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身歧視

2016/10/6 — 15:11

Bella DePaulo (2007), "Singled Out"

Bella DePaulo (2007), "Singled Out"

朋友從韓國結束一年的工作假期回來,她問我:「你覺得現在 gender issue 裡面,歧視最嚴重的是哪一群?」

我猜,是 trans-gender 吧;她揮揮食指,一臉不屑的,說:「是單身的人。」

「單身歧視」這個詞語,在香港大概不多聽說,但不代表單身的人沒有受到歧視。雖然,香港不至於韓國那麼誇張,一個人去吃飯也有困難,也沒有明文規定說單身有罪,但社會壓力對於單身男女都有不同程度的排擠。

廣告

朋友介紹我看心理學家 Bella DePaulo 的《Singled Out》(台譯:《單身,不是你想的那樣!》),老實說,要在我在書店見到這樣的標題,我是絕對不會翻開,太台式的那種「愛,錯在哪裡的」風格,英語原文則是比較正常。情況有點像,make love 沒問題,但換成做愛就讓人臉紅。

言歸正傳,《Singled Out》是 Bella 的學術研究,作為單身女子的她,書寫美國單身人士面對的困難──讓人驚訝的是,他們面對的不公平,不比亞洲的少。Bella 訪問過的單身男女,有人因為單身不獲邀請到已婚人士的聚會,也有人單身人士被視作小孩。書本開宗明義地打破社會普遍對於單身的十個迷思,幾乎每一條都刺中普世單身男女的要命。

廣告

我很佩服 Bella,因為提出「單身歧視」這概念需要很大的勇氣。不像異性戀 vs. 同性戀(或其他性傾向)的討論,單身 vs. 已婚(交往中)之間的可能性,至今探索不多。我們現在愈來愈多人相信,愛情的對象可以沒有男女之別,但還是覺得愛情是人類生存的必須要素。Bella 的論述甚至挑戰,愛情,其實只是人類新近研發的概念。

過去,人類聚居出於群體應付生活的需要。人與人之間親密關係結合,東西南北都是以安排的婚姻為主。自由戀愛,在 Bella 的書裡所寫,不過是一兩百年的事情。愛情,不是不需要,而是她覺得單身男女開展其他的親密關係,值得同樣的尊重。以性傾向的討論作比喻,開闊性傾向光譜,就是希望大家理解異性戀以外,還有其他不同的組合;放回單身與已婚的討論則是,人們結合的關係,不一定只有婚姻和愛情。友誼,是 Bella 最珍視的一種。

平心而論,《Singled Out》提出的立論雖然頗有新意,但部分論述還是落入一種簡化「男性女性主義」。所謂「男性女性主義」,是指純粹將父權制度的男性,換成女性,那種權力不公還是存在。Bella 行文也有類似的習慣,反擊「好事成雙」的霸權同時,她又會把單身人士面對的困難,直接代為入已婚人士。這樣的寫法無疑是方便解釋,但 Single Pride 追求的不應該是讓單身人士成為已婚者一樣,站於社會上優渥的位置,而是徹底打破這種以「二人結合」為「成功」標準的衡度。

我把《Singled Out》讀完之後,再約那從韓國回來的朋友吃飯。我問她,看完之後,你有覺得心寬一點嗎?

她冷笑了一下,說:「我這半個月之內,收了三張請帖,你說呢?」

理論可以如此簡單的推翻,現實卻是如此殘忍。

Single Pride 之所以如此難以推廣,是因為我們從小到大沉浸於,歌頌愛情神化愛情的大眾傳媒之中。所謂「先聽情歌後學戀愛」的世代,我們一出生就給灌輸愛情作為人生的追求。如果說,性向的差異,我們用「正常」與否來標籤;結合方法的差異,大概就是「成功」與否的分野。失常,我們曾經用醫學去糾正;失敗,我們又可以怎樣追求成功?

何不,我們走出這個框架,想像其他關係的可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