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流動兒童教育,何去何從?

2015/6/3 — 12:25

【文:閑閑】

破土編者按:自2006年開始,中國已經開始逐步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免費政策,然而跟隨父母進城入學的外來務工子女卻在經濟壓力和政策限制之下,于求學過程中遭遇重重阻礙;讓他們接受像城市孩子一樣的義務教育,是促進教育公平必須解決的重大課題。

「我今天去家訪的兩個學生都是學習成績都還不錯的,主要目的是勸說家長讓孩子繼續讀書,有時候我覺得這些孩子很可憐,成績不好,家長無暇顧及,成績好,也會因為家裡負擔不起沉重的贊助費而無法繼續升學」,田老師說。田老師是廣州天河區某打工子弟學校初三(1)班的班主任,話語之間,透露出深深的無奈。 據不完全統計,廣州現有三百多所打工子弟學校,有外來務工子女將近30萬人,而初中畢業之後的升學率不到10%。在這慘澹的數據背後,隱藏著怎樣的故事?

廣告

難以承擔的高昂學費

「他們這個年齡的孩子,都很調皮,愛玩,把他帶在身邊還能管管他,一開始也想著城市裡的教育品質總比農村要好,學費是有點貴,但是也沒辦法。」— 葉先生

廣告

葉先生在廣州市擺地攤賣衣服為生,家裡有三個孩子,都在附近的打工子弟學校就讀,每個孩子每個學期的學費要1500到2000元左右,這些還不算校服費、校車費、餐費。對於做小生意的葉先生來說無疑是沉重的負擔,問及為何不讓孩子去公立學校讀書,葉先生笑了笑說:「一次性四萬的贊助費,我怎麼拿得出來?」笑聲中透著無可奈何。

據統計,廣州市三百餘所打工子弟學校的學費基本上一個學期是1000元至3000元,學費高低視學校的教育設施和師資力量而定。而大部分學生家長都在城市做著底層低工資的工作,支付這筆學費本來就有壓力,而有的家庭有三四個孩子,無法一次性交學費,不得不實行「分期付款」。

高學費後面中央與地方的博弈

為什麼公立學校要收取如此巨額的贊助費?為何打工子弟學校要收取高額學費?免費義務教育去哪兒了?

中國義務教育政策的特點,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共同支持,對於勞動力輸入地地方政府而言,多一個學生,就需要多撥發一筆資金,面對30萬外來務工子女的義務教育,政府選擇了逃避責任,而戶口則是最好的阻礙屏障。近幾年來,社會對打工子弟學校教育品質多有擔憂,北京政府面對輿論的壓力,選擇強制關閉所有打工子弟學校,引起一陣譁然,廣州市政府採取的政策則是加強對打工子弟學校的管理,同時卻緊閉公立學校大門,如果要進公立學校讀書,需要交高昂的贊助費。

那麼中央撥給勞動力輸出地地方政府的義務教育款去哪兒了?勞動力輸出地地方政府的態度是,既然是你自己要出去別的省讀書,我們也沒有義務要為你們提供贊助,同樣持規避責任的態度。地方主義的教育政策,導致所有壓力轉移到外出務工人員身上,而外來務工子女則成為犧牲品被架空在中間地帶,處於出不來又回不去的尷尬地位。

戶籍政策限制,寒門子弟升學難

就算是拼拼湊湊湊齊了學費,流動子女能夠在城市求學嗎?到中考前夕,這些外來工子弟才逐漸明白,他們生活成長了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大城市,並不打算接受他們。

「學校裡的硬體設施雖然與公立學校差很遠,有的學生成績還是不錯的,但是一到初三,學校學生的轉學率就特別高,大部分都是回老家讀初三,參加老家那邊的中考,因為戶籍的限制,他們不能在廣州參加高考,就只能提前回老家讀高中,所以我們老師有時候也會覺得教得沒意思,看著學生面臨這些他們無法改變的事實,心裡也替他們難受。」 田老師有點無奈地說。

葉先生的大兒子初中畢業便沒有繼續讀書,跟著表哥學賣衣服,兩個女兒一個讀小學,一個讀初中,問及是否會讓女兒繼續讀高中,葉先生長歎一聲,說道:「她成績好,當然是想給她讀了,但是她又不能在這裡高考,回老家又沒有人照顧她。」

外來務工人員給大城市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的孩子跟隨父母來到大城市,適應新環境的生活已經是很大的挑戰,然而,由於經濟的壓力、政策的限制,他們在求學過程中遭到社會制度框架的殘酷淘汰。這群純真的孩子,本應像其他孩子一樣,無憂無慮的享受著父母老師的關懷以及快樂的校園生活,可惜現實不是這樣。

流動兒童教育,何去何從?

於是,在學費和戶籍兩座大山的壓迫之下,流動兒童的求學成為了一個社會的大問題。然而我們不妨多想一想,這一個問題是如何製造出來的?為什麼會有父母不得不離開農村進城打工,為什麼會有孩子不得不在城市中顛沛求學?城鄉不平衡的二元結構,帶來了流動兒童與城市兒童不公平的教育,同時再造了一個新的工人階級。外來打工者們,成為城市發展的螺絲釘,來去匆匆,推動了資本的擴張,卻只留下貧困的生活和只能繼續做工的孩子。流動兒童教育如何解決?當然,破除城鄉戶籍的壁壘、從中國到地方增加教育補貼縱使有一定補助作用,流動兒童卻依舊流動。最終的最終,或許真正改變教育,要從改變城鄉不平衡的發展方式開始吧。

 

原刊於破土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