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她在任天堂的日子

2015/7/15 — 10:25

對,是她,不是他,更不是岩田聰。剛好在任天堂社長逝世之前幾天,從朋友手中接過這本《我在任天堂的日子》的書,現在捧在手心仍然有點悻悻然。書本講述一個很喜歡打電動的台灣女生,到任天堂打工的尋夢故事,看來蠻適合在放榜日的今天,向大家介紹一下。

尋夢,是很多人掛在口邊的口號,好像有夢就是神,所謂「沒有夢想跟鹹魚無異」。當社會各人向我們推銷,追夢有多美麗的時候,又有誰在旁邊給你澆一盤冷水?有夢想,有目標去追逐,當然是好事。然而,夢想實現了以後,每天得面對的還是現實。

《我在任天堂的日子》的作者 NiNi 在日本出生,後來回到台灣生活、就學,到美國升學之後,開展設計師之途。自小喜歡打電動的她,一直希望可以製作自己的電子遊戲,卻沒想到在公司倒閉之後,看到任天堂的徵人廣告。會日語,又會設計的背景,讓她順利獲聘。

廣告

帶著興奮的心情,NiNi 踏進任天堂的大門,開展了一個一個夢想破滅的奇幻旅程。

早上八點就上班,每天灌咖啡是少不了的。用盡辦法偷睡,卻又被上司同事發現。曾經讓她很沈迷的卡通《寵物小精靈》,也因為工作的關係,成了「加班」和「再改一次」的代名詞。NiNi 實現了多年來的夢想,來到任天堂上班,見到自己的作品拿出去展館或商品,當然會開心。然而,每天支持她的動力,卻是公司午後免費的星巴克;旁邊微軟公司,飲料喝到飽的食堂;一年一次的公費出差。

廣告

讀者可能會皺眉一下,怎麼追夢的故事,沒有一點熱血?可要慢著,NiNi 準備面試的時候,可是卯盡全力的,只是當最喜愛的東西,變成工作,進入日常,其實就跟其他活動沒多大的分別。上班還是會想下班,工作辛苦還是想享受,這可是人之常情,並不是熱情的冷卻。

寫在放榜的今天,能夠上大學的,向著自己心儀的大學學系進發;入社會的,也可能往著自己喜歡的工作衝去過。心儀或喜歡,是很大的前進動力,然而朝夕相對的時候,你總會發現它不完美之處,希望 NiNi 的故事可以作為一個小參考,當嗜好成為事業,生活會是長怎麼樣的形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