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軍演與赤禍號角

2015/7/7 — 11:00

駐港解放軍實彈演習 (無綫新聞截圖)

駐港解放軍實彈演習 (無綫新聞截圖)

7月4日,適逢美國獨立紀念日,中共解放軍駐港部隊卻高調在香港本土舉行軍演,相當於為中國兼併香港18週年及開展中國殖民統治「開槍放砲贈興」,真夠諷刺。

這場陸空聯合實彈軍演地點位於香港新界屯門青山訓練場,代號「香江衛士-2015C」。逾500名政要及嘉賓獲邀到場觀摩。香港傳媒更首度獲邀蒞臨採訪。軍演歷時約45分鐘,解放軍模擬恐怖分子佔據屯門青山一帶,想像後者企圖向港九新界實施「滲透破壞活動」(當然這是全無地理常識和戰略常識的胡言亂語),於是決定出動摩托化和機械化步兵、特種兵、工兵、防化兵、炮兵和空軍直升機部隊,模擬攻破敵方據點的戰術。解放軍先後派出6架「直9武」武裝直升機,發射反坦克導彈、火箭炮彈、迫擊砲,空襲青山一帶,砲聲隆隆,塵土飛揚。但是上述武器,即使有部分是近年才輸入,基本上全是30多年前舊式落後軍火。站在公開展現軍力的角度來看,整場軍演終究獻醜多於揚威。當解放軍破壞完香港青山植被之後,裝甲車還要進軍山腳平地,派出3隊陸軍登山攻頂插旗。在沒有任何真實敵人的條件下,解放軍當然大獲全勝,這種搞作要贏多少次都可以。能打仗,打勝仗,場場假,場場勝。

到場觀摩軍演的軍事評論員馬鼎盛形容這次軍演「裝備簡單、無甚新意」,武裝直升機機型是1980年代產物,出動部隊規模不大,主要用於反恐,不能用於戰事,演練編排「似做戲」,象徵意義大於實際,相信只是「軍事外交」云云。果真如此,解放軍這次「軍事外交」真是惹人苦笑。敢問解放軍:你們「做戲」,如果港人「憤怒」,你們當然失敗(你們不受歡迎,完全適得其反,眾志驅逐匪軍);如果港人「害怕」,你們更是失敗(你們罪大惡極,操弄老舊軍火,搞到人心惶惶,已構成恐嚇罪);如果港人「無感」,你們徹底失敗(你們等於透明)。只有當港人「鼓掌」,你們才算成功。但試問哪個正常人會為別人在自己家門外實彈操練、砲火連天、粉塵污染、空氣污染、噪音污染而感到愉悅、興奮、感動?破壞環境,浪費資源,一塌糊塗。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民族大義?脫褲放屁!

需知道由中共指揮的解放軍,一直是香港市民身家性命財產的最大威脅。環顧香港四周,盱衡地緣政治及國際局勢,大家可以回答以下一道簡單問題:究竟美國、英國、台灣、韓國、朝鮮、日本、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藏獨、疆獨、阿爾蓋達、伊斯蘭國侵略香港的機會比較大?抑或中國共產黨政權恣意終結兩制、宣佈戒嚴、濫捕濫殺、軍事管制香港的機會比較大?觀乎去年雨傘運動期間中共官員的嘴臉和言論,我們有絕對理由相信:一直威脅要把香港變成臭港的外部勢力,正是中共!一直威脅可能派遣軍隊、宣佈戒嚴、終結兩制、實施全國性法律、捕囚反共及港獨人士的外部勢力,也是中共!如今香港市民的最大軍事威脅勢力,非中共黨軍莫屬!此時此刻,解放軍在香港本土境內,公開軍演放砲,聲稱保護大家,猶如一眾銀行綁匪在挾持人質期間,在銀行一隅演練槍法,聲稱只是為了保護人質,還說大家同文同種,呼籲人質齊心協力抗擊外部勢力。這是「無恥」!解放軍軍演,只識展露過時軍備。這是「無能」!無恥與無能過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竟不回應是否藉軍演震懾港獨勢力,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又聲稱無需過度解讀。他們顯然旨在炮製一種「無感」氛圍,實際上卻恰好把「無恥」與「無能」的程度大幅放大和升級。放屁即走,閉口不談,毫無公德,簡直混賬。

