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書札記(一) Ways of Seeing - John Berger

2015/12/19 — 18:37

不知為何,今年倒霉之極,工作和生活上都遇到不少困難,使人疲於奔命,因此戲少看了,寫作也拋疏了,唯有讀書從未間斷。不管是消閒小說,抑或古籍、論文,只有專注於字裡行間的當兒,才可以稍紓鬱悶與煩惱。儘管我沒有教育局長的一目十行,自負從小也是手不釋卷。不計報紙、雜誌和各式網上文字,今年已讀了四十多冊書,大都是長篇小說,其餘是史籍、哲學、文化研究與戲劇理論等雜書。諷刺的是,今年讀的書比去年多了三分之一,而且大都是在奔波的車途中看完的。如今一年將盡,忽然靈光一閃,心想不如學著新聞大事回顧一樣,挑幾本讀完的好書寫點札記,權作總結,亦與諸位看官分享。

若論今年教我印象最深、得益最多的書,大概是英國藝評家 John Berger 的經典之作 Ways of Seeing。儘管十多年前修讀文化管理課程期間,曾涉獵一些文化研究理論,可惜當時沒機會看到這部篇幅短小卻內容豐富、發人深省的小書。據 John Berger 自述,他原是學繪畫出身的,因此評論的對象亦以繪畫、攝影為主。

此書收錄了七篇文章,其中三篇是 photo essay,只有圖片,沒有文字,是作者有意讓讀者自行從圖片的選材、內容及排版方式等,直接領悟作者要傳遞的旨意。其餘則是討論特定主題的文章,可是書中不設標題,僅以數字排列。以我的理解,各篇文章或可題為「藝術(繪畫)與複製(攝影)」、「歐洲油畫的女性形象」、「油畫的沿革與本質」及「廣告與圖像」。最後一篇深入剖析廣告的本質和目的,以及圖像在廣告(主要是印刷廣告)中的作用,並援引多個例子加以說明,尤其精闢透徹。即使事隔四十餘年(此書於一九七二年出版),非但毫不過時,更有極高的參考價值。例如文章劈頭就寫「廣告圖像都屬於當下的」(The publicity image belongs to the moment),但其內容卻跟當下無關;不是描繪將來,就是粉飾過去。此外,廣告就是按照人類追求快樂的本性而運作的,但它只能呈現一個美好的將來,往往是擁有某種商品和服務後令人艷羨甚至嫉妒的情景,藉此滿足人類的虛榮心,利用這種「社會關係」(諸如誰羨慕誰、誰應得羨慕、誰渴望被羨慕等)來達成推銷的目的。文章也比較了油畫作為古代炫耀財富的媒介,以及廣告作為促銷手段的異同,一針見血地批評資本主義社會金錢萬能、消費至上的觀念,並以下引幾句擲地有聲的話為結論:

廣告

Publicity turns consumption into a substitute for democracy. The choice of what one eats (or wears or drives) takes the place of significant political choice. Publicity helps to mask and compensate for all that is undemocratic within society. And it also masks what is happening 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Capitalism survives by forcing the majority, whom it exploits, to define their own interests as narrowly as possible. This was once achieved by extensive deprivation. Today in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it is being achieved by imposing a false standard of what is and what is not desirable.

細味這幾句話,觀照多年來人類以掠奪資源、過度消費的模式促進經濟增長,罔顧貧富懸殊、環境衛生、生態平衡、自由與公義等,導致禮崩樂壞、百弊叢生,連生而為人應有的道德價值和尊嚴也棄如敝屣,正所謂「窮得只剩下錢」,佩服作者獨具慧眼、高瞻遠矚之餘,焉得不感慨萬端、嘆恨良久?數年前佔領華爾街的行動,原是反省資本主義、尋求社會發展新思維與新模式的難得契機,可惜運動被鎮壓後無以為繼。儘管思考與論述沒有間斷,但至今未成氣候,輿論焦點也已被恐怖主義活動取代。資本主義已發展至 too big to fail 的境地,茲事體大,固然務必思慮周詳,不能操之過急;多少人對各種積弊仍然視而不見,遑論省悟,亦令人深感氣餒。我們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到底可以怎樣做,才能扭轉目前這個無助、絕望的局面?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