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日一個「被酷刑」律師:江天勇

2015/11/10 — 21:32

聯合國將於2015年11月17-18日審議中國酷刑狀況,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今個月將每日介紹一位中國維權律師被酷刑對待的經歷。

江天勇

北京人權律師江天勇在擔任教師一職超過十年後,於2004年移居北京,追求他對人權事務的興趣。於2005年,他取得律師執業資格,在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工作。

廣告

江天勇專門為受宗教迫害的人辯護。此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受到他的基督教信仰所影響,他的當事人包括佛教領袖、法輪功學員及維吾爾族社運人士。江天勇曾參與愛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維權、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件維權行動,也因此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

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登出律師執業證後,江天勇曾任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法律專案協調人。現以公民身份仍然從事人權案件的出庭辯護工作。

廣告

2013年5月13日,江天勇和6個律師到四川資陽市圍觀又名二娥湖洗腦中心的資陽法制教育中心。七位律師在法制教育中心外被數名身份不明的人毆打倒地。江天勇的小腿被石頭砸傷,其後幾位律師因「妨害公務」被帶到迎接鎮派出所。

2014年3月20日,江天勇前往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公民。3月21日早上8時左右,江天勇所住的建三江格林豪泰賓館,突然被幾十人闖進來,把他和另外四律師從兩個房間裡面綁架出來,他被塞在車子的後備箱。他們被帶到建三江公安局大興分局,然後分開審問。在審問室,江天勇坐在椅子上,公安翟長坤對著他前胸使勁用拳頭打,拿礦泉水瓶打他腦袋、打臉。江天勇堅持要他們出示證件及抓捕他們的理由,他們拒絕,同樣他也拒絕「交待問題」。

當天晚上7點,江天勇被帶上手銬,公安將毛巾布打濕,纏在他的兩個手腕上,然後從後面銬上手銬,帶上黑頭套。接著,公安把江天勇從訊問室架出去,他說感覺沒走多遠,到了一個屋子裡,聽到好像是卷閘門或自動門的聲音。他被帶進去後,公安用用鐵鍊子把他吊起來。公安開始對他拳打腳踢,踢他的腹部和胸部,有五、六個一起動手,持續的踢,打的時候,還問「幹什麼來了,還來不來,誰帶頭的」等等,江天勇不說話,就一直打他。

2014年4月22日,江天勇被釋放,天津醫院檢查的診斷結果指他的8根肋骨骨折。根據江天勇的影像診斷報告單顯示:左側第2、3、6肋前端及右側第3-7肋前端骨質均顯斷裂,斷裂間隙模糊,周圍可見高密度骨痂影。江天勇從建三江回北京後,到醫院檢查,由於不久員警尾隨而至,結果醫院檢查結果是「一切正常」。但江天勇卻一直感覺轉身劇痛,經李方平律師勸說了到天津檢查。4月18日,天津醫院為江天勇做了CT檢查,4月22日拿到診斷結果證實八根肋骨骨折。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就聯合國「援助酷刑受害者國際日」中國律師酷刑個案概覽(2006-20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