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總佳士「工商勾結」 剝奪工人結社自由權利

2018/10/18 — 20:19

深圳佳士工人代表米久平(網絡影片截圖)

深圳佳士工人代表米久平(網絡影片截圖)

【文:香港職工會聯盟】

深圳佳士工人因自發組織工會而爆發的工人抗爭已擾攘超過一個月,但來自國內外的聲援與支持依然不絕。工人個多月來不斷抗爭,希望在現有法律框架下,成立一個由工人自發組織的工會。可惜,事件在中華全國總工會(下稱︰全總,中國唯一合法工會)和佳士管理層聯手打壓的情況下,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又再度被出賣。過程中,全總和佳士以極其卑鄙手段合謀取締由工人循合法程序成立的組織,及後更動用龐大的公權力鎮壓自發組織的工人領袖和聲援人士。工潮不但再度引證全總帶頭剝奪中國工人結社自由的權利,過程中更盡顯官方工會和資方勾結的醜態。

本年五月初,深圳佳士科技公司一群工友,因不滿公司不合理的勞動條件和嚴苛的管理政策,向當地人力資源部和區總工會求助,並得到坪山區總工會副主席黃建勛建議他們籌組工會。佳士工友不虞有詐,依法向街道總工會申請成立工會,並取得八十九名同工簽署《申請加入工會意願書》。豈料,全總卻與資方串通,另起爐灶成立工會籌備組,取締由工人自組成立的籌備會,並抹黑工人籌組工會過程,先有資方指控米久平等工人領袖以消防安全名義欺騙同工簽署同意書,後有全總聲稱米久平籌組工會的行為非法,要求米久平寫道歉信和澄清組織工會的行為並非得到區總工會指導。八月一日,龍田街道總工會正式批覆成立工會籌備小組,並由坪山區總工會副主席黃建勛出任小組組長,而副組長則由佳士總裁辦投資項目總監張志英出任,但兩人卻一直是打壓工人代表的主要打手。全總和佳士管理層密謀自組工會,就是要阻止基層工人把持工會的領導權,以杜絕工會日後組織工人爭取改善待遇的後患。

廣告

同時,帶頭成立工會的工人代表米久平和劉鵬華等六名工人領袖,先後因組織工會被調職,甚至被開除。不忿於被非法解僱的工人,回廠打算上班時,被資方派出的保安以至警察毆打。工人遂往派出所抗議警方毆打工人,多名示威者更在七月二十日被捕,後於二十一日獲釋。事件在網上瘋傳,得到來自全國的網民和學生廣泛支持。工人持續抗爭,左翼學生團體更組織聲援團,動員全國各地大學生前往深圳支援工人。深圳警方遂於七月二十七日採取行動,拘捕二十九名佳士工人、學生和其他工廠聲援的工人。及後,政府以「尋釁滋事罪」將他們刑事拘留,當中十四人至今未仍獲釋放。八月二十四日清晨,公安部門出動多名防暴警察,到聲援團位於惠州的住處,大規模搜捕聲援團成員,事件中超過五十名佳士工友和學生被捕。

根據《國際勞工公約》第八十七號規定,工人應享有自由組織工會的權利,但中國的《工會法》本身已限制工人只可以成立由中華全國總工會領導下的工會。因此,在無法成立自主工會的法律規範下,中國工人不論在法理和實際層面,均並不享有結社自由的權利。而事實上,中國絕大部分工會領導層,均是透過等額選舉(即是沒有競爭的選舉)由全總和資方欽點。佳士工潮中的工人,就連依法籌組工會的機會也被全總和資方密謀剝奪。而全總和企業之間的互相勾結,更是令人心寒。儘管全總近年多次號稱進行改革協助工人維權,但這次事件再次引證,全總只是不斷地複製同一套維穩模式 — 出賣工人和公民權利以解決勞資矛盾。但可恨的是,改善工人就業待遇本來就是全總應盡之責。全總在佳士工潮中卻「掉轉槍頭」打壓工人,恰恰突顯中國整個工會制度和工會法的荒謬。

廣告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