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吳局長的閱讀心得(三)

2015/12/26 — 10:14

緣起

驚聞教育局長月讀三十本(後稱該數包括雜誌刊物),我今年僅讀書六十八冊,深感慚愧之餘,亦想藉年末總結一下閱讀心得。

David Foster Wallace (DFW)

如果閱讀是讀者和作者的對話,就總有作者令讀者有種高不可攀的感覺。我的作者是 David Foster Wallace 。

我在二00八年第一次聽見 David Foster Wallace (DFW) 的名字。我在時代雜誌讀到一篇有關他的報導。那時候,他剛自縊。認識他之前,我對美國文學的認識就只有海明威和 Falkuner ,對英文書寫的標準則是 William Strunk 和 E. B. White 在《Elements of Style》的金科玉律:簡潔。我今天還記得那篇時代雜誌的報導寫, DFW 觸犯了多種寫作「天條」,例如用字艱澀、副詞極多和滿篇長句等,偏偏這樣的行文才是 DFW 吸引書迷的地方。我立即在網上搜尋,找到他一篇散文〈Tennis Player Michael Joyce's Professional Artistry as a Paradigm of Certain Stuff About Choice, Freedom, Limitation, Joy, Grotesquerie, and Human Completeness〉,主題是位排名不高的職業網球員。雖然我不懂網球,但 DFW 極細膩的筆觸依然令我震撼。

廣告

我分別於二0一二年和二0一五年讀過 DFW 的散文集《Consider the Lobster》和《A Supposedly Fun Thing I Will Never Do Again》。他大部分的散文都題材獨特(有篇是關於龍蝦節乃至龍蝦的神經系統以至滾水燙熟龍蝦可能涉及的道德問題),當中展示他對美國文化種種荒謬之處的觀察(例如〈The Host〉中他大力批評美國的右翼電台)。他的寫作很生動很深入,幾乎就像一個觀察世界的大眼球,在一篇關於郵輪之旅的散文〈A Supposedly Fun Thing I Will Never Do Again〉中,他由房間送餐服務以至圖書館的藏書,甚至郵輪的清潔員,均一一盡錄。

DFW 的小說我要到今年(二0一五年)才真正接觸。他的小說比散文更難讀,但樂趣更大。他的小說很自覺,也就是字裡行間不斷顯示作者的存在。我特別喜歡 〈The Soul Is Not a Smithy〉,寫主人公只顧看著窗外的風景而不知道課室正發生一件大事。我十二月初開始讀其大作《Infinite Jest》,長達 1,035 頁,充滿對現代生活的觀察與洞見,然而不知何時何日會讀完。

廣告

這篇雖然題為致吳局長的閱讀心得,但通篇都沒有甚麼心得,只好補一句有些書是需要細味的,希望對日讀一書的吳局長有所啟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