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超級預測:凡人也能料事如神

2015/10/11 — 8:00

1986 年初,筆者初為人父,目睹挑戰號太空穿梭機及切諾貝爾核電廠相繼爆炸,引起對科技風險的憂慮和好奇。「預測罕見的大災難」,逐成為物理研究生不務正業的命題。隨後的日子,師徒兩人埋首建造數學模型,不知道一場預測學的革命,已在鄰學系展開。

預言無處不在,人的一生不斷製造和接收。權威專家和算命先生販賣的貨色少有兌現,我們一笑置之,但科學家的全球暖化模型和超級大國的軍事情報等等,卻是人類安危所繫。可是,對於預測,一直沒有通行的量度及改善成效的科學方法。即使在資源最充裕的研究機關,預測亦如「盲人猜度彩虹顏色」:柏林圍牆倒下、金融風暴、 9.11 恐襲無人料到,失實情報卻誤導總統舉兵伊拉克。

去年意大利科學家未能預測地震被入罪,舉世嘩然。事實上,絕少人要為預言負責。專家都懂得暗藏退路,語出驚人之後總能含糊其辭脫身,或穿鑿附會領功。社會學者 Philip Tetlock 始自 1984 的預測研究,首先要釐清預測的定義和範圍,及指定時限。「閣下將來一定遇貴人」的泛泛之言,無法客觀地量度成效。

廣告

另一方面,成效難以個別結果量度。天文台說明天有 70% 機會天睛,即使下雨亦不等於預測失敗,天睛也可能只是好運。要通過重覆多次的經驗,不能建立預測者的信譽。為突破量度預測的先天困局, Tetlock 設計「預測錦標賽」,通過對大量預測結果的評分統計,量度各參賽者的預測能力。

廿年後,有 284 位專家參與的錦標賽成果首次於 2006 年成書發表,Tetlock 以「專家預測好不過黑猩猩掟飛鏢」的結論聲名大噪,2011 年獲美國情報研究機關 IARPA 資助。新一輪錦標賽 The Good Judgement Project 今年 6 月完成,期間數千位志願人仕回答了數百條明確的短期地緣政治問題,例如 H5N1 在中國爆發,會否有超過 10 人下月死亡?突尼西亞總統會否下月流亡海外?歐羅會否在未來 12 月跌破 $1.2 美元?

廣告

在剛出版的新書 Superforecasting: The Art and Science of Prediction ,Tetlock 與科普作家 Dan Gardner 合作,總結 31 年來兩輪預測錦標賽的成果,宣佈驚人的發現:「多得 IARPA,我們現在知道,數百位普通人加上簡單的數學,不但有能力和有昂貴裝備的專業人仕競爭,還擊倒了他們。」

歷時五年的競賽中,每年有數十人成績特別出眾,有 70% 能長期保持優勢,絕非偶然, Tetlock 稱為「超級預測者」,當中有失業工人、家庭主婦、退休編程員,他們的智力智識和機率運算能力高於常人,但絕非天才級,亦沒有渠道獲取機密訊息或倚仗專業的統計程式。換句話說,超級預測者只是普通人。他們的預測準確度普遍逐年提升,更證明超級預測能力可以通過學習和訓練獲取。

物理學家 Erico Fermi 經常提出「無厘頭」問題挑戰學生,如著名的「芝加哥市内有幾多位鋼琴調音師?」超級預測者遇到這類無從入手的問㫻,會先分拆成一堆小問題,逐一估計所知及不確定的程度。當年筆者的預測研究中,分層拆解的因素需要使用國家實驗室的超級電腦(今天功能也許不及手機)進行貝氏 (Bayesian) 定律的運算,但錦標賽中,超級預測者只需從外而內地推演,即使有專業統計知識,亦用不著公式或理論模型。同時,超級預測者比其它人更勤於更新,及更細密,經常以百分點為單位微調預測的機會率。

超級預測者都是在建工程,永遠處於未完成狀態。面對充滿不可知的複雜世界,他們謙虛謹慎,如覆薄冰,以心理學家 C. Dweck 稱為發展型的心態 (growth mindset),勇於面對失敗,不斷自省及修正,迎難而上。一般人只能通過三兩個大意念理解世界,有如 Isaiah Berlin 寓言中的剌猬;只有能綜合多元視角的狐狸,才能更深入現實,發現真相,成為超級預測者。

"Superforecasting" 是超級預測者的故事。作者透過平凡人洞明世事的不平凡旅程,讓讀者親歷其境,見證 Tetlock 打破迷思,為人類最古老的行業燃起希望,起動一場以證據為本的科學革命。

(原文刋於蘋果日報 What we are reading,此為加長版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