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已進入崩潰期?

2015/4/5 — 0:50

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日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中國將要崩潰〉(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文章,預言中共崩潰過程已經開始。文章比較2001年章家敦的《中國即將崩潰》更為震撼的原因,是沈大偉長期親中共,替中共說好話,在美國被叫做「紅軍」。曾發表關於中共統治的調適性和長期執政的可能性。這次一反常態改變觀點,認為習近平正在帶領中國走向滅亡,宣告中共快要崩潰,是最引人注目之處。

文章中,他列舉五大理由去支持他的結論:

一、中國富豪對中國未來嚴重失去信心,紛紛把他們的一隻腳踏出國門之外。

二、習近平上任以來嚴厲加強意識形態的控制,敵視西方普世價值,實質是中共政權內心膽怯心虛的現象,一個自信的政府不會這樣。

三、中共政黨學者對黨失去信心,消極抵抗。

四、習近平選擇性打貪,做成黨內派系之間的內鬥,削弱中共執政能力,加速它的崩潰。

五、中國經濟不容樂觀,難以轉型為有創意高科技知識型經濟,正陷入結構性危機,沒有出路。

廣告

沈大偉的五大理由之中,前四項均是他親身觀察所得的現象。這些現象其實已廣為國人所知,只不過這些驚人現象正在進一步由冰山之下浮出水面,大大地刺激了這位專家,使他把中國看得更清楚而作出有別於過去的結論。筆者認為真正可以促成中共崩潰的應該是第五項,可惜他並沒有更進一步的分析。

近日看過許多分析中國經濟情況的文章,可以作為補充。其中《股權投資論壇》的「蠻族勇士」的文章:〈中國近二十年一次大危機:印錢已無解〉從歷史,政治,經濟多方面以及詳盡數據,深入透徹分析全球經濟狀況及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境,很有說服力。

廣告

文章指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經歷過的經濟危機,就是兩次。一次是1995年,還有一次就是現在。95那年是源於中國內部瞎搞,是內生型危機,而這次則是內外交迫,美國人撤回資金和產業的趨勢已經無可爭議。

現在中國,地產業全年萎縮,製造業萎縮兩年半,消費萎縮了半年,就業方面慘不忍睹,人民幣匯率根本穩不住,守不住就要崩盤。整個國家都處於蕭條之中,唯有央行在孜孜不倦的印錢。大規模基礎設施項目全是用印錢來建。但是,人類歷史上,以印錢來應付蕭條,沒有成功的先例。

作者提問:中國政府到底有沒有可能破產?關鍵是其收入與負債的比例。中國債務額與收入額維持大致平衡至2007年。胡溫政府為了應對2008年金融海嘯,推出四萬億投資計劃,中央政府只出一億,其他全由地方政府配套投資。在分稅制之下,中央拿走70%稅收收入,地方只有30%。作為交換條件,中央開放地方政府借債限制,2014年以來,地方債的失控狀態加劇,而政府的收入卻出現了顯著萎縮趨勢。原因是:三年內十萬個工業企業消失,其中7.8萬個是純私營工業企業。民營制造業正在大規模死亡,死亡率高達26%。與此同時,外資制造業逃離中國,三年間萎縮22%。面對美元和產業回流,中國完全失去抵抗之力。

作者認為,中共自建黨以來所發行貨幣的信用,一向全靠全民總動員,以激發民眾生產熱情的方式來支持。改革開放後,中共發動全民經商,創造了震驚世界的經濟奇迹,恰恰是人民幣的信用之源。然而,這個國家正以秋風掃落葉的冷酷方式,消滅自己的私營企業主群體,它正在摧毀自己的信用基礎,還自以為發現了經濟的新常態。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應對危機的能力,脆弱到了危險的地步,或許只要最後輕輕一推,就足以讓這個國家破產。中共再沒有全民社會動員的能力了

除了上述文章,還有一些可作參考:

童大煥:《中國或將面臨大衰退,你準備好了嗎?》——以往我們自以為豪的中國模式正遭遇戛然而止的短路風險,我們將許以中國一個怎樣的未來?我們這些五十後,六十後,七十後都準備好了嗎?

裴敏欣:《評沈大偉文章及美國對華「共識」》——沈大偉說的是事實,就是習近平的這種努力最終是要失敗的。今後十到十五年是中共政權的高危期,因為一黨專制一般壽命都不超過七十五年左右。

曹長青:《親北京學者預言中共崩潰》——親北京的「紅軍」學者,師從奧克森伯格那樣左傾甚至親共的,現都反戈一擊,直言批評北京,甚至大膽預言中共將崩潰,看來共產黨的氣數真的快到了。

在美國華盛頓的一個私人晚餐聚會上,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問題專家邁克爾‧奧斯林(Michael Auslin)也是座上客,撰文披露餐桌上美國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指出:「中共已步入遲暮之年」。他提出問題:「如果對於中共終將喪失政權的判斷是准確的,那麼西方應該如何做?」,「走出『四環路』」那位專家建議,即應當改變過往對普通中國民眾的忽視。奧斯林說:「中國的殘局或許需要多年時間才能顯現,但西方應該站在歷史上正義的一方,不論結局如何混亂,那才是明智之舉。」

根據各種跡象顯示,沈大偉壓上自己的學術聲譽所作出的結論:「中共已步入崩潰期」,再也不是危言聳聽然後無影無蹤的言論,這次要來真章了。雖然中共何時,以何種方式結局則未有定論,但海外民運人士和香港的民主派應該密切注視事態的發展,商討應對的策略,在崩潰過程的關鍵時刻力挽狂瀾,避免亂世中群雄四起所產生的禍害,竭盡全力把中國引向光明之途,完成歷史的使命。

中共崩潰不等於中國崩潰。鮑彤先生說:「我對中國有信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