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球維族人 #MetooUyghur 運動拍片尋親 向中共施壓 學者被送再教育營

2019/2/13 — 15:47

圖片來源:維吾爾人透過拍照或影片要求中國政府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家人是否安好。

圖片來源:維吾爾人透過拍照或影片要求中國政府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家人是否安好。

海外維吾爾人針對親朋在中國被囚禁、失蹤的 MetooUyghur 行動由本周一開始在全球擴散,在 Twitter 上有十分多影片及照片,全部 hashtag 都加上 #MetooUyghur。從帖文和影片所見,被拘禁的維吾爾人數量不止龐大,而且互有關連,有最少兩名維族人在網上呼籲中國政府,證明他們17-19名親友的生死;另外一些維族人希望找尋的親人的消息,親人本身是學者或知識份子。有人權觀察機構認為,今次行動令更多維族人願意公開談論他們被中國政府關押的親人,抗衡北京一直強調再教育營只是職業培訓的說法。

維族女子 Zulhumar Yarmemet 大約在今天凌晨,在其 Twitter 上載兩張照片,一張是一名衣著光鮮的中年維族男子,站在一部引擎前,另一名較年的維族男子,則掛上職員證,站在一間平治陳列室的平治跑車旁,相信他是受僱於平治的員工,但跑車是右軚的,相信陳列室可能是在英國,或甚至香港。Yarmemet 在兩張相片下,寫上「Where are my father #Yarmemet Yasin and my brother #Otkur Yarmemet ? And other 17 relatives?」(我的父親 耶辛 Yarmemet 和我的兄弟 奧古 Yarmemet 在哪裡?還有其他 17 名親戚呢?)

廣告

Yarmemet 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幾乎同一時間,維族男子 Hatip 都是今天凌晨上載一條影片,他手執 #MetooUyghur 的字樣咭紙,站在一條寫滿失蹤親友名字以及照片的橫額,讀出呼籲中國政府證實其親友安危的請求。那幅橫額一共有 20 個名字,相信 Hatip 共有 20 名親友在新疆失蹤,相信都被拘留在再教育營。

廣告

中國官方一再聲稱再教育營是作職業培訓,但事實上毋須轉職訓練的維族學者,亦是在拘留之列。今次 #MetooUyghur 行動中,新疆師範大學教授阿布都卡得爾‧加拉力丁(Abduqadir Jalalidin)兒子 Babur 亦作出呼籲,他指她父母自 2018 年 1 月後已失蹤至今,音訊全無。另外維族作家、評論家亞力坤‧茹孜(Yalqun Rozi)的兒子亦作出呼籲,希望中國政府證實其父安危。亞力坤‧茹孜是新疆教育出版社高級編輯,去年因教科書被當局指滲透具泛伊斯蘭主義和泛突厥主義思想的「雙泛主義」,被判囚 15 年。

發起 #MetooUyghur 運動的 Halmurat Harri 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國當局在上周六晚突然公開維族音樂家黑伊特(Abdurehim Heyit)的影片,像是指控維族人說謊,「 但事實上,我們根本無從得知被關在再教育營內的家人是否還活著。」由於本月 23 日是在芬蘭舉行的「維吾爾意識日」,他和朋友們決定在社群媒體上發起一個運動來響應。

Harri 曾擔心將運動命名  #MetooUyghur 可能與全球 Metoo 運動撞名時,他的朋友提醒他,北京對維吾爾人的大規模迫害,正如同在強暴整個維吾爾民族,兩者都是 Metoo 受害人,#MetooUyghur 的名字也頗為貼切。「自從中國政府發布黑伊特的影片後,許多維族人認為這代表持續向中國施壓是有效的。我希望透過這個運動,讓其他維吾爾人覺得,他們還是有望得知家人的下落。」

事實上,有維族女子在網絡上,以流利普通話簡介家人情況,以表達訴求。

《德國之聲》亦訪問了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他認為運動對維吾爾社群來說,是強力的自發性運動,表示許多維吾爾人已漸漸克服心中恐懼,願意開始公開談論他們被中國政府關押的親人,「他們能透過公開分享與家人失聯的經歷,來跟中國政府的職業培訓論述抗衡。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