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尋找他鄉的故事 ── 讀雷競璇《遠在古巴》

2016/8/22 — 17:39

雷競璇(圖片來源:讀書好)

雷競璇(圖片來源:讀書好)

雷競璇,台山人,祖父追先輩赴古巴謀生。父親也在他小時候便去了古巴。1959年,祖父、父親二人從古巴來香港安頓家庭,其時雷氏家境風光,生活體面。然而,及後古巴革命爆發,卡斯特羅上台。留在香港的祖父不久去世;回轉古巴的父親幾經波折,終能返港,但年多後便也離世。2004年,雷競璇母親去世,他整理遺物時,興起探尋家族故事、以至為古巴華僑塑像的念頭,遂有此書。

書裡對古巴的描寫,無獵奇式的幻想或誇張,多是平白的鋪敍,內容遍及古巴的宗教信仰、商業活動、政治、文化等。幾篇寫華僑的文章,拼成一代人飄洋過海謀生的側影,應是當年為糊口而移民的典型。雷競璇的中文頗有古風;這書以榕樹頭講故的語調寫成,處處露一手上好中文。例如這段談古巴華僑嗜賭的背景:

「中國人好賭,華僑尤其厲害,這不難理解。早年的華僑多數孤身在外,不帶家眷,生活空虛,往往以賭博和吸食鴉片寄託精神,通過賭博,也希望得到一筆橫財,得以回返家鄉,這希望雖然渺茫,卻很吸收,難以抗拒……」

廣告

人口一千一百萬的古巴,有醫生七萬多名,兼有餘力輸出醫生到別國。以人才換外匯和石油,是發展經濟的良方。不過高等教育普及,不少法律、醫科畢業生,找不到本科工作,逼著開的士度日。不知他們的精神寄託何在。加上年初古巴與美國修好,很多人以為古巴即將走入資本主義的世界,國魂淪喪不遠矣。先不說這種論點如何宣揚資本主義的必然和必要,將社會主義浪漫化,實無助在現世中建立資源公平分配的社會。

為了維持家庭而離鄉別井,這是上一代的悲歌。這一代的悲歌,可能是走到哪裡都難以藉勞動滿足日常所需,遑論建立家庭。他鄉的故事如樂章戛然而止,餘音解不了永恒的謎:

廣告

「這一年,我中學四年級,很活躍,旁鶩多,父親去世,也不特別感到悲哀。但他躺在家中咽下最後一口氣,母親伏在床邊痛哭哀鳴的情景,一直留在我腦海裏。

如果當時他留在古巴,不回家,會好一些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