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帶一路砸鍋?習近平能否在兩會順利維穩?

2019/3/4 — 15:48

習近平,圖片來源:CCTV片段截圖

習近平,圖片來源:CCTV片段截圖

知名中國研究專家裴敏欣(Minxin Pei)在《日經亞洲評論》的最新專欄文章談的其實是很有趣的問題,標題是:Will China let Belt and Road die quietly?(中國會讓一帶一路安靜退場嗎?)

這篇文章論理清晰,值得一讀。由於是英文撰寫,為了讓讀者能夠較快進入討論,我簡單摘譯一下:

裴敏欣的論點主要在講,中國野心勃勃在 2013 年所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titative, BRI)看來不妙,包括馬來西亞、巴基斯坦及馬爾地夫在內國家,都對一帶一路下的大型計畫表示取消或重新談判。

廣告

一個明顯的觀察是,中國官方媒體談到一帶一路的次數明顯下降,裴敏欣嗅到中國對於一帶一路計畫可能將出現政策改變。

裴敏欣的論證包括:中國的經濟條件不比 2013 年。彼時中國外匯存底高達四兆美元,一帶一路計畫可以解決中國產能過剩問題,順帶幫助中國海外承包商。但今日中國經濟衰退,資金外流,外匯存底縮水一兆美元。

廣告

中美的貿易戰是個重要變數。中國對美的貿易順差,幾乎等於中國全部的經常帳盈餘,故中國對美的貿易出口下滑,將導致中國的經常帳赤字(除非中國能在對他國出口市場彌補)。中國的國際收支(balance of payments)惡化將迫使北京使用外匯存底固守人民幣,以維持投資者對中國總體經濟的信心。

這一段有點難度,我試著以淺顯的總體經濟學說明一下,也歡迎高手指正:

「經常帳最主要的組成就是貿易收支(balance of trade)。當貿易出現赤字時,人民幣有貶值壓力(因為人民幣貶值,將有利中國出口,進而改善貿易赤字)。但貶值是雙面刃,因為貶值也將造成進口原物料變貴,影響中國投資環境的穩定。中國政府為了固守人民幣匯率,只好用外匯購買人民幣(導致人民幣需求上升),以維持人民幣穩定匯率。」

原文:
Since China's trade surplus with the U.S. accounts for nearly all its overall current account surplus, a substantial fall in Chinese exports to the U.S. will result in a current-account deficit for China if it cannot offset the shortfall with increased exports to other markets (an impossible feat). China's deteriorating balance of payments will force Beijing to use it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s mainly to defend its currency, the yuan, and maintain investors' confidence in China's macroeconomic stability.

除了貿易問題,中國財政面也出現問題,例如養老金(pension)成本缺口。中國財長劉昆在 2018 年年底表示,中國各級政府將勒緊褲帶。2018 年中國的財政收入相較 2017,減少 1.2%。(收入減少的部分原因是減稅,至於為什麼叫減稅?因為要刺激經濟。經濟學真是一環扣一環啊!)

中國的養老金缺口問題嚴重,原因是人口的老化,例如黑龍江到 2016 年為止養老金的赤字高達 230 億人民幣。根據財政部資料,2017 年中國政府必須花 1.2 兆來彌補養老金缺口。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的優先外交政策,但如今在國內可能得面臨支持一帶一路的聲浪逐漸變小,因為一帶一路搶走了養老金及其他內政所需的資源。

✽ ✽ ✽

為什麼要花這些功夫摘譯?

因為中國的兩會即將在這兩天(政協:3 月 3 日、人大:3 月 5 日)開會,媒體報導,習近平的權威遭到國內政敵的挑戰,主因當然是中國的經濟衰退以及美中貿易戰下,中國國內開始對習近平的能力開始出現質疑。所謂維穩,除了適用於中國社會,當然也意指習近平的權力能否固守。

在這個背景下,來讀裴敏欣的這篇文章,是很有意思的。一帶一路在 2013 年剛開始時,真的是風生水起,習近平意氣風發,幾乎全世界國家都買帳了。為了推動一帶一路,中國還弄了個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

AIIB 是啥?它的本質是一個區域性政府間國際金融機構,總部設於北京,目前成員共 93 國,陣容龐大。AIIB 首任也是現任的行長叫金立群,這人說實話也是硬底子,當過中國財政部副部長、亞洲開發銀行副行長。順帶一提,她的女兒叫金刻羽,很傑出,外型也好,1982 年次,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現在已是倫敦政經學院終身教授。總之金氏父女都是經濟學強者。

跟世銀(World Bank)或亞銀(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目標以減貧(poverty reduction)不同,AIIB 主要是協助基礎設施建設。

什麼意思?

講白話,就是幫中國承包商包工程。

各位不要忘了,2013 年當時中國經濟淹腳目,產能過剩,在這個背景下,一帶一路跟 AIIB 一搭一唱,美其名幫助其他國家大型基礎設施開發,其實就是藉機掌握他國鐵路或港口等交通命脈,順便讓中國承包商發大財。

不得不說習近平這招很聰明,不是嗎?怪不得許多國家趨之若鶩。但是當中國的野心逐漸暴露後,其他國家反對聲浪開始出來了,最有名就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歐盟也開始批評。批評者稱這些都是中國設下的債務陷阱(debt trap)。由於一帶一路許多都是重要的港口鐵路或交通案,在債務國付不出利息時,只好將港口等設施的使用權交給中國。

台灣呢?馬政府時期的 2015 年,參加博鰲論壇的蕭萬長就「當面」跟習近平表示台灣也要參加。一直拖到 2016 年 4 月(蔡總統已經當選尚未就職),我們參與 AIIB 確定破局,因為有損國家尊嚴,原因是名稱喬不攏,以及中國堅持,台灣的入行案必須由中國財政部代為申請。

只能說好在台灣沒加入,不然我預期一帶一路跟 AIIB 搭配起來,剛好成為在台灣的中國政商買辦最好用的套餐。

時空拉回 2019。習近平的一帶一路現在面臨內憂外患。對內,包括養老金在內等其他政策都需要錢,政敵開始質疑,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在一帶一路上?對外,許多國家看出中國的債務陷阱,不再像以往那樣買帳。

習近平的權力能否固守?他能否繼續當習皇帝?不曉得,只能說成也一帶一路,敗也一帶一路。

 

作者臉書粉專「青年外交官 劉仕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