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民主在退潮

2017/6/9 — 11:47

《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

《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

【文:王一一飛】

建立新民主政權這件事被世上不少人視為一項重大任務,卻在地球上不少地方遇上失敗。除了馬拉維、菲律賓、印尼等新興民主政權遇上不少困境,《民主在退潮》這本書出版後,埃及、泰國軍政府還毀滅了民主,美國特朗普更當選了總統,民主做成了負面的影響。不過,到底民主為甚麼會有退潮? 我們有甚麼應對方法?

這本書將不少筆墨花在一個重點,為甚麼不少新興民主國家未能建立鞏固的民主! 而且還詳細分析了民主未能鞏固的四大原因:

廣告

1. 人民經濟保障不穩

雖然新建立的民主國家能為人民言論、媒體、參與政治自由帶來更大保障,不過,假如新民主國家未能解決貧富懸殊、使用錯誤經濟政策,就會令人民生活不穩,容易對民主失去信心。雖然菲律賓和馬拉維民主政府一開始受不少支持,但書中提到人民生活貧苦,令他們對民主政體失去信心,甚至希望專制政府帶來更高的經濟效率。熟識歷史的人當然還知道日本和德國在1929年開始面對經濟危機,最後令民主倒台、專制出現的故事。

廣告

當然,假如貧富懸殊在新興民主發展中國家日益嚴重,就會令大量窮苦大眾與小量的中產階級和商人更為對立,甚至用不尊重民主體制的方式針對對方,最後會危害民主。假如新民主國家有效令基層人民生活改善、生活較富裕的中產階層佔多數,民主就會相對穩定。不過,在一些貧富極為對立的民主社會,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卻不是如此。在一些脆弱的民主,窮人為了解決貧富懸殊,不惜支持一些強人,甚至容許他們擴大權力、危害民主。這類情況就正正發生在泰國和委內瑞拉,基層、鄉郊的市民容許他信、英祿和查韋斯獲得巨大的權力。不過,城市中產階層、專業精英、軍人害怕這群領導人威脅自己,但不能在選舉中戰勝基層支持的候選人,因而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發動軍事政變。他信、英祿都被中產針對、軍人政變推倒。查韋斯差一點被軍人政變推下台。1970年代智利的Salvador Allende總統走左傾路線,威脅商人和美國政府利益,最後被他們聯手發動軍事政變推下台。

2. 貪污影響人民對民主的觀感

雖然長遠而言,民主制度、公民社會和媒體完善能有效監督貪污。不過,短期而言,制度未完善,加上自由化和傳媒自由令人民突然發現社會上大量的貪污問題,將令人民覺得民主國家難以有廉潔的政治,對政治人物甚至制度失去信心。書中還強調了貪污嚴重令不少印尼人對民主制度有不少微言。

3. 民主、人權思想和制度不根深柢固

除了民生和貪污問題,民主、人權思想和制度未深入人心、未完善,都會帶來不少問題! 書中還提到不少中亞國家在21世紀一開始顏色革命成功,可是,後來的統治者擺脫不了舊有的專制思維,加上體制不完善,令這類國家難以建立良好的民主體制。書中還提到台灣民進黨第一位總統陳水扁剛上台時,擺脫不了過去威權時代密室政治、用人為親、貪污的作風,令不少人對民進黨陳水扁失望。

4. 中國模式掘起和西方社會衰退

中國政府掘起,維持政治高壓和經濟增長。反而,西方社會卻出現經濟衰退。因此,不少發展中國家開始發現自己國家的發展不一家要學西方社會,開始學中國政府。

也正因如此,這本書為新興民主國家鞏固民主統治提出以下建議:

1. 解決經濟問題、不要令中產和基層不尊重民主體制

《民主在退潮》認為民主的發展中國家政治人物不應開不能兌現的空頭支票,只提出自己能協助解決的民生、福利政策,對人民進行期望管理,令他們不會過份失望。當然,新興民主國家政治人物上任後,一定要維持經濟增長,同時增加人民福利、教育、衛生投資,只要人民生活好過,多「蛇齋餅粽」,人民就會支持新民主政權。

部分發展中國家民主領導人只重視基層而壓迫富人,也有部分只重視富人而壓迫基層,這樣做只會令雙方更對立,進而利用強人、軍事政變方式解決階級問題,危害民主。

新上任的民主派領導人無可避免要打擊既得利益者。民進黨都要解決國民黨的黨產。曼德拉沒有理由不消滅南非白人政治社會特權,令黑人不能有平等投票權,不能進入某類公眾場所。香港民主黨派上台後沒有可能不消除功能組別和小圈子選舉。如果新興民主國家貧富懸殊很嚴重,適度財富分配、富人稅都有助緩解社會貧窮問題。不過,打擊特權之餘,都不能漠視他們的基本人權,都要為他們的利益設想,防止「官逼民反」。曼德拉消除白人特權,但他不會將白人送入集中營,會和白人弄好關係。新興民主國家要進行適度財富分配,但不要完全漠視商人的商業權益,要一定程度上保留他們的商業上的得益。

2. 解決貪污

《民主在退潮》認為新興民主國家有效降決貪污能降低人民的不滿。除了學新加坡高薪養廉,《民主在退潮》都建議民主國家建立獨立的反貪機構。當然,長遠的反貪,要靠更多傳媒、公民社會、法院和國會黨派之間的監督。

3. 民主、人權思想和制度改進

當然,民主、人權思想和制度改進,都有利新興民主國家的鞏固! 作者認為民主不只是選舉,我們還要加強三權分立、法院,才可以防止強人在人民投票支持當政後實現專制統治。特朗普的強人作風至今仍不能真正威脅美國民主,全因有良好的體制,禁止穆斯林入境因違憲而被法院裁定違憲,廢除醫保令國民失去醫療保障的做法因國會的否決而失敗。可見,新興民主國家要建立良好的制度,抵制強人,同時令軍人受制在文官下,教育他們不能干預政治,保障民主。

4. 真正了解中國模式

作者認為不少發展中國家只看中國模式高經濟增長、忘記了專制政治、貧富懸掛、環境問題等代價。因此,作者建議發展中國家應該全面了解中國模式優劣,不要盲目學習。

結論

新興民主國家一開始人權、民主思想不根深柢固,無力解決經濟和貪污問題,自然會令新民主國家一開始困難重重。不過,假如他們日後開始慢慢建立更多人權民主價值、完善制度、積極解決經濟和貪污問題,民主國家就會更為穩固。即使書中提到烏克蘭人民不滿民主政府的經濟表現而支持阿努科維奇強人統治、台灣民主一開始的亂象,但作者也許未想到,烏克蘭和台灣民主之後發展比他下筆時變得更好更成熟,阿努科維奇專政在2014年被人民推翻,台灣民進黨2016年再一次上台後經歷了3次政黨輪替,制度和公民社會都日益成熟。可見,雖然鞏固新興民主國家絕非容易,但也不是不可能,希望世界各地的民主鬥士要繼續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