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律師十大酷刑排行榜

2015/6/29 — 16:31

(編按:本文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就「6.26國際反酷刑日」所撰文章)

【1】暴打

使用暴力對律師進行長時間毆打,方式包括:連續扇耳光,用礦泉水瓶或拳頭猛擊頭部、頸部、腹部或胸部,將人踹到地上暴打,抓住頭部撞墻,用繩子吊起或綁在床上進行拳打腳踢,用錐刺刺穿肛門等。

廣告

案例:2014年3月21日,河南律師張俊傑在建三江大興公安分局被公安人員用礦泉水在頭上猛擊,連續扇七八個耳光,踹到地上暴打,最終被打斷三根肋骨。(《張俊傑律師:建三江毆打、拘留律師事件實錄》)

【2】電擊

廣告

以高壓電警棍電擊律師身體各部位,尤其是生殖器官。

案例: 2007年9月29日,北京律師李和平在北京遭到一群不明身份者綁架到郊外的一處地下室中,除了受到暴打外,李律師被高壓電棍電擊到滿地亂滾。(《李和平律師關於自己被毆打的個人聲明》)

【3】灌食/註射藥物

將食物灌入律師鼻管,可使人氣管出血甚至窒息;強制註射藥物,使人神智不清。

案例:2010年4月, 北京律師金光鴻被不明身份者綁架,隨後被帶到精神病院註射和強制服用多種藥物。期間,金食欲不振,有人在他的鼻孔插入喉管,強逼他進食。釋放後,金感到全身疼痛,只能進食流質食物。(《阿波羅:多維權律師控當局實施酷刑 金光鴻被關進精神病院》)

【4】性暴力

針對律師生殖器官進行的酷刑,方式包括:強迫脫光衣服,以竹簽捅生殖器,性侵犯等。

案例:自2012年7月29日起,湖南蔡瑛律師被益陽檢察機關非法拘禁及刑訊87天。羈押期間,檢察人員強迫蔡瑛脫光褲子,並命令其數自己的陰毛,同時還要求其回答 “陰毛和頭發有什麽不同?燒起來的味道好聞不?”(《蔡瑛律師事件實錄》)

【5】禁止休息

對被拘律師進行長時間連續訊問,剝奪休息時間,可導致腿部腫脹、體重驟降、嘔吐、暈厥等後果。

案例:2011年,廣東律師劉士輝被公安非法羈押108天。期間,他曾被審問五天,期間不準睡眠。他的腿部腫脹了兩倍,體重下降了七八磅。(《維權網:人權律師劉士輝首度講述被關押期間遭受的酷刑》)

【6】禁止進食和治療

即使律師身體虛弱或患病,也不予提供食物或藥物治療,時間可長達數十天。

案例:2012年6月,大連律師王永航因為法輪功辯護而被當局以“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判刑七年,被關押在沈陽第一監獄。期間,王因遭到酷刑對待而出現癱瘓癥狀,病重而陷入生命垂危,然獄方仍拒絕家人提出醫療檢查的要求。(《自由亞洲:王永航獄中遭酷刑生命垂危》)

【7】關禁閉

長時間將律師單獨關押於封閉環境之中。

案例: 2011年2月19日, 北京律師江天勇被公安扣押、審問及毆打超過兩個月,期間他一直被羈押在看不見陽光的房間裏。(信息來自本人)

【8】煙熏/燙傷

煙熏和燙傷律師臉部或身體其他部位。

案例: 2007年11月28日, 北京律師高智晟在秘密綁架後五十多天內,高志晟的眼睛及鼻子被公安以至少五根香煙燙傷和煙熏。(《高智晟: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

【9】侮辱

透過言語或行為侮辱被拘律師或其家人,方式包括:強行關鐵籠,以粗口辱罵,強迫在地上爬行等。

案例:2008年4月15日,北京市西城公安人員將北京律師倪玉蘭(女)抓到派出所進行關押。關押期間,警察朝倪玉蘭臉上撒尿。待倪玉蘭呼喊“救命呀,警察打人了”。(《倪玉蘭致維權網的公開信》)

【10】威脅

以恐嚇性語言對律師或其家人的人身安全進行威脅。

案例:2014年3月21日, 北京律師唐吉田在建三江大興公安分局被公安人員威嚇,聲稱要將唐律師活埋、割腎,甚至犬決,脅迫他在筆錄上簽字。(《唐吉田:難忘在建三江公安手裏的十六個日夜》)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