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中英的差異之外

2015/10/14 — 11:02

(圖片來源:城市日記 facebook)

(圖片來源:城市日記 facebook)

這是一個充滿許多故事的城市,哪怕我們只能看見以經濟為尚的表面,而沒有太多人有興趣深挖那些潛藏於經濟與樓價背後的小故事。然而我們知道,這個城市裡仍有很多默默地做著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好讓這個世界變得稍稍地美好一點。而我們無法以經濟與發展的思維理解他們的所作所為。

要看見,便需要調節我們的思維方式。《城市日記》帶來這些人物,或許都是名不見經傳的,或許在金融體制的思考中並不是贏家,但作者黎穎詩透過深入訪談,挖掘這些小人物的日常,或是從事電影業,卻熱衷於舞火龍的女鼓手;或是居於工廈,醉心拍攝獨立電影的創作人;或是堅持經營二手書店,讓資源循環的店主;或是在鴨寮街創業的退休人士;學習紡織的年輕人;義教單車的糖尿病人……每一個都在堅持自己的信仰,讓我們得以理解他們的思考,並且反思這個城市的生活方式。

要理解別人並不容易——雖然我們常說香港是個國際都會,卻也不能不承認,我們的都市其實是割裂的。信仰的割裂,習慣的割裂,還有政治理念的割裂。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中英文雖然在這個城市同樣重要,然而中文閱讀與英文閱讀卻也處於割裂的狀態。我們共處,卻無法共通。

廣告

《城市日記》破天荒一本雙語,卻不以互相參照為編輯方式,各依中文與英文書寫的習慣進行排版。若讀者細心閱讀,也不難發現中文版與英文版之間的差異——黎穎詩出身英文報章,既說中文,卻以英文作為慣常的書寫語言,語言的不同如何影響文章的敘述,這於她是個常常思考的問題。在此書中她既以香港人的思維寫中文,同時也從英文讀者的思維入手整理英文版本,於是同一個受訪人物,出來的中英版本卻不是互譯,反倒以不同語言的思維方式進行重寫,也叫讀者能夠同時理解不同的語言如何思考、建構這個城市。

我們常說溝通與理解,然而思維方式的不同往往局限了我們去理解他人。《城市日記》或許是個例子,讓我們得以從中英之間的差異中,理解說著不同語言的他人,如何以不同思考路徑觀察這個城市。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