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日一個「被酷刑」律師:余文生

2015/11/11 — 21:02

關注組按:~~~今天剛好是余律師生日,生日快樂呀!~~~

我們這個月會每一天介紹一個律師被酷刑的經過。

*聯合國將於2015年11月17-18日審議中國酷刑狀況*

余文生簡歷

北京余文生律師,生於1967年,北京大學法學學歷,1999年通過律師資格考試、2002年1月開始做執業律師。2008年至2010年任北京市隆聚律師事務所主任,現執業於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2014年代理了北京通州趙勇案(拆遷)、浙江朱瑛娣案(維權人士)、北京李華民案(維權人士)、吉林遼源市王春梅案(拆遷)、湖北襄陽的何斌、徐 彩虹案(訪民維權)、北京陳兆志案(智慧財產權)、王成訴全國律師協會和《法制日報》案(律師權益)、江蘇啟東夏薇案(受害人申訴)等。而當中最出名的3個案件為: 河北三河市法輪功案、王成訴全國律師協會和《法制日報》案,及因參加北京昌平程海律師聽證會被非法拘禁案。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支持「香港佔中」被北京市公安局大興分局抓捕,共被羈押99天。

廣告

被酷刑的經歷

廣告

被羈押期間,遭遇酷刑,餘律師的家和律師事務所均被搜查,物品被抄,他被關死囚牢61天,提審近200次,不能見律師。2014年11月1日左右大興警方成立余文生專案組,對其審訊力度加大。專案組10個人三班對他審訊,從開始的謾罵,到把手背拷在鐵椅子上,直到後來對他使用酷刑。

在11月2日晚到11月5日淩晨,余一共被用過三次刑,地點在北京市大興區看守所。酷刑的方式是將他的手臂環繞鐵椅子背上,由於他個矮臂短,手臂根本不能環繞鐵椅子,後來手臂硬是被被惡警強掰過來,帶上手銬,並將手銬收緊,鐵椅子又寬又高、有稜角,手銬的環扣口較為鋒利。當時他的身體的肌肉骨骼完全被拉緊,手當時就腫了。而給他用刑的惡警馮盛名、韓超還不斷拉動手銬,令他禁不住慘叫。韓超對余說:「不會讓你死,但會讓你生不如死。」馮盛名對他說:「別怪我們,都是你逼我這麼做的,你的事根本不叫什麼事,領導就要你一個態度。」在以後的70多天一直有馮盛名、韓超審訊余律師,時時對他酷刑威脅,直到他離開看守所。

11月20日轉押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體檢時,証實了他有小腸疝氣。因酷刑虐待飢餓折磨,他取保候審出來後不足半月就住院動了小腸疝氣手術,他被羈押前並沒有小腸疝氣。在大興看守所37天,余律師被預審提訊達100次。在前三十天裡幾乎天天被提訊三次,上午、下午和晚上,晚上大多被提訊到淩晨2、3鐘,最長一次到淩晨4點。每天被提訊十五、六個小時。在大興看守所最初的十幾天,由於錯過了採買時間,余律師除了吃監所內豪無營養食品,沒有任何其他食品。他經常錯過午飯晚飯,回來只能吃涼的食物。在大興看守所頭28天裡,余律師一直睡地上,而且是兩個人一個鋪位。在後來的9天裡,他睡在板上,也是兩個人一個鋪位。睡覺幾乎不能平躺。監室一般維持在20人左右。看守所內是長明燈,晚上睡覺從沒有關過燈。

余律師11月20日被轉押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他被關在西一區(死囚區)604監室(原104監室),監室內一共12個人,共四個死囚,其中一個死囚在公安醫院,另有6個陪號的(陪死囚的犯人),一個尼日利亞囚犯,一個是余律師,用他們的話說,就是政治犯。牢頭對余律師說過:「來到死囚牢政治犯,95%都會屈服的,不屈服就上手段,我在這裡八年了,還沒見過不屈服的政治犯。」余律師被要求除了可以與牢頭說話,不許同其他任何人說話。余律師所在的監室已經有近兩周不許採買了,伙食嚴管,一直持續到12月20日左右,到後來,監室出現搶饅頭現象余律師每天被提訊到晚上2、3點,有一次從早到晚,總共被提訊約100次。除了被提訊,他也被要求要在淩晨值班。他被要求洗地布、板布,洗碗,那怕是手受傷了也要勞動。



余文生律師妻子寫紀實劇本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就聯合國“援助酷刑受害者國際日” 中國律師酷刑個案概覽 (2006-20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