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愛玲《夢餘說夢》

2016/5/26 — 16:03

黃愛玲《夢餘說夢》

黃愛玲《夢餘說夢》

【文:陳銘智(人文及創作系四年級)】

夢還剩餘多少?人說看電影就像發夢,漆黑一片的影院內你坐在椅子上不能言說又不能動彈,看光影怎樣扭曲、跳接、暈開七彩鮮艷。你見證許多夢的誕生,又見證了夢的黯淡與衰亡。當你步出電影院的時候那刺入眼簾的強光是現實,你或許會暗自比較如發白日夢般的電影與夜裡映入你腦海的,太多太多,卻在醒後了無痕跡的夢。

都各自抽取一些剩下的片段來說吧。黃愛玲的夢裡會看見小男孩騎著綁住紅氣球的單車飛到巴黎的天空,尚維果詩般的青春情懷兀自發酵,一瞬間跳接到童年時看公餘場的快樂。當氣球飄到好多夢的邊陲,觸目的紅下一秒卻變成一抹從陽台下墮的人影。如果記憶有原生與模仿的分別,如果記憶不堪記,可不可以匯入百年來光與影的對話裡?可不可以趁餘下的時間,繼續借他人的鏡頭發夢?把記憶扔到一條長河,有詩,有畫,有舞蹈,揉合於電影之中,基阿魯斯達米鏡頭內那在風中孤獨搖擺的樹,天上人間。

廣告

有時你想,既然人說人生本就一場大夢,看電影裡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不就是小夢了?那當你的筆觸探入言語的剩餘之際,也不妨盡情作夢,你會像小孩子飛到天空,入夜後那束紅氣球成為了你的繁星。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