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贏在投胎前成大業

2016/7/11 — 9:00

屯門媽媽 Irene 一句「贏在射精前」令人嘩然,但大家有否想過為何不是贏在投胎前呢?今期介紹的 Neanderthal Man: In Search of Lost Genomes (台版中譯:《尼安德塔人:尋找失落的基因組》)正正令我體會「贏在投胎前」非常重要。

尼安德特人是人類遠親,高約 1.5-1.6 米,腦容量與現代人類相若,但更耐寒、骨骼更強壯,最早出現於 30-25 萬年前的歐洲,並於50,000 年前與出走非洲的現代智人祖先相遇雜交。有說智人學懂了尼人技術後趕絕他們,令尼人最終沒落消失於地表上,但其真正消失的原因至今未明。不論當中因由為何,尼人基因卻一直傳承到現今的人類身上——我們身體有不多於 4% 的 DNA 來自這些遠親,增強我們的免疫系統、皮膚更保濕更能適應北方氣候,另一方面卻為我們增加上癮、抑鬱、心臟病等風險,可說是一啖砂糖一啖屎。

而這一切發現,全賴作者 Savnte Pääbo 的團隊成功從尼人骨頭中抽取 DNA ,製作尼人基因組,我們才得以窺探尼人與現代人類的關係,推測史前人類如何遷徙與接觸,甚至向解開人類起源之謎邁進一大步。

廣告

Savnte Pääbo 本身家庭非一般顯赫:父親 Sune Bergström (1916-2014) 因前列腺素研究於 1982 年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母親則是愛沙尼亞裔化學家 Karin Pääbo 。雖然因為是私生子的關係,Savnte 只由母親一手帶大,但十三歲之時遊歷埃及後,經已啟發了 Savnte 對科學研究的著迷。後來, Savnte 在北歐歷史最悠久的瑞典烏普薩拉大學醫科畢業,攻讀博士時則主攻病毒免疫學。

雖在病毒蛋白的研究上略有所成, Savnte Pääbo 對埃及木乃伊的古 DNA 仍念念不忘,在公餘時以自己的方法找樣本研究埃及木乃伊的 DNA 排序,並在老闆同意下獨自完成論文 。此後,他半途出家,放棄病毒免疫學,轉到美國研究其他古 DNA 。最終還是選擇重建人類演化史,更被德國方面邀請成立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的遺傳學系,主力研究尼安德特人的基因。

廣告

當然,這不是童話故事,成就大業的路並不好走。經過數十萬年的洗禮,尼人骨頭樣本大多受泥土侵蝕加上人為的污染,令當中僅餘的 DNA 消散。 Savnte 因此一直都在尋找新的尼人骨頭樣本與新的排序機器達成夢想。

而十年來,尼安德特人基因組圖譜製作過程曲折辛酸,更有不少你我熟悉的 TVB 劇集橋段:不同研究團隊明爭暗鬥樣本、趕著成為全球第一;與團隊成員有分歧,更思疑遭他們出賣;合作的科研公司被收購,機器排序結果未如理想;想找尼人骨樣本,卻遇上諸多阻撓;懷疑自己性向、偷吃朋友妻並誕下麟兒等等。小肥波真心認為,就算不懂科學的讀者,此書也可當八卦雜誌看出趣味來。

所以最終成功, Savnte Pääbo 可算是贏在投胎前吧?

原刊於蘋果日報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