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外星人角度看人類歷史

2015/7/19 — 10:55

在1999年,《華爾街日報》邀請世界政經猛人提名最重要發明,得到的答案很「正路」──電力、印刷、汽車內燃引擎、互聯網;唯獨新加坡國父李光耀,選擇了冷氣機。他說,熱帶地區(如新加坡)天氣炎熱潮濕,人民昏昏欲睡,導致生產力低下,全靠冷氣出現扭轉劣勢,造就新加坡經濟奇蹟。

若你問新加坡人:冷氣和李光耀,對你生活影響較大?大部份人會答後者(我想李光耀自己也會)。但假如你問一個有超高智慧的外星人同樣問題呢?「牠」眼中的人類領袖,就好比我們看一隻特別勇悍的猩猩首領。「牠」或會更接近李光耀的看法,留意到科技改變現代人生活這條脈絡。這也正是《How We Got to Now: Six Innovations That Made the Modern World》的角度。

廣告

科技發明起初往往為針對當時特定問題,之後實際發展卻無法預計。發明大王愛迪生創造錄音技術時,他想像的用途,是以郵寄錄音筒代替書信(有點像今日用Whatsapp錄音口訊);而發明電話的貝爾,卻以為電話最重要用途是用作收音機來聽音樂。即是說,兩位才華曠世的科學家,各自擺了大烏龍,卻剛巧預視了對方發明的真正價值。

很多人讀過古騰堡印刷術間接掀起宗教改革,原來印刷書籍普及,也令很多人發現自己有遠視問題,刺激眼鏡片技術改良,間接促成70年後顯微鏡技術出現,徹底改變生物學和醫療衞生的發展,資訊革命亦是多得玻璃幼條(光纖)的高效率傳光能力。古埃及人用玻璃作裝飾品、羅馬人造酒杯時,肯定沒有想像過這種種後果。

廣告

制冷技術未出現前,人類已懂得採冰(記得電影《Frozen》嗎?),為食物保鮮及製作凍飲。200年前,有人異想天開,由美國波士頓用船運冰到中美洲賣,竟然發了大財,刺激起制冷科技研究。時至今日,制冷應用早已超越飲食和家居,伸延至醫學(器官移植、冷藏精子卵子甚至整個人體等待復活技術出現),以至超導體技術等。

我們日常起居生活,牽涉眾多科技,表面上風馬牛不相及;《How We Got to Now》像本偵探小說,但福爾摩斯一出場,三言兩語就完整串連起來。

《How We Got to Now》也有多姿多采的人物故事。例如美國人Clarence Birdseye,一家大小在冰天雪地的紐芬蘭居住,飼養「雪山飛狐」來製皮草,由於伙食欠佳,從愛斯基摩人學會在零下40度冰湖捉魚,發現比平常吃的醃製魚肉鮮味得多,因而發現急凍保鮮效果。他的名字,正是我兒時愛吃的「雀目牌」魚條的由來。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