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是半文盲控盤的社會(節選)

2018/9/12 — 15:46

高智商的看邏輯,低智商的找資料,零智商的跟風,負智商的做夢。

中國屬於典型的文盲半文盲社會。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系統,都由半文盲控盤。半文盲制定經濟金融政策,加速崩潰進程,崩潰發生更迅猛,崩潰程度更嚴重。 

半文盲社會的表現

廣告

半文盲的基礎標準之一是閱讀理解能力低下。按照這個標準,中國不僅學歷較低的人基本是半文盲,很多擁有本科、碩士和博士學位的也是半文盲。這些人只能讀懂單一的字、詞、句或者短段落,難以理解長段落,無法讀懂長段落組成的長文章,更不能理解長文章互相連接的系統思維。 

也只有在中國,半文盲被美化為大道至簡,顯然文盲半文盲對大道至簡有誤解。中國文化中,最典型的特點是半文盲之間相互吹捧,然後再受到更多文盲半文盲的膜拜。半文盲在寫作時,因為思想貧乏、思維斷裂、語言匱乏,只能寫單句、小段落或者七拼八湊成小短文。半文盲在閱讀時,如果贊同或者讚賞其短句的觀點,經常會說人有智慧,大道至簡。民國期間,半文盲的方鴻漸們佔據大量大學教職,相互吹捧,產生各種大師。中共統治後,文化狀態更加退化,吹捧也更猛,「大道至簡」也更多。

廣告

即使半文盲被批判,也被美化為碎片化思維。微博流行後,不少文章批評,中國社會短句和短段流行,造成讀者的碎片化思維。其實這也是誤解和美化,真實情況是,半文盲只能讀懂短句,所以表現為喜歡讀短句。至於碎片化思維,倒確實是半文盲的思維表現。 

經濟金融系統由半文盲操盤

當今世界的經濟金融系統,是邪惡知識份子結黨營私、顛倒黑白、敗壞社會、洗劫民眾財富的系統。知識份子鑽到故紙堆裡生搬硬套,寫一些小短句,或者刻舟求劍的小文章,以迷惑不懂經濟金融的民眾。一些學閥崛起,眾多知識份子蟻附學閥,組成邪惡知識份子集團,壟斷大學教職等關鍵崗位,並壟斷諾貝爾獎等獎項。

邪惡知識份子在不同領域為禍社會。在大學裡,專家教授毒害學生,危害學生和社會的未來。在政府和華爾街,知識份子制定各種政策和策略,對社會經濟殘酷吸血。而在具體操作中顯現的水準是,美國幾個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建立長期資本集團,巨虧數十億美元,差點引發國際金融危機。伯南克憑藉印鈔救經濟的小冊子,一躍而為美聯儲主席,以直升機撒錢為全球化利益集團服務,在世界範圍超大規模洗劫民眾的財富。 

中國的經濟金融系統,更是由經濟金融半文盲和文盲組成。中國的經濟金融半文盲們,智力和知識極其有限,思維局限在很狹窄的範圍。半文盲們在美國鍍金後,裝扮成經濟金融專家,同時執行美國和中國權貴的意志,作為權貴的爪牙和喉舌,對中國社會進行竭澤而漁的殘酷剝削和壓榨。

半文盲們作為山寨國的代表,不斷參考(剽竊)我的分析、觀點、預測和新造詞。我在經濟分析中的重要觀點、重點詞和新造詞等,大量被山寨到中共的經濟金融政策和文宣中。但是,半文盲們難以讀懂我的長篇大論。雖然我的內容盡可能淺顯易懂,真正的大道至簡,但因為篇幅過長,內容廣泛,涉及知識點眾多,於半文盲們是難以克服的挑戰。我在長篇大論中闡述的經濟金融邏輯,半文盲們根本無法理解。

半文盲無法理解風險

半文盲們無法理解經濟金融的基本邏輯。半文盲們把毀滅財富視為經濟增長,缺乏風險概念、缺乏系統風險的邏輯思維能力,更無法理解全球化經濟下的系統風險。

第一,半文盲們把毀滅財富視為經濟增長。半文盲們只看到GDP增長,只能認識與GDP相關的各種數字。為了各種漂亮的數位,不惜一切代價。事實上,中國的經濟模式屬於典型的財富毀滅模式,經濟數位越靚麗,GDP的數位規模越大,說明越兇狠地毀滅財富、毀滅中國、破壞世界財富。

第二,半文盲們沒有風險的概念。風險的實質是,經濟活動對真實財富造成的危害。經濟金融處處是風險,任何操作不慎,都會造成財富的損失或者重大損失。財富在損失時,往往不會顯露出來,因此被稱為風險。半文盲們只關心眼前,只關心數字,根本不關心長遠的財富損失。

