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們的,才是真勇氣

2015/7/17 — 10:51

圖: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圖: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這篇文章,我想了很久,不知應該怎樣寫。

哼,為何這文章不知怎樣寫?因為根本就不知應不應該寫。為何連這個都不知,難道我不是要交稿的嗎?是要交稿,但不知應不應該寫自己心中想寫的東西。不過我平時基本上甚麼都夠膽寫,為何今次又會猶豫?唉,平時寫的是香港事,在香港喜歡罵誰就罵誰,但寫內地新鮮熱辣的打壓行動就不同吧。

哦,原來想寫內地維權律師近日被大肆打壓、冤枉的事件,但與罵香港的事情有甚麼不同?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但心裏總是有一點害怕。有甚麼好害怕,這是香港,不是內地,仍然有言論自由吧?對,但正如我早幾天對着老婆說:「大陸捉維權律師的事令到我很心寒。」啊,原來是害怕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但我根本就是一個滿身銅臭,與維權掛不上任何關係的「賺錢」律師,應該沒有問題吧?對,我的憂慮是不理性的,但打壓工作的目的,就是要令到所有人聞風喪膽吧。

廣告

喂,其實法政匯思在星期一已經就事件發表短評,所以要害怕都已經太遲,不如豁出去就算吧?但那個是用團體名字出的,可以用「那份聲明是組織內的集體決定」來做藉口(雖然對我寫作風格熟悉的人都應該看得出那份短評其實是我寫的)。不過我亦有就此事接受資深傳媒人劉銳紹的網絡節目訪問,還想狡辯?要狡辯,其實很多方法,我大可以撕破自己的臉孔去冤枉劉先生,說是他的引導性問題使我墮入陷阱,把事情說「大」了。咦,任建峰原來是一個懦夫,連為內地維權律師寫幾句良心話都扭扭擰擰?這一點,我從未否認過,我時常主動承認我是一隻「鵪鶉」。

嘿,胡鬧夠了!而胡鬧夠的不只是我,而是我們每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中,最離譜的當然是一些較保守的香港人,每當他們見到內地維權人士、教會人士被迫害時,他們就會突然變成超級本土派,說「我們不應理會內地的事,顧好香港就可以了。」但就算在支持民主、自由、人權的人當中,都不時聽到他們說「我同情內地維權人士,但我害怕如果我出聲的話就會影響我的甚麼甚麼。」雖然這是人之常情,但相對於中國維權律師要面對的滋擾、跟蹤、恐嚇、毆打、扣留,有時連家人都受到同樣對待,我們害怕的又算得是甚麼?他們要害怕的東西比我們多、他們因站出來而要承受的後果比我們嚴重,不過他們仍願意勇敢地去為社會上最弱小的人去維權。每當我想到這一點時,我就會領悟到甚麼才是真勇氣。每當我看到一個又一個只是履行天職的律師受到迫害時,就會覺得慚愧,因為我連他們拿出來那股勇氣的百分之一都沒有!如果我因為一些無形的害怕就連幾句支持他們的說話都不願寫下來,試問良知何在?

廣告

嘩,突然走得那麼前?都是低調一些較穩陣,況且就算寫甚麼,都不會改變到這些維權律師的狀況吧,所以都是不寫就算了。甚麼?稿已交,已經米已成炊,不能退縮?對,我已米已成炊、香港人的狀況亦已米已成炊,要害怕都太遲了。況且,就算發聲「無用」,我們仍有道德責任去不平則鳴。就讓我們憑良知高呼:釋放維權律師、我要法治中國!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