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5/15 - 15:15

依依不捨的個人主義

有次跟朋友去梧桐寨,玩水之際,居然見到圓形彩虹。水中彩虹隨觀賞角度而變,於泉中幻化,蹲下細看,虹圈甚小;站立再看,卻見虹霓擴展,成雙彩虹,甚為奇特。
我與友人與彩虹玩樂良久,忽有五名叔嬸到來,只聽一人問:「這裡如此大水,理應見彩虹。」我欲告之,脫鞋下泉,即便能見。
只見五叔嬸泉邊拍照,不欲涉水,狀甚惜身。我本想提示,卻想,縱然說了內裡機關,料對方也不願觸水,多說無益,還是作罷。一柱瀑布,隨觀察者心境角度,還是看出不一樣的霓光洪泉。
那次一別,也是依依不捨。(作者 Facebook 圖片)

有次跟朋友去梧桐寨,玩水之際,居然見到圓形彩虹。水中彩虹隨觀賞角度而變,於泉中幻化,蹲下細看,虹圈甚小;站立再看,卻見虹霓擴展,成雙彩虹,甚為奇特。
我與友人與彩虹玩樂良久,忽有五名叔嬸到來,只聽一人問:「這裡如此大水,理應見彩虹。」我欲告之,脫鞋下泉,即便能見。
只見五叔嬸泉邊拍照,不欲涉水,狀甚惜身。我本想提示,卻想,縱然說了內裡機關,料對方也不願觸水,多說無益,還是作罷。一柱瀑布,隨觀察者心境角度,還是看出不一樣的霓光洪泉。
那次一別,也是依依不捨。(作者 Facebook 圖片)

言行不一,就是最不願承認卻又最為現實的中國意識形態教育理念。記得有次跟一位中國朋友談起,在香港的學校旅行過後,老師要我們寫一些所謂的旅行感想,最後一句總是這樣:「我們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某某郊野公園。」朋友一聽,笑說這種寫法,在中國的教育體制下,肯定會受批評。

為甚麼?因為「依依不捨」的心情,帶有強烈的個人主義色彩,老師普遍不喜歡或不鼓勵學生抱持類似想法。那麼按中國的教育模式,可以如此修改:「我去到郊野公園,深深明白到綠化環境的重要,希望自己能好好學習,將來為國家的環保事業作一分貢獻。」

在中國的教育體制裡,經常出現一種辯不完的論題,就是到底「個人主義」重要,還是「集體主義」優先?這論證的答案早已定好,經過一輪辯證後,結論當然是集體主義佔主導地位。在中國儒家的思想裡,雖然也有強烈的小我意識,但如果說這種思維跟儒家有關,卻在深受儒學影響的香港及台灣,也難找到這麼強烈的印證,那就要從教育或政治去解釋。

廣告

「個人主義」的解讀很多,除了強調個人利益,也有突出個人的自由與權利,但在中國的教育體制下,這四個字幾乎與「自私」二字劃上等號,並與國家利益,社會利益,長遠利益等作對立。這種辯證的方式,通常都會戴好頭盔地強調集體主義與個人主義並非相違,但大前提是個人的利益必須是「正當」,如果兩者有衝突,那就只有一個原因,因為這個人追求的利益不屬正當範疇。討論時可以以辨證的方式進行,但實際上唯一可以接受的結論,就是口頭上摒棄個人主義的冒起。誠實的身體怎麼去實行是一回事,但虛偽的嘴巴上怎樣說又是另一回事。

記得某年,有個中國遊客大鬧香港機場,聲稱:「如果不是我們,你們香港早就完蛋了!」有些遊客買了個 LV 手袋,就覺得自己對香港很有貢獻。甚至有雙非父母認為自己來香港生孩子,是在幫助香港,他們永遠無法明白為何香港人不感恩,就等如香港人也永遠無法明白為何他們以為我們要感恩一樣。

他來買 iPhone,所以你要感恩。你去買東江水,所以你也要感恩。澳洲人有機會來中國發展,所以澳洲人要感恩。中國人去澳洲發展,所以澳洲人也要感恩。外國人來中國旅遊,得到幫助,所以外國人要感謝中國。中國人去外國旅遊,得到幫助,所以也要感謝中國。簡單一句,無論你做甚麼,只要涉及中國或中國人,都要感恩,至於感激甚麼,不用理會,總之就是別人欠自己,自己永遠是恩主。

我們很容易把這種思維,取笑之為「恩主心態」,但當這種心態在某一個政治領域裡有其普遍性時,就是跟教育及政策有關。早前澳洲有一本頗多討論的書《無聲入侵》(Silent Invasion),作者 Clive Hamilton 在書中討論中國在澳洲的政治、政策、教育、經濟等各方面的影響,並把澳洲變成中國的傀儡國家。我本來對這本書及其作者的興趣不大,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卻在記者會上批評該書為「個別人對中國惡意炒作和抹黑攻擊毫無意義和價值」,弄得我忍不住把該書都讀完。如果讀者對該書有不同意之處,本可逐點或大體上去反駁,但我見不少根本沒讀過該書的中國網民的所謂對質,就是說中國留學生為澳洲帶來多大的學費及生活費,還因為代購業務盛行而讓當地的保健品重新繁榮起來。

我有一位西藏的朋友跟拉薩的「共享」單車主管一起對談,朋友直接跟對方說:「你們搞的所謂共享單車,其實就是圈錢(拉攏資金)。」本來圈錢也不是甚麼貶義詞,而且也是這類共享單車真正賺錢的方式,怎料對方一聽到有人說真話,立即黑臉,並說:「怎麼圈錢了?我們也是為國家的環保事業作貢獻!」

之前有一些新來港的中國家長,稱自己貢獻比本地人多,如果不是他們,香港經濟哪有這麼好,香港的學校哪有人讀。又有家長聲稱,當初來港生子,是因為香港人口不足,現在過來幫香港生孩子,政府又不幫他們找學位。聽起來的邏輯,匪夷所思得讓人發笑,但說穿了,其實就是教育本質的問題,當你從小到大,都被逼在口頭上把「集體主義」放到最高位置,要逃出這種虛假的辯證,就不是人人能夠做到。

還有一點,在國內有所謂的「遊客援藏」安排,而且不只民間說法,甚至是官方安排。例如北京旅發委與西藏旅發委簽了所謂的《2018 北京遊客援藏協議》,即是安排一班遊客來西藏,用以支持西藏的經濟發展,全國總量達 2,000 萬人(次),真係多謝哂!

至於在文章首段提到的那位朋友,本身是九十年代的北京大學學生,看事情當然較為通透。他稱「依依不捨」這種描述不太乎合集體主義,並說要改寫為「希望自己能好好學習,將來能為國家的環保事業作一分貢獻」之後,說時忍不住哈哈大笑:「反正說就是這樣說啊,其實每個人只為自己的利益,大家心裡都明白,不說而已。」

 

多謝閱讀此文!如果喜歡我寫的文章,請踴躍按 Share 跟人分享,讓更多人看到故事,把想法分享出去,同時誠邀各位留言分享意見!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