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描畫西西──評《羊吃草.西西集》

2016/6/29 — 19:09

【文:劉奕岑(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二年級)】

散文恐怕是最能明晰的展現作者心靈圖景的文體。閱讀散文像看獨白劇,作者們嘴脣開合,向你描繪他眼中所見,耳內所聽,心中所思,歡喜,憂愁,不滿或者偏見——不同的是,獨白的主人公有時是激昂宣講的政客,或者是滿口誑語的醉漢,或者是個踡著腿坐在客廳的椅子上喃喃的失意女人。

而在由中華書局出版的西西散文集《羊吃草》裏,讀者描畫出的形象,一半是絮語的孩童,另一半又是博學的友人。西西的散文時常可見孩子式簡短易懂的語言。譬如《答問》中,西西用問答的形式拼貼成全文,拋出一些諸如「這裏的冬天會不會下雪」的童稚問題,卻又接著以類似「我實在是很喜歡吃雪糕的」的「荒謬」答案回覆。老店鋪裏的容器,貓眼睛的顏色,家中的大小傢俱,再加上時不時冒出的天馬行空的聯想,成為充溢著妙趣的素材——猶如赤子觀察世界,對萬事萬物皆懷揣著好奇的目光。

廣告

而在本書中另一些作品裡,讀者又仿佛與一位博學的友人並肩漫遊,聽她追溯藏在卡納克神廟磚石背後的埃及王朝史,蘇州園林和周作人、章太炎、俞樾等學者的源淵。這位朋友會不厭其煩的花上大段筆墨,詳盡的向讀者描述建築的精巧構造(對細節的著迷遐想,又是兒童的一種特徵),談笑之間,又信手拈來的穿插與之有關的歷史或軼事。

何福仁在本書的序中所言,西西「用一種平實、朋友家常的語調」寫作,向讀者分享她眼裏的一草一木。在西西的分享中,喜樂和趣味是顯著的,苦澀和嚴肅也沒有缺席,只是隱藏著的,或者說在一種追尋安寧喜樂的生活哲學下偶爾被窺見。書中的《羊吃草》一文寫道,看似柔弱的羊卻能爬上高山,享受荊棘的滋味,在佈滿芒刺的世界裏悠然步行。閱讀本書中的文字——大概西西是想與讀者分享那有著軟綿綿身軀的羊,在這充滿愁苦的世界試圖怡然吃著荊棘草的心境吧。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