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梵的臨時協議」是統戰的勝利嗎?

2018/12/7 — 14:53

【文:梁潔芬修女(香港教區耶穌寶血女修會,現任台灣文藻外語大學研究教授)】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梵蒂岡聖座,簽訂一項有關指派中國主教問題的臨時協議。這歷史性協議指定由中國方面選出主教後,教宗可以接納或行使其否決權。還有對地下教會的處理一點沒有交代。但對七名主教在教律上是「被逐出教會」但蒙赦免,官復原職。

其實有關指派主教的中梵協議的內容(由中方指派梵方肯首),早於二零一六年底傳出。這個協議沒有談及妥善處理地下主教和地下教會的問題。當時協議為自由派政評家例如林和立、秦家驄、桑普等猛烈批評,認為教宗和梵蒂岡官員,對共產執政的中國政治運作,缺乏適當的認知。他們對這個中梵合同內容憂心忡忡。因為將委任主教權雙手奉上給北京的領導人。那些負面的評論來自政治評論界和學術界人士,親自目睹北京如何在統戰上,無所不用其極的將香港特區大陸化,以至將《中英聯合聲明》的「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協議送進墳墓,而代之以習近平的「全權統治」。

廣告

所以筆者禁不住要問,現在中國的政治氣候,大力提倡中國化,能提供適宜及寬容的環境,去實施以謀求天主教自由發展的中梵協議嗎?拆教堂、毀堂頂的十字架,不許十八歲以下兒童進教堂,壓迫新疆的回教徒等等,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中國有誠意給予境內包括天主教在內的宗教真正的宗教自由嗎?果若如是,為何梵蒂岡在主權上如此讓步,但未必能贏到天主教的自由發展。因為習近平已將意識型態的安全提升到國家安全的層面,宗教活動為共產黨所牢控,天主教要為執政黨服務。中梵雙方在簽署協議後,在新聞發布中聲明協議的條款不公於眾,這是使全球的華人教友尤其是大陸和港澳特區教友憂心忡忡,更令人懷疑協議的內容有利中國而對教會不利。

這從中國的統戰政策發展,才可以解釋為何梵蒂岡有違聖教法典 377 及 377.5 條,將委任主教的權送給北京政府。人們有理由相信,協議合同內容說「教宗有決定權」“Veto Power of the Pope”,將逐漸變成「教宗沒有甚麼權」“no power from the Pope”。

廣告

本年八月美國政府轄下的「中美經濟及安全檢討委員會」,出版一份名為《中國海外的聯合戰線》的詳細研究報告,從中看到蛛絲馬跡梵蒂岡的歐籍官員所受的影響。這報告指出中國的統戰工作的幅度已遍及全球,照北京指令的中國路線而工作,在自由世界上誘使個別人士作自我約束,避免討論不利中共的事物,對北京政策不利的言論予以約制,對有利中方的言論予以宣揚,將敵對言論推到社會邊緣。報告指出魯汶是中國在歐洲統戰滲透工作的主要陣地 ,除報告指出的經濟間諜作滲透外,在魯汶的文化上和宗教界的滲透不言而喻!在魯汶大學從事有關研究中國問題的統戰滲透雖沒有說明,但熟識中國事務的就心知肚明所指何事。

因為教廷中的歐籍官員,傳統上面對的是孟什維克派的歐共,但現在和教廷糾纏的是布什維克派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在政治取向上,兩派差異很大;加上近日中共強權政治下實施的反宗教措施的政治氣勢,就是與簽署協議所希冀獲得的宗教自由背道而馳,但仍簽訂臨時協議,相信這是中共統戰的成效。

在教廷不少有經驗的官員與前蘇聯和東歐國家談判,但在與北京的談判中,梵蒂岡缺乏中國問題專家,例如中美建交談判的基辛格和中英為香港前途談判的嘉靈頓公爵等重量級中國通與中國周旋。教廷對在黑箱作業的中國高層政治,相信得知甚少,連在香港作中國政治評論的都稱中國政治是一本「無字天書」甚難解讀,在中共黨外圍工作的人,都要從多方面解讀中國的政治走勢,梵蒂岡中能讀能寫中文的,早被調走沒有參與工作小組和談判工作。教廷的歐籍官員大多數靠翻譯文件了解中國和北京溝通。另一邊廂,北京以「中國特色」的路線,以偷天換日的手法,在管治香港時,將《中英聯合聲明》中的「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原則,二十年後變成習近平宣布的「全面管治」,教廷有否想到今日的香港,可能是明日的中國天主教會?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