回顧往事,可知鄧小平正是駐軍香港的始作俑者,但當時中共黨內還是有人敢於提出異議。中國共產黨在鄧小平統治時期,本就有人在1984年5月公然提出「可能不一定在香港駐軍」的主張。此人正是習近平的老領導、老父習仲勛的好友、解放軍著名將領、當時的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耿飈。其話一出,隨即引起鄧小平震怒,在國際記者面前大罵耿飈「胡說八道」,堅持中共必須駐軍香港。鄧小平還說:「香港以後實行最廣泛的自治,駐軍象徵著中國的領土,象徵著我們的主權。」(現在「最廣泛的自治」沒有了,而「象徵著我們的主權」卻變成了砲轟屯門青山的軍演鬧劇!)還記得耿飈當時被鄧小平嚇破膽,足不出戶,害怕得連忙寫檢查,自我批評,承認「失言」,聲稱「小平同志對我的批評,是完全正確的、必要的」,更要「把小平同志的批評當做座右銘」。老領導耿飈低下了頭,習近平當時已經安坐河北正定避過一劫。如今,習總登極,自忖老領導耿飈當年肺腑之言根本算不了甚麼,甚至悍然把「香港駐軍象徵」一舉變成「公開實彈軍演」,享受「千古一帝、天朝霸主」的虛榮,毀我青山,亂我草木,惑我人心,激我鬥志。

我的問題主要有兩個:(一)既然中共多年來一直同樣以「一國兩制」欺騙台灣民眾,而且「承諾」台灣人所謂「最廣泛的自治」,但為何一反其治港政策,高調聲明不在台灣駐軍以「象徵著中國的領土、我們的主權」?足見,「駐軍」和「象徵領土及主權」根本沒有必然關係。因此,如今香港人即使不爭取獨立建國,為何不至少旗幟鮮明地爭取「最廣泛的自治」和「不在香港駐軍」這兩項基本要求?由始至終,這不是要不要尊重《基本法》的問題,而是香港人自己想要甚麼的問題。想要的,就要爭取,就要抗爭,否則一切徒然。(二)1984年5月,中共黨內尚有耿飈主張「中國不一定駐軍香港」;2015年7月,香港本土又有誰來主張「中國不需再駐軍香港」?我相當不解的是:此時此刻,在香港主流民主派陣營內部,幾乎無人敢有此主張,「竟無一人是男兒」。即使是比較「激進」的「城邦論」和「全民制憲論」主張者,都很少觸及此一核心議題,旗幟鮮明地提出「解放軍滾出香港」。敢問:究竟大家害怕些甚麼呢?孫文在《建國方略》寫下這樣一句話,發人深省:「夫國者人之積也,人者心之器也,而國事者一人群心理之現象也。是故政治之隆污,繫乎人心之振靡。吾心信其可行,則移山填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則反掌折枝之易,亦無收效之期也。心之為用大矣哉!夫心也者,萬事之本源也。」大家不妨深思。

最後,我想談談坊間近日提出的一個低級問題:「究竟這次軍演與中國實施新《國家安全法》有無關係?」答案很簡單:兩者之間沒有因果關係,但兩者都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暴政之果。習近平是因,兩者都是果,綱舉,目張。兩者的目標和步伐相當一致,而且一前一後:揚威、干預、擴權、恫嚇,令香港人的人權範圍進一步萎縮,同時令香港人相信中共及其解放軍有決心和實力去維護中國國家安全(實際上是習近平本人的安全),彰顯香港已被納入中國國安系統,香港不可鬧獨立,企圖震懾本土派及港獨派。

言猶在耳,首案已現。7月1日,亦即在新《國家安全法》實施首日,香港中福教會牧師鄔小鶴被人從香港召往深圳。深圳市福田區宗教局的兩名官員要求他在一份「宗教事務行政執法責令改正通知書」上簽名。該通知指鄔牧師自2013年以來「未經有關部門批准,在網站上發布信息,召集國內基督教信徒前往香港接受基督教培訓」。該通知指上述行為違反了「境內外國人宗教活動管理規定」,要求他停止在網站上發佈相關信息,不得在國內招募基督教信徒前往香港受訓云云。鄔牧師表示:「這些活動是在香港舉行,而且有關信息也是在香港網站上發放,並無觸犯內地條例,過去一向都無問題,不明白為何深圳宗教局會發出改正通知書。這是明顯地干涉香港宗教自由的事件,相信與最新頒佈的國家安全法有關。」深圳官員更向他表示:「今天你是第二個被約談,而且還會陸續約談其他宗教人士。」大家現在終於明白藏在《國家安全法》及解放軍軍演背後的習近平新一輪禍港暴政之真相了嗎?

赤禍已臨,迫在眉睫,如不抗爭,視若無睹,喪鐘將為香港而鳴。解放軍砲火滾出香港!國安法陰霾滾出香港!揭發暴政,直面邪惡,不低估對手,不低估自己,團結抗爭,公民抗命,喚醒本地及國際輿論關注,對一切違反人權的「傳喚」或「通知」拒絕合作。退此一步,即無死所。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