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地人民:香港文明嗎?

2016/1/12 — 17:25

銅鑼灣書店招牌

銅鑼灣書店招牌

早前回大陸工作與客戶食飯聊天時,不小心打開了「中港之爭」的話題。政治話題,我們一向避之則吉,以免傷大家和氣,得失客戶而影響工作。我雖並非政治激進派,然而當時難免令我成為被發洩的對象。當然,聽到客戶當著面抱怨港人時,的確不是味兒,但我最終還是選擇默默地聆聽。當晚,我反覆思量他們的話。他們不瞭解大陸人為何總是被攻擊,亦不甘心自身價值被貶,因此他們質疑香港社會的價值是否出了問題。這都是起初中港之爭所謂「文明」和「不文明」的爭拗點。

其實「文明」一詞應該如何定義?在「佔中」時期,我在大陸評論中讀到中共一種看法:他們指出,在現代社會真正的文明,不止於法治與文雅(當時文章提及他他準備去中聯辦門口撒尿並遭港人勸阻),他認為很多時文明是一種自我的放任。雖然文章再沒有深入解析其含意,但總算理解到這些身處在一個封閉國家的學者對「文明」的另一番理解。我透過百度百科搜查,並嘗試再瞭解這一詞在中國社會是如何揣釋,結果是「文明,是歷史以來沉澱下來的,有益增強人類對客觀世界的適應和認知、符合人類精神追求、能被絕大多數人認可和接受的精神財富、發明創造。智慧生物為更好地認識世界而團結協作,就構成了文明的物質基礎。也就是文明存在的前提是智慧生物。其餘由智慧生物創造出的各種現象只是文明的附屬品。(1)」我自已本人對這個定義都頗認同,要成就文明當中的關鍵就是智慧生物的產生和符合人類精神追求的世界觀。

人是有智慧的動物,因此我們懂得組織社群,為生命的延續一直?鬥著,體會過無數的故事,領教過不少的道理。前人留給後人的哲理和訓言,我們嚴謹遵守,並稱之為「傳統的承傳」。我並非食古不化,但我一直堅信上一代的故事,通常會導出一些值得承傳的價值觀。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智識的累積令我們更懂得如何運用批判性思考去辨別是非,正因為我們都擁有追求更公正的普世價值、共同擁有更美好生活的信念。

廣告

「一國兩制」,我相信這位內地朋友有能力解讀字面意思,我不能否認香港的確隸屬中國版圖,並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的存在,因為香港不是一個獨立國家;然而,「兩制」的本意就正正在「一國」的層面上協助香港這幅小地在政治體制上被劃分出來的定位;他們不會明白,因為他們從一出生就沒有這種觀念,因此短短一項網絡廿三條的爭議,就足以見證這二十幾年間香港人是如何在「兩制」的防護罩下成功與世界接軌,人民是有目共睹,並置身其中,造就今日的香港。

內地朋友稱我們為「示威之都」,並解釋為以觀光為由去助長風氣,混亂社會秩序;而我對他們的理解亦只能感到無奈,對於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社會,政治就是最令人難明的課題,除非為當時人,我們永遠看不清真相、想不透人心,因此這亦說明瞭傳媒的獨立性和自由度對一個公平、公開、公正的社會的重要性。 雖然不能否認的事實是曾經某些人的示威手法的確令人側目,但邏輯上這並不表示他們的出發點就是大錯特錯。而我相信一個沉默的社會並不會帶來社會國家的進步以及人民更安定的生活。我們表現「激進」,是因為我們都知道要奮力爭取值得捍衛的價值,我們都只是身處在一個建立文明的過程。

廣告

我們選擇走向國際的道路,並非單純的崇洋心態,而只是我們都在追求一個更舒適,更合適自己價值觀的生活環境。如果我們仍然相信香港是一個可以跟上國際步伐的城市,就應該相信捍衛言論自由和基本的人權的價值。然而,今日銅鑼灣書商失蹤,背後到底是一連串怎樣的政治陰謀?香港這個特區小地到底會落得一個怎樣的結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