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讀一本哲學書

2015/3/31 — 19:19

(圖片來源:http://d.gr-assets.com/)

(圖片來源:http://d.gr-assets.com/)

近日重讀 Bernard Williams 的 Ethics and the Limits of Philosophy,一天讀十頁,三星期便讀完。這已是我第三次讀這本書,第一次讀時還是哲學「初哥」,囫圇吞棗勉強看了一遍,其實完全看不懂;第二次是當博士生時,看得明白了,但仍然覺得很深,讀得相當辛苦;這第三次,不覺得深了,可是,還得慢慢讀,因為 Williams 的行文轉折含蓄,很多論點都十分精微(subtle),即使是重讀,也絕不能速讀,否則便會錯過很多精彩之處。

為甚麼要重讀這本書呢?有幾個原因:最近偶然讀到幾篇論及 Williams 的文章,都對他有很生動的描述,令我忽然很懷念這位老師,腦海不期然浮現他講課和討論時的音容和風采,自然而然拿起他這本最重要的著作來翻看;誰知一看,便停不了,想將全書看完,因為書中討論的不少問題都是我最近比較著意思考的(例如書名指的 "the limits of philosophy" 這個大問題);還有,Williams 的哲學風格很能感染我,每次讀他,我都會得到一種難以名狀的哲學動力,想更努力於哲學思考,弄清楚那些自己特別關心的哲學問題。

廣告

我重讀過的哲學書不只這一本,Williams 的另一本書, Morality: An Introduction to Ethics,我也讀過三次;隨便想想,重讀過的哲學書還有 Wittgenstein 的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P.F. Strawson 的 Individuals: An Essay on Descriptive Metaphysics,Saul Kripke 的 Naming and Necessity,和 Barry Stroud 的 The Significance of Philosophical Scepticism。

我認為讀哲學的人,應該至少有一本可以至少重讀三次而仍然大有得著的哲學書。一本這樣的書,可說既是自己哲學思考的源頭,重讀,是飲水思源;也是哲學思考的甘泉,重讀,會得到滋潤和活力。這本書還可以作為進步與否或進步多少的測試 --- 如果重讀也不覺得比第一次讀時容易理解,或不覺得理解得更多更深入,你便可能是原地踏步了。

廣告

哲學這科很有趣,有可能(可以說是很容易)越讀得書多,便越糊塗;就算沒有變得糊塗,也是無甚進步。有些人不斷讀新的哲學書,卻從不重讀任何一本,那麼,即使哲學功力無甚進步,也不容易發覺,甚至因為書讀多了,便理所當然認為自己已有很大的進步。這些人欠的,就是一本可以一讀再讀三讀的哲學書。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