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可不知的打壓律師新形勢

2018/10/16 — 18:27

資料圖片,來源:Donald Tong @Pexels.com

資料圖片,來源:Donald Tong @Pexels.com

【文:余風(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全面依法治國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和重要保障……」習近平在十九大開幕時的發言,共提及十九次「依法治國」。雖然所謂「依法治國」在習近平口中的社會主義新時代,不知葫蘆裏賣甚麼藥。但可以肯定的,是「七零九」大抓捕後中國政府排除異己未有手軟。以「依法治國」為名的制度性打壓,利用吊銷、註銷等一系列行政懲戒作為打壓的延續,並依靠年檢制度控制律師執業權及接案範圍,顯然是未來中國政府對付維權律師的維穩方針。

取消資格 — 吊銷與註銷律師執業證

廣告

二零一六年修訂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及《律師執業管理辦法》正是為日後的行政懲戒鋪路。各國對律師都有不同的行為規範,而行政懲戒就是對違規者的處分。但在中國,律師行為規範如今已然變成限制律師權利的工具,如《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第五十條就禁止律師「採取煽動、教唆和組織當事人」到司法機關以聲援等方式向有關部門施加壓力,以此限制律師的言論自由。吊銷、註銷律師執業證的做法,是司法部最常用的手段,不僅直接褫奪當律師的資格,更直接危及他們的生計。

以往都有個別律師因為接手敏感案件而被吊銷執照的例子,不過這兩年卻是以更大規模出現。由二零一七年九月的十九大起至今年七月為止,已經有十六名維權律師及三間律師事務所收到吊銷及註銷執業證的通知,當中過半數與「七零九」案件關係密切。甚至,廣西唯一一所維權律師事務所「百舉鳴律師事務所」,更被南寧司法局在其辦公場所強逼解散,可見打壓力度之大。儘管中國政府對外宣稱召開聽證會,給予律師申辯機會,但聽證程序卻極不公開、不透明,形同虛設。

廣告

年檢制度

另一方面,年檢制度也嚴格規限律師的行為和接辦案件的政治敏感程度。年檢一般在每年的四月至五月期間進行,當中分為律師個人年檢,還有律師事務所年檢。不少維權律師為求通過,往往要作出妥協,例如退出已接辦的敏感案件,以及未來不再接敏感案件。若維權律師堅持到底,則可能被評為「不稱職」,甚或無法正常執業。例如廣東省的陳進學、陳科雲及劉正清先是暫緩考核,繼而被評為「不稱職」,令人憂慮會因此減少案件委托,影響生計。

另外,有律師指出,當局會以年檢結果為威脅向律所施壓,逼迫律所解聘「不聽話」的維權律師。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被解聘的律師若在六個月內未被其他律所聘用,執業證就會被註銷。當局正是用此方法令維權律師執業證被註銷,無法正常執業。然而,假如律所不肯就範,司法局還可以吊銷律所的執業資格。

年檢制度主要透過延遲通過、暫緩考核和不予通過等方式限制維權律師執業,從而影響他們的生計。根據已知的資料顯示,截至今年八月二十日,已確認有二十三名維權律師受年檢制度影響而無法正常執業,當中分別有十三名延遲通過、七名暫緩考核或不予通過,以及三名不允許參與年檢。

行政為名的政治打壓

行政懲戒和年檢制度對維權運動帶來打擊。在官方的審查下,維權律師不免面對生計的壓力,使維權案件更難找到代理律師。仍然願意接辦的律師也應接不暇,變相出現有案無人接的情況。同時,中國政府也特意針對新一批維權律師,企圖撲殺反對聲音於萌芽階段。

身在香港的我們,對這些以行政為名的政治打壓定必不會陌生。取消民選議員資格、剝奪候選人參與選舉權利、濫用《社團條例》取締異見政黨等,種種事實擺在眼前,政權將以更狡猾、更虛假,更多看似正當的手段來消滅依然敢於對社會提出疑問的人。在承受打壓方面,原來香港和中國是那麼接近。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