是高登會員,在講故台寫故的,原本聽聞他已經不再執筆又或不再出書,若果屬實,殊為可惜。撇開故事不談,這個筆名已經引起讀者想像,而紫色、西瓜、波這三個元素又可構成獨有圖騰(icon),可以說紫波的市場學熟練到家(又或者是我想多了,這筆名與他的好朋友鵝鸞鼻燈塔一樣,是亂改的)。只不過,有時候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紫波寫得有多好,也會有點像一些歌手,紅歌不紅人般成了滄海遺珠。

紫波《你好世界,再見世界》

紫波《你好世界,再見世界》

過分簡化自殺語境 社會難認清自殺真相

回到書名,《你好世界,再見世界》,是書中人物辭世之前會劃在手腕的標記,用以分辨清楚到底該名死者是自殺還是他殺,在書中的世界觀,自殺是應該有的人權,而謀殺他人則是剝奪其他人的生存權利,所以自殺無罪,而他殺有罪。

而故事就在校園開始,程釋源(男主角)雙親皆自殺身亡,有着一位絕世美貌、文武雙全的青梅竹馬戴芷瑜。這世界奇怪在每一天起身,每個人的房間都會有自殺的工具,就算你丟棄了,家中保安如何嚴密,裝了閉路電視,這些自殺的工具例如繩索、藥物、軍刀之類都會莫名地出現在家中。程釋源為解開樂觀積極的好朋友戴芷瑜自殺之謎,獲得了充滿謎團的意中人蔡思晴協助,逐步揭開這個自殺都市的真面目。

我們有時會聽到一個說法:「出生不由我選擇,但死不死亡卻可以自己揀。」這種想法固然值得商榷,該說法值得討論的地方在於,自殺是否不道德?自殺者最大的罪名是不負責任,不體恤親友心情,丟現世的事不顧等等。但「出生不由我選擇」也是利用相同邏輯去攻破這說法,「我來到人世該負責任的是帶我來這世界的人,而不是我」。老實說,現代社會常將自殺與軟弱、抑鬱等直接掛鉤,自殺者一定有問題,這種簡化語境,反而會令更多人自殺 — 請注意,不是輕生,他們並不是輕視自己的生命,而是真的了結自己的人生。但是,誰會願意真的去了解一下,為什麼這個人會自殺呢?真的只是因為失戀?真的是因為所謂「抗逆力」不足?

數據分析自殺機率 暗諷人類赤裸軀體

如果自殺可以阻止的話,你會阻止人自殺嗎?書的後期,已經可以透過數據分析人的自殺傾向,沒錯,像《賭俠》那樣,「55% 係 2,38% 係 Q,7% 係 9」,以大數據分析來測量有自殺傾向的人,並可以派相關人員趕往現場阻止人做傻事。如果自殺真的可以如此及時制止,這世上或許少了好多悲劇,又或者,有人會認為不讓想死的人死去才是悲劇,但站在人道主義立場,活着才是一切。既然出生不由得你選擇,死亡也不由得你選擇的話,活着的過程,活着尋找人生的意義就變得重要。

然而,這小說主調似乎並不探討「活着的意義」,而這個以數據分析自殺機率情節,在個人感覺而言,似是在揶揄我們現在都靠數碼科技的人類,將數據、將資料拱手讓人,絲毫沒有保護私隱的警戒心。

美中有瑕 瑕中見妙

書中有名有姓的人物不多,他們因何自殺呢?每個人物都有自己的理由,然而真正的理由卻只有一個,完全是因為書中男主角程釋源,這裏我就不劇透了,有興趣的讀者去買一本書來看吧,簡單而言,這是《火鳳燎原》「計中計中計中計」的另一個呈現,哈哈!— 其實是伏筆埋得好,像懸疑、推理,為什麼樂天少艾會不說一聲自殺?為什麼每天班裏的同學越來越少?當中佈局精妙,略嫌的是有點虎頭蛇尾。

最後,從書的情節、主旨,回歸書的裝幀設計,這本小說放在書店裏,其實不起眼,因為成本似乎是壓到最低規格去做,而封面設計也談不上「美」。更令人氣憤的是,內文排版樣式近乎零設計 — 除了扉頁有下工夫,而字距、行距、段距也似乎從無設計,這讓從事過出版編輯的我更加憤怒。這有尊重過作者嗎?有尊重過這套作品嗎?或者編輯、設計師都是無意的,要趕及書展出版嘛,只能用最省時間成本的方法去做了,但,這就會白白浪費了一本好書。不過話分兩頭,這反而讓人更專注在故事上面,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好的作品,不只內容。有說小說只需要兩個評價:「好睇/唔好睇」,這我同意的,但是要出版一本實體書,書的封面設計、內文樣式,以至排版、字體運用等都需要配合好,像我跟朋友常常都會討論:「好的書籍設計應該怎麼做呢?」這話題太闊太深,在此不贅了。

作者自我簡介:中文系畢業生,曾任職出版編輯。喜愛閱讀和寫作,尤好日本無賴派文學。但願盡力推廣一切好人好事。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