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金融危機局勢分析

2015/8/24 — 12:0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金融危機的意思是錢不夠了欠債無法歸還,金融市場隨之崩潰。金融危機之所以爆發,主要是實體過弱,虛擬經濟過強。虛擬經濟作為上層建築,壓垮實體經濟後自己也難以維持下去。中國金融危機是中共體制經濟缺錢,在過度壓榨實體經濟導致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後,通過各種金融手段在社會圈錢,當圈錢到竭澤而漁的極致後,金融系統不可避免地全面崩潰。

中國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宗產品進口國、奢侈品進口國、關鍵工業設備和工業品零部件進口國,還是世界最大的淨投資引進國(國際負債最大)。所以,當中國發生金融危機,沒錢進口和還債,將直接引發世界金融危機。

廣告

中國金融危機的基礎是實體經濟走向末日。 7月初,A股實施暴力救市措施後,我宣布中國金融危機爆發。隨後,我撰寫《中國金融危機爆發》的文章,強調金融危機爆發是經濟旁氏騙局破滅的結果。如果追溯源頭,經濟旁氏騙局主要源於實體經濟走向末日。

從中國股市建立之初就是中共體製做局,通過誘騙的手段從散戶手里圈錢的場所。在中國股市的25年曆史中,出現過多次崩盤。最典型的是2008年,A股經歷了整體跌幅達到四分之三的崩盤,上證從6100多點跌到1600多點,但是,由於當時實體經濟仍然火熱,出口創彙能力強,持續給中國經濟輸血,所以A股崩盤並沒有造成中國金融危機,反倒是美國次貸危機爆發造成全球金融危機。到上個月,也就是2015年7月,股市比2008年擴容數倍,而實體經濟已經進入末路,沒有能力繼續輸血。

廣告

所以,當股票暴跌時,中共的態度也不同。 2008年股市崩盤,中共置之不理,任由股市下跌;到2015年,股市跌幅不大的時候,就氣急敗壞,強調暴力救市,甚至用槍逼著股市上漲。

首先,實體經濟走向末日讓中共體制失去基礎收入來源。

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中,我們對中國實體經濟進行全面系統的分析。有些人不是實體業主,或者在不算太差的行業中,從個人的狹隘膚淺短視角度出發,不觀察社會整體情況,認為“末日”是危言聳聽。

從宏觀角度可以看出,中共體制發展實體經濟的目的主要是養下金蛋的鵝,為自己提供收入來源,支持自己的奢侈生活。隨著實體經濟衰敗以及體制的消耗不斷增加,體制需要對實體經濟加大壓榨,維持自身消耗,進一步加劇實體經濟衰敗。在經濟日益困難的情況下,體制不僅收蛋,還要拔鵝毛,進而殺鵝取卵。另外,體制為了延續自身生存,也要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開支,例如對公款吃喝消費急剎車,讓外圍依附體制生存的企業垮掉,以便體制經濟的核心能夠繼續擴大開支。

不論實體衰敗、體制加大對實體的壓榨,還是剝離外圍企業,都是以加速度的方式,推動實體經濟走向末日。所以,當我們在2014年初預測,2015下半年實體經濟將絕大多數破產倒閉,都認為是危言聳聽。

今天,2015年8月,實體經濟哀鴻遍野,大多數人面臨實體欠薪減薪,才開始恐懼迷茫。而如果理解《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里分析的內容,就會很清楚,體制比大多數民眾更絕望。因為失去實體經濟的支持,體制失去收入來源,類似蘇聯解體的垮台危機隨時會爆發。

其次,體制經濟充分挖掘國內金融市場,試圖榨取更多的資金。

金融的特點是本身不創造財富,只是用來轉移財富。也就是一些人通過開發金融手段,把其他人的錢圈到自己口袋裡。在中共歷史上,運用最嫻熟的就是金融手段,而金融經驗從蘇區就開始積累,也就是我們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中強調的“金融指揮棒”。

