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最攞苦嚟辛的運動

2019/5/30 — 16:50

背景圖片來源:Mārtiņš Zemlickis, Unsplash

背景圖片來源:Mārtiņš Zemlickis, Unsplash

有人說,以下三件事,是面對中年危機男人的典型舉動:交個年輕女友、買跑車、跑馬拉松。三者的共通點,是表現「我依然得」(「得」可以包括財力、魅力或體力)。

對女友和跑車,我沒甚麼心得,至於跑馬拉松,我作為一個跑步中坑,近年的確觀察到身邊越來越多朋友參與,而且大多是中年才開始。沒有跑步習慣的人遇上馬拉松跑手,通常會說:「嘩,勁啊!」但老實說,只要肯花點時間練習,馬拉松並沒甚麼了不起;香港馬拉松每年就有萬幾人完成全馬(42.195 公里)。如是者,要宣示「依然得」,全馬已不太足夠,所以又有越來越多人玩「超級馬拉松」,即是賽程動輒是全馬(42 公里)兩、三甚至四倍的比賽。據本地超馬搞手說,十年前香港每年有六個比賽,現在已有超過六十個。

超馬絕對是自虐的運動,因為路程太長,體力透支、肌肉酸痛抽筋、捱眼瞓自不待言,還可能腳底有水泡、皮膚與衣服長期磨擦出血、失足跌倒、日晒雨淋、饑寒交逼、腸胃不適,甚至出現幻覺等;況且平常練習不可能跑如此長路程,很難模擬賽程遇到所有苦況。

廣告

對《The Rise of the Ultra Runners: A Journey to the Edge of Human Endurance》的作者 Adharanand Finn 來說,最痛苦是比賽中途突然萬念俱灰,腦海出現非常有說服力的聲音說「退出吧」、但又深知退賽之後必然後悔不已的內心交戰。

Finn 的正職是記者,本身是馬拉松好手(有三小時內完賽實力),接了任務寫一篇超馬參賽見聞,竟然跑上癮,目標要挑戰超馬界的「奧運」——瑞士白朗峰大賽 (UTMB) 。本書既是作者練習、比賽、療傷經歷自述,他又訪問了多位超馬界名星和「圈中人」,全書都圍繞這個問題:這樣辛苦的運動有何吸引之處?答案因人而異,但又好像殊途同歸——在此我不劇透,留給讀者發掘。

廣告

Finn 之前已寫過兩本關於跑步的書,分別是講肯雅人雄霸長跑秘訣的《Running with the Kenyans》和日本人長跑文化的《The Way of Running》,三本書都是知識豐富又生動有趣,跑者固然看得過癮,不跑的讀者也定會因之躍躍欲試。

延伸閱讀:
跑道
長跑霸權的秘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