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內地學生會 — 存在,使自由離學生更遠

2015/9/28 — 12:28

資料圖片。 (圖片來源:alexbeard.org )

資料圖片。 (圖片來源:alexbeard.org )

【文:Sky Chang】

新學期開始近一個月,在中國內地,各中學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學生會競選。

  楊睿(化名),目前就讀於南京某高中,她的學校正在進行學生會改選。“初中的時候,覺得還挺有意思的,每天早上候選人都會帶着助選團在校門口’拉票’,中午也是。這大概是一年裡學校最熱鬧的時候。”、“但後來,漸漸覺得無聊了。因為同學們對學生會失去了信心。”

廣告

  據了解,候選人在競選期間會給出一份“施政綱領”,以楊瑞所在的學校為例,這些競選綱領包括了對學校食堂的改善,在校園放置自動販售機等。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候選人中,有人提出要施行校園Wi-Fi“實名制”運轉,這與中國目前飽受爭議的手機、互聯網“實名制”有幾分相似。“校園Wi-Fi從我初中開始每一屆候選人都在提,但至今,都沒有實現。實名制也許能推動校園Wi-Fi實現,誰知道呢?”由於學生會不僅沒有決定權,甚至都無法參與校政討論,這些綱領大多淪為“紙上談兵”。

  “當選者即使有很好的想法,也難以實施,因為校方几乎不會同意。可能學校從來不覺得學生有能力參與校政吧。久而久之,學生會成員只要照着老師說的做就可以了。”孫強(化名)是楊睿的學校上一屆的學生會成員。“成為學生會成員後,有些不改說的話就不能說了。甚至同學會漸漸疏遠你,因為檢舉同學的’不良’行為和言論是學生會成員的職責之一。”

廣告

 “學生會,應該是學生自治組織。但在中國大陸則不然,學生會受到學校高層的直接管轄和領導,主要幫助校方推行政策的。老師說什麼,他們照做就是了。”llene目前在新西蘭一所女校讀書,之前她就讀於上海一知名中學。“在我現在的學校,學生會很重要的一個職責就是把學生對學校的意見傳達給校方。在國內,幾乎沒有人會把自己的意見告訴學生會,因為同學都知道,學生會是學校安插在同學中的’眼線’,他們不會維護學生利益的。這樣說來,學校沒有學生會或許更好,學生會的存在,無疑更加限制學生在校的言論自由。”

 人人享有表達自由的權利,無分年齡。負責審議《兒童權利公約》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指出「尊重兒童表達主見的權利乃實現教育權的基本」,並關注「專制、歧視、暴力和有欠尊重的校園環境不利學童實踐表達主見權」。而在中國大陸,學生自由地表達個人意見可謂“遙不可及”,參與校政事務如同“天方夜譚”。由於學生會的監督,學生更難享有表達自由的權利。

 如此說來,一定程度上,剝奪大陸學生表達自由權利的,其實是學生自己。中國大陸的校園,就陷入了這樣一個“怪圈”。早在建國初期,對學生會民主改革的呼聲就曾在北京大學響起。六十年來,學生會民主進程一再停滯,今日的學生會依然是死水一潭,不知何時才能破冰。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中國大陸當代學生不走出如此“怪圈”,自身權利被剝奪的同時,其危害甚至影響未來中國的民主進程。

 “校政參與機制徒具形式、學生不能對學校事務的意見不獲學校適當看待,或會令學生有錯覺,誤以為民主只是流於表面的選舉和投票,而沒有實質的內涵 – 包括平等的參與和任何事務都有表達意見權利,甚至誤會「權威一定是對」等。如此不僅不利培養學生成為公民,長遠來說亦不利師生關係以及互信;因為沒有正常途經參與校政,學生可能會訴諸其他方法爭取權利。”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在《校政民主化》一文中如此寫道。

 有報道指出,現時香港學生校政參與的部份,只是流於日常瑣碎事項,重要議題如校規及教學政策則無緣置喙;就算能夠參與,大多都只限諮詢,學生鮮能參與決策,欠缺實質的影響力。或許,中國內地中學的現狀,對香港學生是一個警醒。表達自由的權利一旦被剝奪,想再爭取,恐怕比登天還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