在金融系統中,長期不變的核心主題是印鈔,從蘇區到延安、從舊人民幣到新人民幣,持續地印鈔。不過,在2011年後,中共不敢再大規模印鈔,同時銀行為了自身的安全而卡緊對地方體制的貸款,導致地方體制經濟立即陷入困境。為了擺脫困境,銀行配合地方大力發行理財產品。同時,地方大力支持本地的高利貸。理財和高利貸通過較高的利息,大量從民眾手中吸收資金。通過這些方式,大量民眾的存款向體制聚集,支持房地產和地方體制的經濟運轉,也在後來被體制稱為“挖掘存量”。

從2014下半年開始,隨著高利貸和理財產品的全面爆破,大多數參與者損失慘重,甚至直接返貧。形成“粉碎性崩潰的中國經濟”(參見我的相關文章)。隨後,理財和高利貸規模也急劇萎縮,讓體制失去另外一個重要收入來源。

第三,體制積極吸引外資,以外資填補資金缺口。

吸引外資是中國經濟的主要國策,長期以來沒有變過。即使中國外儲將近4萬億美元,李克強將外儲視作“負擔”的時候,各地都在想方設法吸引外資。因為,當外資進入中國,一方面外管局和央行可以根據外資進入的額度進行印鈔,另一方面可以再配套印鈔,共同支持體制經濟的運轉。

在2011年資金緊張後,中國不僅加大吸引外資的力度,還大舉對外借債。從2011-2015年,中國地方政府和企業在境外借債的額度增加大約1萬億美元。而且,大量中國企業到海外上市,尤其進入香港和美國股市圈錢。

中國企業海外上市不僅獲得境外資金,還促使更多游資進入中國,試圖在中國淘金。隨著美聯儲減少到停止QE,進入中國的外資逐漸減少。 2015年初,某房地產公司的境外債務違約,導致債務市場對大陸房地產借貸急劇減少。從2014下半年開始,流出的外資逐漸增多。進入2015年後,外流資金規模越來越大。資金外流意味著體制不僅不能獲得收入,還得從自己的口袋裡掏錢應付外資離開,更加劇資金短缺。

第四,支持股市上漲,從股市圈錢。 2014下半年,當上述三個方面圈錢的手段都用盡,國家開始支持股市上漲,試圖通過股市圈錢。尤其在上證指數超過4000點之後,官方宣傳機器大規模啟動,全力鼓吹牛市8000點、上萬點。各地方政府制定大規模的地方國企上市計劃,準備在未來幾年從股市圈錢數十萬億。

但是,除了少數人之外,不論中央體制、準備圈錢的機構還是參與股市的人們都沒有意識到,中國已經進入亡道經濟階段(參看本人文章《亡道之中國經濟》)。大部分人把幾乎所有的家底都拿出來炒股,大量實體企業老闆也參與股市投機,而且大規模的銀行資金和民間資金也參與配資,支持股市的槓桿炒作。

幾乎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是,這種槓桿炒作是金融市場最後的竭澤而漁。當圈錢機構在高位大規模套現,進入資金開始枯竭,就意味著股市已經見頂,而且迅速暴跌。股市暴跌意味著再也沒有資金進入,而過去進入的資金想出逃,想圈錢的企業也無法圈錢,體制失去最後的圈錢機會。

更重要的是,股市暴跌的結果是快速引爆金融危機。在實體經濟走向末日的過程中,幾乎所有老闆都把困難藏在心裡,表面保持風光,讓其他人看不出來自己的真實狀況。在做不下去的時候,有一定底線的老闆把欠債還清、工資發放後,縮小規模或者關門;沒有底線的老闆則在大量欠債欠薪後跑路或者跳樓。

