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偉大的李光耀

2015/3/23 — 9:49

【ONE WEEK.ONE BOOK】
書名:《Hard Truths to Keep Singapore Going》
作者:Lee Kuan Yew
出版社:Straits Times Press (2011)

最近,因為新加坡前總理父李光耀病危的消息,筆者再一次翻閱這位傳奇政治人物的自傳《Hard Truths to Keep Singapore Going》。有別於他在 1998 年和 2000 年出版的兩本由他個人親自撰寫的自傳,這本第三本的李光耀自傳由新加坡報章《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的七位記者根據他們與李光耀在 2008 年 12 月至 2009 年 10 月期間所做的 16 次訪問(隨書附送 DVD)而寫成。

你或許會好奇,究竟有什麼原因還會令一個差不多九十歲的老人家願意花 10 個月的時間,與一班年輕人斷續做了一個長達 32 小時的訪問?李光耀這樣說:

廣告

My abiding concern for Singapore arises from my belief that the younger generation, especially those below 35, had never seen the harsh economic conditions. They therefore do not know the threats we face from neighboring counties.

是的,對於我們這樣的年青一代來說,很多東西都彷彿是「理所必然」(take for granted)的。

廣告

例如「繁榮 」。 儘管你說了那麼多年香港政府/領導人物如何如何不濟,香港至今還是「全民就業」,還是「庫房水浸」,還是最受強國人歡迎的鳩嗚天堂(「過門都係客」,謝謝祖國)。例如「和平」。除了「銅羅灣封路引爆戰前炸彈」、「伊斯蘭國在港招攬印傭」等這類不著邊際的新聞,生於安樂的香港人好像一直都不需要怎樣擔心地區安全的問題 。這些年來,我們就像一個含著含著金湯匙出世的溫室少男/少女一樣,可以理直氣壯地拒絕長大,always simple and naïve 地寄生在這一片「福地」之上。

但對於李光耀來說,新加坡卻像一個出身於天水圍的基層綜援家庭的人一樣,由尚在胚胎的建國時期,直至現在已經獨立長大成人的繁榮時期,國家上下一直自強不息,努力求存、沒有丁點兒放鬆求進的「福份」。由他在 1959 年當上新加坡總理,從英國獨立,繼而與馬來西亞結合和分離,並最終在 1965 年成功建國,一切一切都得來不易。而由獨立建國的一天,發展到今天成為亞洲最先進國家之一,更被公認為現代世界史的一大奇蹟。作為新加坡國父,沒有誰比李光耀更關心國家的未來,故此,他特別希望透過這本以別開生面的 Q&A 形式撰寫的自傳,提醒新加坡的年輕一代「居安思危」的重要性:

We are in a very turbulent region. If we do not have a government and a people that differentiate themselves from the rest of the neighborhood in a positive way and can defend ourselves, Singapore will cease to exist.

他更希望年青人明白何謂「自立自強」:

If we are weak, either in our economy or in our armed forces, we are at risk. We are safe because we are sturdy and robust.

此書紀錄了不少李光耀對於現今社會各種大小議題(包括自由民主、同性戀、紋身等)的觀感和人生各個方面(愛情、親情、友情等)的回顧,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偉大政治人物傳紀。看完此書,你大概會更加明白,新加坡今天的成功,正是因為新加坡的歷代國家領導人都有一種排除萬難勢必要令國家國民上進(keep going)的決心。反觀香港,我城當下的淪落,不就是因為以行政長官為首的特區政府上下多年來的因循守舊(status quo)食老本的管治作風嗎?哀哉。

新加坡藝術家 Ong Yi Teck 創作的李光耀肖像畫( 由 18,000 個 “Lee Kuan Yew” 組成)

新加坡藝術家 Ong Yi Teck 創作的李光耀肖像畫( 由 18,000 個 “Lee Kuan Yew” 組成)

截稿之際,收到李光耀先生離去的消息。人生呀,總是出乎意料的。願先生安息。

P.S. 書中,李光耀被問到他希望自己在百年歸老後,新加坡年青人如何懷念他,他這樣回答:

問:You mentioned that several statesmen that you really admired (including De Gaulle, Deng Xiaoping, Churchill). Do you hope to be remembered in the same way as them by Singaporean youths?

答:No. I don’t. First of all, I do not classify myself as a statesman. I put myself down as determined, consistent, persistent. I set out to do something, I keep on chasing it until it succeeds. That’s all. That’s how I perceive myself. Not as a statesman. It’s utter rubbish. Anybody who thinks he’s a statesman needs to see a psychiatrist.

【ONE WEEK.ONE BOOK】以最短小精悍的文字,為大家介紹一些值得推薦的藝文新書,系列文章請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