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但願人長久》到《一拍兩散》

2015/9/22 — 17:19

【ONE WEEK‧ONE BOOK】

《人間詞話七講》
作者:葉嘉瑩
出版社:大塊文化

 

廣告

最近,每晚的臉書都不幸被蒙面歌王和英皇一姐的演唱會洗版。說實話,兩者的歌,我都喜歡,也經常唱,但如果唱了十幾廿年還在唱《16 號愛人》、《一拍兩散》、《習慣失戀》、《刻不容緩》這些 K 歌,有沒有想過,也許是時候轉轉口味?

又或者有沒有想過,古代人所唱的歌究竟是怎樣的?

廣告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自少就喜歡讀宋詞,除了因為王菲的《但願人長久》唱得實在好之外,無他,就是覺得宋詞的世界比唐詩的更自由、更真性情,更合乎充滿弱點的人性吧。

是的,讀著長於敘事、「文以載道」的唐詩,我們往往需要讀釋文查典故;相反,讀著長於抒情、尋愁覓恨的宋詞就方便順暢易入腦得多。「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這些句句動人,首首膾炙人口的不朽詞句,無一不簡單、直接、易懂。

宋詞之偉大,正正在於它既有不遜於唐詩的高超文學性,也同時敢於用白話俗語入歌,成功將本是流行於青摟(妓院)的民間歌曲提升至文人創作的高度,其對社會的效果或貢獻一如那些 70 至 80 年代廣東流行曲之於本港社會大眾,真正做到雅俗共賞(例如黃霑先生所寫的多首經典詞作)。

說到宋詞研究,清代學者王國維(1877 年─1927年)的《人間詞話》是不可不提的。可惜,《人間詞話》由文言文撰寫,對於現代人而言或許不太好懂。有見及此,大半生致力於中國古典詩詞普及教育的葉嘉瑩老師特別在本年初出了一本新作《人間詞話七講》,嘗試以深入淺出的文字,將《人間詞話》中所提及的重點重新呈現出來,好讓更多年輕讀者可以一個全新的當代觀點讀通/讀懂這部經典著作。

葉嘉瑩老師說過,在中國的各種文學體式之中,最讓人感到困惑的就是「詞」。何解?因為文章可以用於載道,詩可以用於言志,詞卻很微妙,它本來是歌宴酒席之間寫給歌女的歌詞,既師出無名,也不知道它的意義和價值在哪裡。但詞的可取之處,正在於王國維所說的:「詞之為體,要眇宜修。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詩之境闊,詞之言長。」詞能傳達詩所不能傳達的內容;它解開了唐詩在格式上的約束,讓作者得以最真城的本色寫出一種最不得已、最深微幽隱卻難以言說的感情。

如果你想對宋詞有更深入了解,這本葉嘉瑩老師的新書,不妨一看。

 

--

【ONE WEEK.ONE BOOK】以最短小精悍的文字,為大家介紹一些值得推薦的藝文新書,系列文章請按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