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必自辱而後人辱之

2018/11/23 — 10:21

看了 D&G 被指控辱華的「起筷吃飯」廣告系列,驚嘆強國人的玻璃心。D&G 兩巨頭終極跪低,要以普通話說「對不起」道歉,我看得很尷尬。不單為 D&G 尷尬,更為中國人尷尬。

想起兩年前寫過一篇《誰更辱華?》,當中有段正正呼應這次辱華鬧劇。

「近年中國經常被取笑玻璃心,搞出不少「被道歉」鬧劇。周子瑜那段像 ISIS 俘虜般的悔過宣言,聞者傷心;日本模特兒水原希子在 Instagram 只因為 like 了一張艾未未在天安門舉中指的相片,就被指辱華而要公開道歉,聽者流淚。台灣社運人士王奕凱在年中發起「第一屆向中國道歉大賽」,嘲諷大陸官媒及網民,外國人踴躍參與恥笑一番,令華人面目無光。泱泱大國,表現得心靈太過脆弱,經常要人跟你道歉,其實也失禮國際,是一種自侮自辱。

廣告

侮辱一個國家,有程度之分。18 世紀著名哲學家 Claude Adrien Helvétius 曾說過:「To limit the press is to insult a nation; to prohibit reading of certain books is to declare the inhabitants to be either fools or slaves.」辱國,其實指侮辱一國之人民。Helvétius 說得清楚,限制新聞自由,是辱國。若將侮辱國民智慧、把人民當作奴隸笨蛋視為辱國的話,那麼今天國內的網絡封鎖新聞河蟹,是辱國。以言入罪,將論述理性溫和的《零八憲章》起草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囚禁至今,是辱國。檢控為自己兒子飲用有毒奶粉腎結石而出頭的趙連海尋釁滋事,是辱國。把刑滿出獄的民運人士李旺陽迫死還要對外說成自殺,是辱國。打壓帶領烏坎村民抗議中國官員私賣人民土地的鐵漢林祖戀,是辱國。大規模抓捕國內維權律師,箝制人民自由,是辱國。粗暴對待含冤受屈的上訪人士,令他們無法行使憲法所賦予的申訴權,是辱國。六四今天也得不到平反,是辱國中之辱國。

若逞口舌之快責罵中國人無恥,是口頭辱國;那麼一些人以中國人身份作出無恥行為而貽笑大方,就是行動辱國。國家文明富強的話,口頭辱國只是無的放矢,無病呻吟;但行動辱國卻是實際影響世界如何看待中國人,影衰整個民族。

廣告

在外地景點古蹟上亂刻「到此一遊」,破壞地球文化遺產,是辱國。讓自己小孩隨地大小二便,在街上亂拋垃圾四處吐痰,是辱國。食自助餐餓狗搶屎吵架動手,死霸爛霸後卻吃不完亂葬崗般棄於枱上浪費食物,是辱國。死不排隊爭先恐後,被指責不守秩序還惡人先告狀,是辱國。有個臭錢就目中無人狗眼看人低蝦蝦霸霸,不懂發財立品,是辱國中之辱國。

我們希望下一代愛國,靠惡靠迫永遠只有反效果。因為淪落到要以權以勢迫人愛國,本身就是一件很窩囊的行為。事無大小都說感情受到傷害要人家道歉歌頌,也相當老土,毫無大國胸襟。責罵別人辱國之前,不妨先檢視自己有否辱國行為,嘗試在生活上擁抱普世價值,偶爾發揮一點人性光輝,當每個中國人都盡一分力做好自己,合起來這個國家才會越來越吸引。要年輕人愛國,只能以理性為基,以文明為本。

與笛卡爾和萊布尼茲齊名的 17 世紀荷蘭哲學家 Baruch Spinoza,有句名言很適合送給所有「肉緊別人不愛國症候群」患者:

「Minds are conquered not by arms, but by love and magnanimity.」

Magnanimity,正是經常指控別人辱華要求別人道歉的中國人最需要的品性,以意譯最接近的一個中文字是:

「氣度」。」

這篇文寫在兩年之前,於今回望,只覺唏噓。真正強者,笑罵由人,抵受得住羞辱的自信,才是真正自信。

D&G 鬧劇,我看不到中國人的氣度,只看到中國人的覇道。

D&G「起筷吃飯」廣告系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