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權捍衛者 黃燕

2016/7/21 — 16:34

黃燕

黃燕

自十一年前認識高智晟律師開始至今,她受到來自公權力的迫害從無間斷。在此期間,她被政府鷹犬毒打導致流產兩次,多次被非法拘禁、毒打、酷刑,十幾次做生意被摧毀,數十次租房被驅趕,她的丈夫也因此受累及遭受惡警辣椒水噴眼睛等酷刑。長期的迫害和被打流產後導致的後遺症,最終誘發癌症、糖尿病等重症。而今,她已被刑事拘留7個多月並將面臨審判。她是勇敢決絕的抗爭者黃燕。

黃燕,女,基督徒,出生於1970年10月15日,籍貫:湖北省荊門市荊門區;2012年12月28日與相戀七年不離不棄的吳桂生(戶籍地:廣州荔灣區芳村)登記結婚,無子女。

2004年下半年,黃燕從湖北荊門老家到北京朝陽區打工。從2005年通過關注蔡卓華牧師案開始,先後認識了高智晟、莫少平、李和平、江天勇、滕彪、許志永、唐吉田、劉曉原、胡佳等律師及維權人士。她是第一個把高智晟帶進教會的人,當年(2005年11月)高智晟受洗成為基督徒。因與高智晟及其太太耿和交往密切,受到國安和國保部門注意。後來高智晟被拘禁在家期間,黃燕屢次突破看守,進入高智晟家裡,把高智晟向外界傳遞的訊息通過胡佳向外界傳出。其中高智晟寫於2007年11月28日的一篇令世界震驚的長文《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此文在2009年2月份開始在網上流傳)就是黃燕孤身突破森嚴看守進入高智晟的家中帶出來才得以面世的。當局對黃燕及丈夫吳桂生(當時剛剛戀愛尚未結婚)的迫害從2005年開始掀開了序幕!

廣告

黃燕從2005年7月開始,便受到北京國安的騷擾,被勒令不准與高智晟交往。

廣告

2006年1月份,黃燕認識在北京朝陽區北晨西路的益壽坊大酒店(四星級酒店)擔任廚師長的吳桂生。黃燕與吳桂生交往僅僅一個月(2月份),就有三個國安找到他的宿舍對他進行調查,問他認不認識高智晟以及和黃燕的關係。 3月份,吳桂生即被酒店以要換人為理由辭退。喪失了一份待遇優厚的工作(月薪15000多元)。吳桂生被辭退後,開始和黃燕同居。其時,黃燕的境況已經非常危險。他們曾在一個月內先後租住5次地下室均被房東毀約拒租(因國安經常在白天或晚上上門騷擾並施壓房東),近一個月時間,他們為躲避國安騷擾而帶上被席到民族園後門的工地外面過夜。 4月份,黃燕被朝陽區亞運村派出所警察抓走拘留十天(沒有法律文書),隨後即被遣送回戶籍地湖北荊州。吳桂生無奈回廣州。

4月底,吳桂生從廣州第一次去荊州看望黃燕,在她家裡住了兩個月,於6月份一起回到北京準備做小生意。黃燕經常跟高智晟交往。當時在朝陽區地下室租住,住了一個月,房東就被國安施壓不敢租屋給他們住;7月份,又搬到當時很偏闢的朝陽區安家樓租住,兩個月後房東被國寶施壓,只得繼續搬家。 9月份,搬到東城區地下室住了下來,一個月後房東受國安施壓拒租;10月份搬出附近再租,一個月後房東受國安背後壓力又拒租。這段時間黃燕經常到高智晟家裡去。平時靠擺地攤維持生計。 11月份搬到海淀區白沙灘租住。

2007年1月份,他們在白沙灘租了兩間鋪面,一間開了一家家常菜餐館(吳桂生做過十多年的廚師),隔壁另一間則開了一個剪頭髮的理髮店(黃燕以前從事過美容美髮工作)。裝修用了一個月時間,開張時黃燕還特意請來了安全局的十多個國安人員到餐廳吃飯。但好景不長,經營不到三個月的4月份,安全局就派人過來搜查。幾天后,黃燕被以牽涉高智晟律師為由被北京市國寶大隊十幾人開幾輛車過來,把黃燕套上黑頭套抓走,那時黃燕已經懷孕三個多月,在北京被非法拘禁一個月後遣送回荊州。在荊州被國安綁架期間遭受雙手被綁吊在架子床上等各種酷刑和毒打,最終導致流產。

