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討厭!越南,痛恨!

2015/9/8 — 10:25

早前遊覽柬埔寨吳哥窟,觀賞危石殘塔、頹壁破窟的古老歷史遺跡之餘,在旅途上了短短一節中南半島的近世紀歷史課,雖然不是親身目睹斑駁血淚,也深深感受到怨深恨重,像那些被兵燹炙烤過的大殿小廟廢墟,一片被硝煙燻黑過的叢林草木焦土,留下擦抹不掉的烙痕和記憶。

隨團導遊是四十餘歲王姓的第三代華裔柬埔寨人,懂廣東話,精明爽朗。 如果所言屬實,他的前半生充滿悲傷慘痛的經歷:  祖父和父親兩代人都是共產黨忠實信徒,擁護中共,七八歲時適逢赤柬掌權的三年零八個月,飽受人間煉獄苦楚,父母和兩個兄長相繼活活餓死,成為孤兒,輾轉在聯合國難民營度過童年,年長後從軍追隨現任首相洪森加入特種裝甲部隊,打過叢林游擊戰,退役後信奉香港人創辦的「天道教」,五年內學曉廣東話,接受導遊訓練,投身旅遊事業……。  我詢問他對中國和越南的感覺,他斬釘截鐵的說了短短八個字的兩句話:「中國,討厭!越南,痛恨!」  他還表示父親彌留時氣若游絲,仍然奮力揚手,咬牙切齒的吐出四個字來:「共產黨!走!」,幼弱的心靈從此牢牢記住永遠不要相信共產黨,必須遠離共產黨! 至於他對越南的宿怨深仇卻是另一個故事了。

中國共產黨與紅色高棉首腦波爾布特,以及西哈努克親王的關係糾纏難解,左右逢源的撈取政治利益和發揮影響力,卻苦害了柬埔寨近百萬的華裔族群。 波爾布特是馬列毛主義的極端份子,在當年中南半島的紛亂政局渾水中打滾求存,一直得到中共的扶植和護庇,其後於1975年得勢全面控制柬埔寨,展開慘絕人圜的殺戮暴政,華裔族群竟也不能倖免。  這是一場名副其實的大屠殺,逾百萬人死於殘殺、饑荒、勞役和疾病,直至今天,尚存的幾位領導層人物正在金邊的「紅色高棉特別法庭」受審,有待裁決。

廣告

金邊行程中被安排參觀那所原是中學校舍的S-21保安監獄,資料顯示約一萬五千人曾經在那裡被羈囚,拷打而折磨致死。 那些精心設計的手銬腳鐐、鎖鏈鐵棒等刑具早已銹蝕腐爛,可是一列一列神色絕望的犯罪者照片,以及一層一層堆疊起來的骷髏頭蓋,深陷空洞的眼窩彷彿仍然閃亮出懾人心魄的控訴 。  二十五年前去過以色列猶太人的屠殺紀念館,印象有點恍惚,猶記得古墓般的展室幽暗冷冰,燭光掩映,哀音沉鬱,一步一步的穿越迴廊走過台階,好像行過一幅一幅血肉模糊的歷史場景,心中冒起寒意,以及深感人性惡行的愧疚。  今年六月前往奧斯威辛集中營時,當空烈日的刺目陽光與牢房囚室的暗黑陰森成為強烈對比。 那一批一批被驅趕進入毒氣室的人群像玻璃展覽櫃內積存的皮箱、眼鏡、鞋子和衣服,只不過是一堆一堆被扭曲了容貌和被壓垮了肢體的棄置廢物而已。 當一些人擁有強悍無比的政治特權而變得冷酷、狂妄和暴戾,大部分人在極權專制的沉重壓力下顯得無助、無耐而最終無辜受害。

過去柬埔寨經濟財源逾百分之七十掌握在華人手中,王姓導遊承認中共至今仍然是柬埔寨的重要經濟支柱,不過,他的經歷和他父親的遺言叫他一清二楚曉得中國共產黨的醜陋惡劣本質,就像吳哥遺址上百年的樹根,從岩縫石隙伸延,擠壓著堅硬牆壁,盤纏糾結的深埋地層,危及建築結構,柬埔寨人明白必須斷然掄刀揮斧,斬掉切除那些錯節盤根,才能保得住國土的文化遺產,才有機會重拾吳哥王朝的輝煌顯赫歷史。

廣告

那麼,中國共產黨設計「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區又將會如何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