實體經濟末日不是一天兩天發生,而是個延續的溫水煮青蛙過程,人們在不知不覺中陷入危機。理財和高利貸都是散戶草民承受損失,然後大家情緒穩定,悄悄回家節衣縮食,獨自品嚐血汗錢打水漂的苦果。大部分外資還對中國市場充滿信心,認為中國即使經濟放緩,也有一定的利潤空間,因此大多數企業都不著急撤。銀行債務問題,也可以通過印鈔和債務以舊換新,盡可能長時間遮蓋。股市暴跌的問題在於,以迅猛之勢將整個中國經濟都捲進去。

股市暴跌引爆所有中國金融危機要素。整體上,中國股市已經形成號稱高達70萬億的市值,讓無數人感覺自己一夜暴富成為有錢人。但是,股市在短短的十幾天時間內,跌幅超過三分之一,也就是20萬億的紙上富貴突然消失。大多數股民本來都在賺錢,有更強的財富感,也增強個人消費,刺激一些領域的實體經濟。而股市暴跌後,人們全面賠錢,立即緊縮幾乎所有消費。不論房子、汽車、旅遊餐飲等銷售,都經歷急劇萎縮。

在股市暴跌開始後,資金開始大規模外逃,不僅影響民眾對於人民幣匯率的預期,而且差點拖垮歐美股市。更重要的是,數万億的槓桿炒股全面虧損,直接威脅到民間配資和銀行配資的安全。如果股市繼續下跌,民間和銀行配資大幅虧損或者血本無歸,將直接讓壞賬已經堆積如山的銀行資金枯竭,引發銀行大規模倒閉。一旦銀行面臨倒閉,金融危機就無可挽回,體制經濟也隨著土崩瓦解。

整體局勢上,中國經濟已經進入枯竭階段,體制經濟進入還債期。由於過去的竭澤而漁,體制經濟處處欠債,如果不希望實體經濟快速垮台,體制必須大規模減稅降費,但是這樣的情況不可能發生。如果不想讓理財產品(3年期為主)全面違約,體制還需要拿出大量資金償付,這樣的情況也不可能發生。如果不希望外債違約,還得拿錢支付外資離開,並且償付外債,而這件事體制必須做、不得不做。如果不希望股市繼續暴跌,體制必須掏出錢來支持股市。在體制看來,為了能夠拖延危機到來,必須盡全力救市。所以,體制宣稱暴力救市後,組織各方力量,​​拿出錢來支持股市。

所以,對於體制來說,壞債的路線非常清楚:為了維持自身的生存,繼續加大壓榨實體經濟的力度,不必還理財的債;同時對外資守信譽、及​​時償還到期債務、足額兌付離開的美元,並且及時投入主要力量挽救股市、挽救中外對中國經濟的信心。

不過,暴力救市是一場必輸的賭局。從股市本身的角度,股市的規模過大,即使股災後,仍然有數十萬億的市值;同時,槓桿資金接近爆倉,市場出現大量強制賣出股票的多殺多行情,股票拋售金額巨大。而且,由於市場跌勢過猛,比較聰明的資金不相信國家有能力挽救股市,​​在號稱暴力救市最初幾天,洶湧的賣盤完全打垮國家隊買盤。

萬不得已,國家隊放出消息,公安部派出人馬監督,以槍頂著股市上漲。很多散戶信心恢復以及國家隊投入更大規模資金後,股市終於反彈。不過,在上證指數衝破4100點後(最初各大官媒鼓吹的牛市起點),在國家隊後續資金缺乏(雖然宣傳國家隊有巨額資金準備入場)以及一些解套盤湧出,市場暴跌2天,股市又接近前期低點。隨後,國家出台更嚴厲的限售措施,而且繼續增加資金托市。嚴厲措施說明國家隊更加虛弱,只能採取更不正常的手段救市。

而且,國家隊後來再也不說救市,而說股市維​​穩,說明支持力量基本枯竭。這種手段和宣傳讓股市投資者更加清楚形勢,隨時準備逃離。所以,雖然國家隊再次努力支持股市,但是在資金持續逃離股市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再投數万億巨額資金接盤,所以救市毫無希望。