吳桂生也只好關閉餐廳和理髮店,匆忙趕去荊州,在黃燕家裡陪護黃燕一個多月。 8月份,他們一起回到北京白沙灘,把餐廳低價轉讓出去,虧損三萬多元。隨後,他們到海淀區清河,租了間地下室住下來後又在附近租了個小攤位經營手工水餃,僅經營一個月便無法續租。 11月份,搬到昌平區租住在偏闢的農村里。

2008年2月份,在昌平租了100多平方米的鋪面,隔成兩個鋪面,一間80平方米開了間「阿生餃子館」,另一間有20平方米,開了一間美容美髮店。兩間舖頭裝修花了5萬多,裝修了一個月時間。 4月份開張,開張僅僅一個月後,就有至少五次有神秘的人開著無牌車慢慢駛過,打開車窗伸出長鏡頭拍照。

之後,陸陸續續有村委會、工商局副局長帶隊到餐廳來騷擾。經營到7月8日(距離奧運會開幕一個月時間),湖北荊州市公安局局長和國安到餐廳把黃燕遣送回荊州,被關在荊州市某某看守所關押了二十多天,與殺人犯等重刑犯以及傳染病犯人關在同一個牢房裡。那時黃燕已經是第二次懷孕,也將近三個月身孕,但同牢房的人不准與她說話,脫光衣服搞衛生。受到酷刑。全身被打到青腫。出來後,黃燕到醫院檢查身體,發現她已經被感染上乙肝。國安不准黃燕離開荊州。

在昌平的餐廳和美容美髮店也在黃燕被抓捕當天(7月8日)被工商局以無營業執照為由予以查封關閉(事實上是:在開業前黃燕就已經向工商局提供完整的材料申請辦理營業執照,但直至兩個店面被強行關張的三個多月時間裡,工商局一直沒有批准發放營業執照)。奧運會結束後,黃燕才得以回到昌平處理事宜。 9月中旬,他們搬到大興區租賃了一間臨時搭建的板房做乾果生意,做了三個多月(11月份),國安就找到房東(東北人),威脅不得租鋪面給黃燕,只好搬家。

後來,只要他們出示身份證都沒有房東敢出租房子給他們住。萬般無奈之下,他們只好用三輪車拉到一個偏闢的已經拆遷的地方(仍有幾間殘留的舊房子沒有摧毀),找了一間十平米的殘舊房子住了下來。空房子裡沒有門窗,沒水沒電。就這樣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中他們居住了三個月。

2009年2月份,開發商把他們從拆遷房中趕走,他們就在大興的物流市場附近租了一間單間住下來,同時也租了一個小門面準備做熟食生意,但還沒等開張,房東就不敢租給他們,把租金退回給他們。接著他們到附近找了間地下室躲藏了一個月。 4月份,在大興區找到一老鄉的出租房(沒有身份證登記)租了三個多月,平時靠擺地攤維生。那時黃燕跟李和平律師、唐吉田律師、江天勇律師、彭記者等經常交往。 7月份,清源派出所在一個月內查了他們三次暫住證。於是,他們準備搬離租住地。正當他們搬家時,派出所魏警官帶四個警察過來前來驅趕。因吳桂生稍有語氣上的激動,魏警官隨即用辣椒水往吳桂生眼裡噴。

接著又把吳桂生拉到派出所強令下跪,然後再次施以辣椒水,並不准搽眼睛、不准動、抬頭等。這樣被連續折磨了共八個小時,期間不准吃飯、喝水、上廁所。被要求與黃燕脫離關係。吳桂生從派出所出來後,他們被迫搬到海淀區同家廠黃燕的姐姐黃紅英(黃紅英因丈夫死亡維權案被迫害於2010年逃亡美國,現居紐約。)租住的地方住下來。在附近靠擺地攤賣水果維生。經營了三個月,至11月份又被驅趕。他們就用三輪車搬行李到海淀區黃村租了200元的一間房住下,靠路邊賣甘蔗維生。一個多月後(12月份),租房被趕。他們又搬出三個公交站距離的地方,租了一間300元月租的單房住下,平時到路邊賣玉米維生,一個月被趕走。

2010年1月份,又搬回大興區西紅門租住一間房子住下。靠路邊擺賣玉米棒維生;6、7月份賣西瓜;做到8月份租了一間市場的商舖,做武漢久久鴨生意。期間國安經常過來找黃燕談話,以及找市場的李經理。經營了約十一個月時間,就有工商局的人過來說,這是違章建築為由強令要拆除。黃燕沒有理會。直至合同期滿,市場不再租給黃燕繼續經營。

