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是為了什麼:《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讀後

2017/3/2 — 15:19

《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

《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

我近來和客人爭辯著,究竟特朗普他在北約會議時說的,美國不會為了維護西方價值觀而出動資金,以及作出更大的努力,是什麼意思。我們感慨,美國都不是西方價值的發言人,反之德國大聲說,他們承繼美國已拋棄的價值。

Joshua Kurlantzick 說到,中產不再認為民主是一種好的選擇,乃至於背叛民主。在經濟、教育、社會上都經常出現不穩定因素的情況下。西方形式的民主是為了什麼。

其實這事以前發生過一次,就是在德國的威瑪時代,當時,威瑪憲法相對於歐洲其他國家,都算是比較民主的制度。多數學者同意,威瑪憲法是完整的憲法,自由主義的思想充滿在法律的一言一句,國會有六百多席,選舉不設門檻,設比例代表制,那小黨都有可能在國會取得席位,而國會席次比例幾乎與得票率一致。而半總統制就可以令權力,分一半予直選的總統,分一半予國會。然而,如果經濟好的話,而資本主義週期性弊端不出現,那麼,開明,分權而且形式民主是可以實現,因為,在此情況下,人民關切的是,究竟公共資料如何可以以公義分配及再分配原則,利於平民百姓。但是,當經濟出現泡沫,顯示了當中存在的結構問題,人民就認為民主協商是低效的,公義原則可棄。而興登堡,這個已達古稀之年,這個普法戰爭及一次世界大戰作為戰爭英雄,打著清除政治的腐敗及人民的貧困成為1926年總統當選人。卻是這種民主體系,因為經濟崩塌的一個反動。那中層體認他們分配不公的原因是來自於行政效率低落,甚至是厭倦了政客無效的承諾措施 ,後至國家社會工人黨為何可以拿到多數,及後希特勒為什麼可以成為總理就可以說得通。

廣告

民主乃是一個分配社會財富的手段,在這裡,它有它傳續多年的方式,由古希臘的海軍,到羅馬的士兵,都是在一個資源及經濟規模都豐富的時候,才可以穩定。但是,十九世紀的中產階層,是資本主義中的異數,他們都在經濟豐沛時,可以上升並獲分他們認為公義的資源。但是,資本主義經濟學是建立在資料無限的前提,而且泡沫循環由十年減少到四年五年一次,資料的極為有限的環境,再者所謂民主的支柱的中產不滿於趺入相對貧困的行列。不能自控感令他們想放棄效率低落的制度,再者就是拋棄人類平等的原則,而要求要某些認可的人才可以分配有限的資源。人權毫這樣被排除了在人民公義原則價值之外,為公義加了條件。

然而,我們在這個黑暗時期,不是要放棄自由主義的原則,既有的民主,沒錯是非常容易被民粹主義,甚至是有利於資本家,然而,自由主義的土壤起碼可以讓多元聲音可以發聲,反抗。另一方面,我們既不可以認為這民主的體系是制度的終結,我們要認知的是,這是一種未及完善的,現在進行式的制度,要與資本家及既得利益抗衡,就要對於生活方式及公義有更多的想像。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