在體制竭盡全力維持股市的時候,人民幣匯率風雲突變,與股市輪番衝擊市場。當國家隊竭力籌集資金往股市裡填錢時,股市的實際作用已經完全改變。本來,中國體制希望通過股市圈錢,給體制實現輸血,結果卻是不僅沒有達到輸血的目的,體制如果希望維持股市還需要往裡貼更多錢,讓資金已經陷入極大困境的體制雪上加霜。

而且,國家隊投入數万億資金救市,等於把社會中的流動資金基本抽乾。其結果是,6月底到7月上旬的股災導致股民虧錢,大幅降低整個社會的購買力;而7月中旬到8月中旬的國家隊救市,進一步因為吸乾社會資金,必然導致社會經濟活動大幅停擺,而且8月下旬後實體消費將陷入極度萎縮(雖然目前還沒有相關數據,但是屬於基本經濟原理)。

而大量股市資金解套後,並不領情,開始加速換美元外逃。由於實業和投機資金共同外逃,實際上已經捉襟見肘的外儲受到極大壓力,被迫突然人民幣大幅貶值。兩天時間裡,人民幣從6.2貶值到6.4,引發國內和國際市場的大恐慌。中國不敢再貶值,只能更多拋售美元以穩定人民幣匯率。

雖然匯率穩住,但體制再也不敢/無力推動股市上漲。上證指數在4000點之下窄幅波動數天后,在8月18日短時向上突破4000點,隨後快速回撤,開始新一輪暴跌。

中國金融危機正在引發全球金融危機。隨著中國匯市和股市輪番下跌,其他欠發達國家的貨幣貶值趨勢進一步加速,香港股市也連續下跌,進而帶動發達國家股市下跌。雖然大多數外國人不了解中國金融危機已經爆發,但是看到中國股市的戲劇化場景以及人民幣突然貶值,也感觸到中國形勢不妙,而且有人開始對中國經濟變得極為悲觀。

外圍股市下跌反過來影響中國股市人氣,促使人們更積極拋售股票。國家隊的資金無法有效支撐股市,股市在8月21日週五下跌後,上證指數跌到3500水平,國家隊的數万億救市資金全線被套。

歐美股市看到中國A股和港股下跌,恐慌情緒加劇,在周五進一步加速下跌。歐美股市整週的表現,成為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緩解後,跌幅最為顯著的一周,很多人開始擔心全球金融危機捲土重來,這種擔心同樣對中國股市資金形成壓力。而一旦中國與發達國家股市相互推動,形成螺旋下跌的市場形態,從7月初開始的中國金融危機,將在3個月內傳導到全世界。

中國“股匯雙殺”的全方位危機將隨時形成。一旦中國與歐美股市的下跌螺旋形成,由於中國實體經濟已經崩潰,中國金融危機將快速經過經濟危機直接演變成社會危機,中共權貴將重演1934年從蘇區逃跑的場景。逃跑之前,中共還會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但是已經基本失去操作空間。

如果國家隊想制止下跌螺旋,必須準備巨額資金支持股市,推動股市連續大幅上漲,不過,在這樣行動之前,需要大規模印鈔準備,然後繼續從社會中抽血,才有足夠的資金全方位購買股票。而結果將是,實體經濟完全熄火,讓更多的非權貴資金從容撤離股市,全力換美元出逃,推動匯市快速崩盤。隨後,國家隊​​支撐股市變得毫無意義,股市也一道崩盤。

反過來,如果國家隊無力大規模救市,只能以少量資金延緩股市的下跌速度,減弱螺旋下跌的速度。這個結果則是,減緩實體走向末日的速度,也相應減緩外資實體資金逃離的速度;同時能從股市出逃的資金減少,外匯也能維持更長時間。但是,即使能維持,時間也非常有限。

不論匯市先崩盤還是股市螺旋下跌到一定程度,都會形成股市和人民幣匯率共同崩盤的股匯雙殺,這個局面一旦形成,則無人能救市,全球金融危機亦隨之爆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