2011年9月份,在大興西紅門橋下租房子住不滿一個月,房東不租給他們。 10月份,在西紅門租下一個鋪面,經營小吃。經營了三個月後,房東拒租生意結束。

2012年2月份,他們第一次回到廣州過春節。 3月份,他們回到荊州黃燕二姐家裡時,黃燕找到當地市國安、派出所、居委會要求對自己多年迫害一個說法。黃燕也處於被長期監控之中。 9月份,黃燕從荊州到香港,參加各種聲援大陸民主維權人士活動。 12月份,黃燕在廣州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體檢出結果:(右卵巢)漿液性囊腺癌IC期(導致癌症與黃燕十多年被迫害、毒打流產兩次有著直接的因果關係),接著進行第一次手術。

2013年2月份,他們回到荊州黃燕二姐家過春節。 4月11日,黃燕在北京醫院複查結果顯示:(右卵巢)漿液性囊腺癌IC期。醫院建議應立即進行第二次手術和化療。黃燕因經濟窘迫,無法支付如動手術和治療將要支付起碼十幾萬的費用,只好放棄在北京手術和治療回到荊州。在荊州一家費用比較經濟的腫瘤醫院住院化療,半個月後出院;出院十天,因糖尿病病發,眼睛模糊又返回腫瘤醫院住院檢查、治療。

住院期間,居委會、區政府、派出所、國安等單位相關人員陸續到醫院,要求醫院不要讓黃燕出院,這段時期讓她一直住院。黃燕看這陣勢不對,想自己逃出醫院,但上述各部門人員抓回醫院看守住強行住院了十多天才出院回到黃燕大姐家住,隨即有看守在門外看住她。一次黃燕乘看守疏忽之機逃出家門坐高鐵到了武昌車站,一下火車即被截回荊州。這個期間,黃燕到荊州古城城門前,舉牌聲援被當局拘捕的人權律師。內容為:「人權律師無罪,立即釋放:李和平律師、周世鋒律師、王宇律師、劉四新律師等所有的人權律師。黃燕」。

接著黃燕開始去香港參加遊行活動時聲援內地的被捕的民主維權人士。 2013年至2015年期間,黃燕共去香港十多次街頭聲援內地民主維權人士。如:高智晟、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許志永、郭飛雄、浦志強、丁家喜、屠夫吳淦、王宇、周世鋒等人士;還到香港聲援佛山順德8800畝土地維權案、佛山順德葉六妹土地維權案。

2013年11月27日,黃燕在北京市仁和醫院診斷結果顯示:2型糖尿病、糖尿病周圍神經病變、糖尿病酮症、糖尿病視網膜病變、右側卵巢漿液性乳頭囊腺癌IC期術後、化療兩個療程後;補充診斷:肝功能異常、乙型病毒性肝炎(小三陽)。

2014年,黃燕基本居住在湖北荊州期間去過三次參加香港的遊行活動,舉牌聲援中國大陸被監禁的良心犯。

2015年,黃燕開始關注佛山順德區高讚村8800畝土地維權案,以及關注佛山順德區葉六妹土地維權案。 4月份,黃燕介紹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代理佛山順德區高讚村8800畝土地維權案。黃燕並在新浪微博譴責佛山順德地方當局的不法行為,也厲聲批評順德區公安局局長等地方領導的無惡不作,揭露當地強徵土地的黑幕。這也是導致黃燕被佛山順德警方刑拘的真正原因。 6月4日,黃燕在香港紀念天安門受難學生;7月1日,黃燕參加遊行並聲援屠夫、李和平等良心犯;7月27日,黃燕回到荊州的兩個多月期間,被抓兩次:一次被關兩天,一次被關七天。期間被多次、多名警察毆打虐待,黃燕的親屬也被國寶恐嚇。

9月底,黃燕回到廣州。繼續關注佛山順德的土地維權案。 11月初,公民張六毛死於廣州第三看守所。十多位公民馬上隨著張六毛姐姐張五洲、妹妹張七毛趕往看守所要求看守所公佈真相,而黃燕也立即趕到第三看守所。在三看,除了死者家屬,大家都不敢拍照,唯有黃燕勇敢舉起手機與警察對拍,她把拍到的現場照片發給「秀才江湖」,「秀才江湖」把她拍的現場照片發到微博。之後,黃燕又與死者長六毛的家屬、公民、律師前往廣州銀河園殯儀館,在警察林立的現場中勇敢拍照。 2015年11月26日(這天是陰曆10月15日,是黃燕45歲的生日)下午1點,吳桂生、黃燕夫婦一起從家中走出,欲去蛋糕店取已經定制好的生日蛋糕。沒想到,他們剛走到樓下,就被伏擊的十幾名順德刑警抓捕後,押至廣州荔灣區石圍塘派出所,之後約下午5點,警方押著吳桂生回到他們的住處,對他們的家進行搜查,結果一無所獲,之後先放了吳桂生,黃燕則被順德警方帶回杏壇派出所進行審訊。期間,黃燕想喝水以及服用隨身攜帶的藥,警方拒絕。

