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這一代香港人

2016/11/10 — 18:25

陳冠中

陳冠中

【文:戴嘉恩(香港浸會大學通識及文化研究學生)】

陳冠中於此書細說了他作為出生於六十年代的香港人,對本土文化的看法。比如他認為,要以「附加法」來看香港這城市,以及「混雜就是美」。我大概也同意這看法,因為這確實是香港過去與現在的最大特色。陳冠中說混雜不協調就是美,同時,要把普通建築物加以利用這種混雜性,變成一種美,來吸引遊客。

我並不否定這對多代前的香港人,或是對遊客而言,都是一種富有香港風格的美,更甚可以作為一種值得自滿的文化身份建構物。但對現今這一代的香港人而言,則未必能夠同日而語。

廣告

陳冠中在書中所討論的香港文化和香港人身份都是以旅遊作為討論中心,可謂是一個「遊客眼中的香港」。這大概是因為陳冠中早在大前提下,把香港定位為旅遊區。或許,陳冠中是想以多個角度的平衡來討論香港。例如是經濟與文化保育的平衡,所以才會以遊客作為出發點,來提出一些方法論來帶動香港經濟,穩守香港過住「四小龍」的國際地位,並同時去建構「香港人」的經濟身份。「我們愛錢」也許至今仍是事實,但能為我們帶來錢的城市,香港人就一定喜歡嗎?我們會把他當作成理想的身份建構物嗎?

我反倒更想看由香港人心中作出發點的香港文化,從而再以此吸引遊客,帶來經濟收入。香港人對香港的負面理解,將阻礙發展本土文化,更難以把香港進一步打造成文化城市。同時,要推廣、發展香港文化,第一步並不應是「對外」,而是「對內」。要吸引國際目光,必先要令香港人對自己文化有更好的想像。

廣告

誠如陳冠中所說,要重新包裝,花點功夫,而並非單單堆切便可把混雜變成一種美。這亦是香港至今仍未能使香港人欣賞本土文化的原因。香港城市堆切如亂麻。暫時而言,這種混亂的香港風格,擁擠的空間,並未有為香港人帶來一種自豪感。假諾以現今舊區建設,硬把他當成香港人文化及身份的建構物,得出來的結果只會是「土氣」的想像。畢竟代代的審美觀不同,我們新的這一代的美學都是混雜了西日等國家的審美風格,這亦是全球文化混雜的結果。

因此有如陳冠中所說,我們得在已有的文化上作一番包裝。這就是美化的意思。而我認為,美化的方法便是加上西日的美學風格來修飾過住香港的「土氣」。一方面迎合新一代的審美觀,一方面象徵新一代香港人更國際化、更混雜的風格。

雖說有些學者認為這都是一種「美化過」,「消毒過」的歷史文物,並非原汁原味的「過去」與「真實」,但我認為要建構香港的本土文化身份要一步一步來。要先以經過包裝的文化歷史來引起香港人對自己歷史的興趣,這樣才會開始有人去學習,甚至懂得欣賞看似與自己時代沒有關係的文物。而且這亦是「混雜」的一種表現,因此亦無不可。

所以,每一代的香港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香港,即使是文化身份的定義,亦必需與時代一併更替。沒有統一的定義,沒有一個可以肯定的答案。就如同書名一樣,這都只是「我這一代的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