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睇路呀!

2018/9/2 — 17:20

香港人有時會叫人「睇路」。「阿婆,唔好行咁快,睇路呀。」「你做咁多陰質事,睇路呀。」有時是關心,有時是詛咒,但兩者都有一個前提,就是人類是先「睇路」,後「行路」。一如教科書說,「生物受到刺激作出反應」。我們大抵是這樣理解世界的。 

然而事實是否這樣?Andy Clark 認為不是。他說,行動與思考的界線遠比我們想像要模糊得多。 

Andy Clark 的著作 Surfing Uncertainty 談的就是這件事。那是一本能夠改變讀者對世界認知的書 - 不是誇張,因為 Andy Clark 是一名認知科學家 (Cognitive Scientist)。這位愛丁堡大學形而上學及邏輯學系主任,有時會被誤以為是明星,因為他愛把頭 Gel 到似箭豬,愛穿奇裝異服,研究問題卻十分嚴肅﹕甚麼是思想?思想與身體的關係是甚麼?我們是如何理解世界的? 

廣告

而其實 Andy Clark 的答案沒想像中複雜,一講就明﹕關鍵在於你的腦袋會在受刺激前先行預測。預測依靠的材料是你對世界的理解。比如說,你回家的路不是先觀察,後思考,再行出來的;而是因為你已走過許多次,腦袋對回家的路已有預測,你做的不過是把預測實踐出來。當然也有修路的時候,令你回家時不得不改路,這失敗的預測就會產生「預測錯誤」,進而左右你下次評估。這套認知框架稱為「預測性處理 (Predictive Processing, PP)」。Andy Clark 認為,認知、想像、感覺、行動,並不是非此即彼的概念,也沒有先後關係,而是全部同時發生。 

基本概念雖可以用幾行字講完,卻在最根本層面上顛覆我們對世界的理解。許多以「刺激->反應」框架難以解釋的問題,利用 PP 忽然輕而易舉就得到答案。比如說,人是如何做選擇的?從 PP 角度講,我們會發現,這很大程度是基於我們對世界的預測 - 而不是絕對的理性。又例如,傳媒人常有種說法﹕讀者傾向相信他們本身已認定的事。若一些人認定香港政府是到廣大港人支持,那他們就會認為《香港 G 報》是事實真相,《蘋果日報》是蓄意抹黑;就算他們看到幾十萬香港人出來示威,也寧願相信這示威是假的,這些人是收了錢的,也不相信市民會行出來抗爭。從 PP 的角度,這現象也容易理解﹕正是因為腦袋的事前預測作怪。 

廣告

還有一點﹕如果對世界的預測是我們思想的一部份;那麼破壞一個人的生活環境,原來幾近於暴力地改變他的思想。想到這裡,似乎更可理解為何要死守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了。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