黃燕想起身自己去打水,被七八個警察、協警圍攏過來打她,直至把她雙手打到鮮血淋漓。警察用自問自答的方式寫出筆錄,指控黃燕涉嫌爆炸罪,編造的筆錄完成後,要黃燕簽字,黃燕予以拒絕,並嘲笑自編自導的做筆錄的警察「編導水平超過張藝謀!」警察見黃燕不在筆錄上簽字,於是又打電話給上級請示,掛了電話後,又繼續炮製筆錄。其自編自導的筆錄完成後,黃燕再次拒絕在筆錄上簽名。至此,已經折騰到第二天(27日)凌晨3點。最後把黃燕送到順德區看守所,看守所方看到黃燕的病歷(黃燕隨​​身帶有病歷)後,連連搖頭表示癌症病人​​不敢收。押解黃燕的李姓國保和刑警隊的尤漢琪隊長請示上級領導協調了一個小時,看守所才算收下黃燕。黃燕當即開始連續絕食七天抗爭,看守所方對她強行灌食。不久又進行第二次連續十五天絕食抗爭。並在放風時高喊口號抗爭,一直喊到聲嘶力竭精疲力盡。

看守所對她進行了嚴酷的報復:強制戴腳鐐手銬(用全身共七副手銬把手和腳連在一起,無法動彈)固定鎖在廁所旁邊、禁止放風、禁止洗澡、禁止購買東西。當黃燕向看守所姓廖的所長提出需要洗澡的要求時,廖所長當即用對講機叫來四個管教(兩男兩女)帶來三個男犯人,八個人一起按住黃燕,其中一個犯人揪住黃燕的頭髮,拼命把她的頭猛烈撞擊床板,致使黃燕的頭部被撞擊幾個大包。同監倉的姐妹目睹此情此狀,都不禁嚎啕大哭!從看守所捎出黃燕的信裡看到:黃燕被手銬腳鐐連在一起拷著時,基督徒黃燕流淚恆切向上帝禱告時,有兩次手銬竟自動脫落!同監倉的姐妹都見證了這一切!

 

黃燕2015年11月26日被捕後大事記:
1. 2015年11月27日,順德區公安局以黃燕涉嫌「故意傳播恐怖虛假信息罪」為由,對黃燕作出刑事拘留決定;

2. 2015年12月1日,廣東安仁律師事務所劉正清律師接受吳桂生委託,作為黃燕的代理律師介入本案;

3. 2015年12月2日,劉正清律師前往順德區看守所第一次會見黃燕;

4. 2015年12月份,劉正清律師向順德區公安局寄出《取保候審申請書》;

5. 2015年12月31日,順德區檢察院以黃燕涉嫌「妨礙公務罪」,對黃燕作出逮捕批准決定;

6. 2016年1月28日,順德區公安局向順德區檢察院移送《起訴意見書》,認為黃燕的行為已經涉嫌妨礙公務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7. 2016年3月17日,順德區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退回順德區公安局補充偵查;

8. 2016年4月7日,北京市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尚寶軍律師接受吳桂生委託,作為黃燕代理律師介入本案;同日,尚寶軍律師會見了黃燕,並就黃燕取保候審一事與順德公安局、檢察院交涉。從順德區公安局杏壇派出所民警中隊的梁傑文中隊長手裡取到順德區公安局於2016年4月3日作出的《不予取保候審通知書》,不予取保候審的理由是「認為黃燕採取取保候審有竄供的可能」。

9. 2016年5月6日,佛山市順德區檢察院把黃燕一案移交至廣州市荔灣區檢察院接手辦理,5月20日,荔灣區檢察院以黃燕涉嫌「妨害公務罪」向荔灣區法院提起公訴。

10. 荔灣區法院通知:黃燕涉嫌「妨害公務罪」一案定於2016年7月8日上午九時在廣州市荔灣區法院將開庭審理。後法院電話通知家屬審期推遲,具體開庭時間另行通知。

【特別說明】根據黃燕從看守所傳出書信講述,黃燕有兩次懷孕都被暴打至流產:第一次懷孕時被亞運村派出所的楊志軍毆打導致流產;第二次在大興再次被警察毆打導致流產,打人者名字不詳。與本文所述有出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