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且看「國史教育中心」如何籌辦「五四百周年紀念」活動!

2018/8/6 — 11:39

五四運動期間,抗議者於北京示威(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五四運動期間,抗議者於北京示威(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日前曾撰寫一文質疑「國史教育中心」何姓校長有關「不會用政治角度講六四……」的言論,並非有意刁難其個人的「選擇性歷史觀點」,卻旨在藉此探討歷史研究的方法,以及歷史與當前政權的關係。明年是「五四運動」的一百周年,從歷史教育意義而言,「五四運動」是民國當年的重要思想解放運動,高舉「民主」和「科學」兩大旗幟,在政治、文化、倫理、文學、教育等不同範疇對年輕一代產生過顛覆性的衝擊,至今仍值得反思。面對如此重要的歷史議題,筆者特別關注「國史教育中心」將會籌辦怎麼模樣和特色的「五四百周年紀念」活動。

須知在中國共產黨人的眼中,「歷史教育」可說是「政治的工具」,必須為政治需要服務,毛澤東表示過「古為今用」。余英時說過:「中國大陸從1949年到現在沒有歷史,有的『歷史』都是假歷史,是為了政治宣傳而造出來的偽歷史……」(註一)就筆者所理解,中共的「歷史」有三個版本,其一是官方編製供學校施教的歷史教材,以及用作教育群眾的歷史宣傳材料,其二是中共檔案室儲藏保存而並不輕易公開的歷史材料,其三是歷史重要見證人士、歷史研究學者和一般平民百姓親歷經驗所得,可能是系統性記述,以至耳語相傳的零散歷史記憶。前兩者完全掌握在中國共產黨手中,一向按當前的「政治正確」形勢而加以利用。因此,筆者不曉得,也不便忖測,到底「國史教育中心」能否持守研究歷史的專業態度,不至於成為當權者演釋歷史的應聲蟲?!

專制獨裁的政權深諳有系統「篡改歷史」之道,以配合政治上的需要。篡改方式一般不外乎:掩蓋事實企圖淡化真相和影響;編造虛假資料造成誇大效果;選擇性的避重就輕以達到特定政治目的。中國共產黨一向是箇中能手,例如:大肆宣傳「中國共產黨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將抗日戰爭歷時八年的「抗戰八年」更改為「抗戰十四年」,只追究日本侵華戰爭中的「南京大屠殺」,卻刻意避談國共內戰時共軍「長春圍城」一役中導致數十萬平民餓殍這段歷史。

廣告

中國共產黨對於「五四運動」的論述有其政治性框定的內容,凸顯所謂「反帝和反封建的愛國運動」和「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形成「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的「五四精神」。無論從往昔毛澤東對「五四運動」的高度評價,以至當前習近平近年來特別向大學生的多次講話,基本上都重彈「五四運動」直接影響中國共產黨誕生和發展的老調,卻有意淡化「民主」和「科學」的現實意義和影響,高唱「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移花接木的簡化為「擁護共產黨報效祖國」,要求年輕人「在黨的領導下,勇做走在時代前列的奮進者、開拓者、奉獻者」,「要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實現習近平倡言的「中國夢」……(註二)   這樣偏頗的觀點和片面的指述與早年筆者參閱著名歷史學者周策縱全面檢視「五四運動」的著作《五四運動史:現代中國的知識革命》內容大相逕庭。(註三)

平情來說,筆者對「國史教育中心」有一定的期望。假若主題研討會或者講座是「五四百周年紀念」的其中重要活動,在台灣修讀歷史的中心何姓校長對於國民黨解說「五四運動」的觀點理應十分清楚,如果能夠同時將共產黨的立場鋪陳並列,再加上獨立學者專業意見的剖析和評斷,相信將會是頗為持平而可觀的學術交流機會,對年輕一代更是具時代挑戰的歷史教育,意義重大。

廣告

距離明年五月不足一載,筆者翹首以待,希望「國史教育中心」敢於擺脫,以至挑戰中共官方對「五四運動」的歷史觀,在處理「五四百周年紀念」活動時,切勿一味追求「政治正確」的濫調,鳴鑼打鼓和吶喊造勢,淪為中共政權的附庸者。

 

註一:詳見《維基百科》〈中國共產黨修改歷史的質疑〉條目
註二:詳見《人民網》5/5/20143/5/2018 分別發表的〈習近平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講話〉
註三:周策縱的 《The May Fourth Movement:Intellectual Revolution in Modern Chin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0);中譯本為《五四運動史:現代中國的知識革命》,桂冠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198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