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毒市生意

2016/11/20 — 12:23

特朗普當選後重申會在美墨邊境建「長城」,墨西哥人霸氣回應:我們會挖地道。墨國毒犯確精於遁地,美國執法人員發現近二百條跨境運毒隧道,最近第三度成功越獄的大毒梟「矮仔」(El Chapo),上次也是靠隧道逃走。這些隧道建築非常講究,不單可讓人和手推車行走,更有照明、通風和去水設備。

《Narconomics:How to Run a Drug Cartel》作者指出,專業化理所當然,因為販毒是非常複雜的生意。譬如它的供應鏈非常國際化,牽涉南美的農民、墨西哥的加工和轉運,以至美國境內的傳銷網絡。又例如人事管理,員工流失很高(包括被捕或被殺),又不能登廣告,只能用特別方法招聘,監獄是重要「人才市場」,或者重點吸納已受過殺人訓練的執法人員;新血得來不易,怎樣管理和獎罰員工(總不能次次「家法侍候」)?在不能上市集資、不可向銀行借貸下,擴張業務不易,有些集團便仿效麥當勞的加盟店模式。

這傷天害理的行業,也很認真對待「企業社會責任」(CSR)。哥倫比亞毒梟艾斯高巴為老巢麥德林市做過不少善事,包括派聖誕節禮物給小朋友、興建溜冰場和貧民房屋;也有販毒集團為本地生意提供低息貸款及「調解爭議服務」(非常善用本身強項),甚至捐錢建教堂。一如正常企業,CSR目的最終與生意掛鈎,毒販廣結「善緣」,是為爭取市民合作和減少被舉報風險。「矮仔」首次被捕,當地居民上街遊行,但不是慶祝魔頭落網,而是聲援他。若遇上不識趣的記者或批評者,毒販毫不猶豫出動打手(當然是真打,不是寫文章)還擊。

廣告

美國幾十年前已向毒品宣戰,逼南美國家查封毒田拘捕毒農,希望藉此減少供應,提高毒品成本、減少需求。作者認為這是無視毒品經濟:毒販遷移種植基地毫不困難,而且毒品從種植到零售,邊際利潤豐厚,就算古柯(Coca)種植成本上漲三倍,製成零售古柯鹼後只增加0.6%成本;何況毒癮令消費者的需求價格彈性十分低,研究證實就算大幅加價,對需求影響也有限。源頭減毒,最終只影響中南美洲山區貧困農戶生計。退一萬步,天然毒材徹底消失又如何?新西蘭經驗顯示,毒販改用化學合成產品,並不斷研發新化合物,每種藥在政府出手禁止之前,完全合法,毒性更難測,更危險。

身為《經濟學人》編輯,作者主張合法化和規範化打擊販毒,認識《經人》一貫意識形態讀者不會覺得奇怪。美國近年越來越多州分把大麻合法化,正好提供機會驗證此理論。

廣告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