第三、半文盲無法理解風險邏輯,即經濟金融邏輯的核心。風險邏輯是基礎的系統,把處處風險聯繫起來。理解風險邏輯的系統,就能系統化規避風險,防止出現經濟系統的崩潰。我的文章一個長篇接著一個長篇,從數千字到數萬字,處處涉及和預測風險,反復強調關鍵的風險,並且預測新的風險。文盲半文盲們無法讀懂我的長篇大論,只會給我貼標籤,偏激、悲觀、心理陰暗、陰謀論等等。半文盲們缺乏風險意識,難以理解風險,更無法理解整體的風險邏輯。 

第四、半文盲們更無法理解長期系統風險,即宏觀金融的基礎導向。只有理解長期系統風險,才能制定支援經濟長期發展的宏觀經濟金融政策。我的書籍、文章和微博匯總起來,形成長期系統風險的預測和防範。其基本模式是,揭示各方面的經濟金融風險,分類一般風險和重大風險,進而推演長期風險和系統風險。只有全面分析和推演風險,才能看到國家經濟和國際經濟的問題以及發展局勢。只有在清楚全域的背景下,才能做出宏觀系統的優化決策。 

第五、半文盲們更無法理解國際風險。在全球化經濟下,整個世界面臨系統性風險。而且,一旦全球化經濟崩潰,西方發達國家的兇狠將暴露出來。屆時,因為中國的欠債,西方權貴階層將追繳中共權貴的財產,甚至對中共權貴和僕從趕盡殺絕。如果中共意識到,西方國家同樣存在巨大的風險,就不會在中國肆無忌憚;而是為了身家性命,在國內採取相對溫和的政策,盡可能維持中國經濟的運行。但是,中共看不到這些風險,操作日益瘋狂,竭澤而漁的全面壓榨。同時,權貴和富人把家屬和財產轉移到國外,逃避中國可能爆發的內亂。

半文盲們毀滅財富和提升風險

半文盲們致力於數字增長,毀滅財富,極大增加風險,並且提升風險的等級。

第一、半文盲們通過金融驅動,支持經濟增長。而結果是,不斷鼓吹金融泡沫,加速社會財富的毀滅。在中共的政策推動下,每一個所謂的增長,都意味著泡沫的擴大,也就是風險的增加。當泡沫擴大到一定程度,都會破裂,真實經濟財富的損失被暴露。 

第二、半文盲們全面轉嫁風險。半文盲不擔心經濟損失,因為中國有14億無底線的順民。任何增長泡沫,都可以給中共帶來利益,同時讓14億順民承擔風險。而在中共全方位的宣傳下,順民即使虧損到負債累累,仍然支持中共,熱愛中共。 

第三、風險不斷彙集和升級,很快變成系統性風險。管理者哪怕略懂金融,就會緩慢操作,採取各種措施減少風險的衝擊,消化泡沫帶來的損失。半文盲們則反其道而行,在局部出現風險時,半文盲們坐視一部分民眾利益受損,同時用更大的泡沫掩蓋局部泡沫;當更大的泡沫相互聯繫變成多發性風險,各地民眾的利益受損;半文盲們再擴大泡沫,發展成多區域和多領域風險,全國到處是損失慘重、傾家蕩產的民眾;然後半文盲們還在擴大泡沫,最後發展成可以摧毀一切的系統性風險,中共體制的利益不保,開始減薪欠薪裁員,逐漸全面解體。 

第四、半文盲們更加劇全球性風險。中國權貴沒有意識到,其行為已經造成外資的數萬億美元損失。隨著中共滅亡,中國無法還債,中共權貴和富人會發現,全球化權貴集團將全球追繳中共的資產以自身彌補損失。 

第五、半文盲們敢於挑戰美國。無論文盲還是知識豐富的人,都敬畏強大的美國。只有半文盲們擁有萬丈雄心豪情,無懼挑戰美國,叫囂中美貿易戰,打崩美國,打垮特朗普。隨後,中共創造最恥辱戰敗的紀錄,加速自身滅亡。 

總的來說,只有半文盲操作,才能在最短時間內對中國的財富造成最大程度的摧毀。因為文盲不懂操作,無法上位掌權,而知識豐富的人有風險意識,會小心操作儘量避免風險。只有半文盲,既懂點兒操作,又無視風險,盡最大能力毀壞。 

稍微有記性的人,請對比下2013年和2018年的中國,是否感覺恍若隔世?僅僅5年,中國民眾從收入增長變成貧困和高負債。而且2018年還沒結束,正在加速實現中國經濟全面起爆(我在2018年初的預測)。社會劇烈變化的關鍵原因之一,就是半文盲的毀滅性操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