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李歐梵《尋回香港文化》再思香港人文空間

2016/7/1 — 10:53

李歐梵《尋回香港文化》

李歐梵《尋回香港文化》

【文:黃佩薇(香港浸會大學通識及文化研究三年級生)】

早年香港常冠上「文化沙漠」的稱號,意指城市裏充斥著濃濃的銅臭味,甚少能嗅到文化氣息,城市裏的人也缺乏人文情懷。以文化研究的語言來說,此「論述」確實建構了香港的部份形象,使部份人誤以為這就是香港的全部。在《尋回香港文化》一書中,李歐梵將香港理解為一種文化型態,經濟發展、成本效益、官僚體制成為了最軸心的城市性格,書中多篇批評文章指出香港對於人文情懷和人文空間的忽視。除了經濟因由外,還有什麼是阻力?好好整理問題,才能找出辦法針對問題對症下藥,重覓香港人文空間。

香港城市人的生活圍繞著商場,商業文化鋪蓋著每一個城市角落,於此作者採取的態度為中性,不是認同也不是對抗,望能從商業文化以內或以外尋找人文空間,咖啡店、書店、演藝場所、唱片行,甚至是有專供行人用的過道(如:金鐘廊)也可,但數年以來收穫卻不多。然而,實質點來說人文空間所指「另類文化」的生存位置,作者盼能找到的是較為保守而關心人文空間的教育家和文化工作者。

廣告

此書於二零零二年由牛津出版社出版,至今十四年過去,當年作者找到「禧文社」,輔助學生發展獨立思考的精神和開拓人文知識領域,閱讀不同經典文學、以大學輔導班形式討論內容,填補香港填鴨教育的不足。十四年後的今天,新學制文憑試中加入通識教育作為必修科,原本目的也是從不同的社會現象或議題上培養香港學生的獨立思考、提高對於社會和文化的敏感度,如何處於萬變現代社會中學當一個通達的人,亦是填補被詬病的教育不足。教育改革本為好事,凸顯我們對於人文的訴求,夠在傳統體制中加入人文空間,嘗試誘導城市人的人文情懷出來,實在是一大進步。

可惜,新學制通識教育推行至今,引起不少社會各界的疑慮,例如:教師能力、評卷標準、學生政治立場取態等等,甚至有社會人士建議取消通識教育作為必修科、剔除涉及政治內容部份,因此科鼓吹學生參加佔領運動。可見現今的香港文化型態有一部份落在政治上,上至創造下至教育,無一不被「正確政治」所駕馭。十四年前作者觀察到人文空間難以生存很大一部分是經濟,現今經濟因素依舊存在,但多了一個「政治正確」並肩。

廣告

香港擁有自身的獨特性,她的多變多元、創作潛力更是常常使人有驚喜,但必須有良好的人文環境才能讓自身獨特性發揮至最大。常以經濟或政治正確思考作為人文空間的給予條件,往往相反去扼殺它。引用作者於書中〈文化政策與人文空間〉所言:「『文化圈地』的培養,就像種菜養花一樣,需要足夠豐富的文化土壤和有心人的灌溉,不可能一蹴而就,或靠數碼科技製造出來」我們需要去理解香港並非統一單調的城市,但需要社會各方支持和努力去締造一個城市所需的人文空間出來,否則「文化沙漠」此名難以洗脫,更甚是我們把香港推至此點,使他人誤認沙漠的存在,看不到她的多面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