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曉波99年親筆信 自責六四後「狗崽子才能倖存」

2017/8/3 — 13:51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上月病逝,他的生前好友、流亡作家廖亦武今日公開一封劉曉波於1999年撰寫的親筆信,可見他對於自己在六四後生存下來感到自責。他在信中談及,懷疑自己在六四後是否有活下去的理由,又斥「只有狗崽子才能倖存」,認為自己狗都不如,「恥辱地活著,為了無辜者的血,是我唯一能夠找到的理由。」

廖亦武今日在Facebook公開一封劉曉波1999年11月的親筆信。廖憶述道,當時他與劉曉波、劉霞、詩人芒克等人到酒吧。廖亦武喝酒後朗誦了他為紀念六四而創作的長詩《大屠殺》。劉曉波聽完後大哭,掉頭就走。

廖亦武稱劉曉波當晚寫下了這封信。劉在信中寫道,懷疑自己在六四後是否有活下去的理由:「聽你的聲音使我懷疑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是否充足。淚水往心裡流,但流過淚之後,生活依然在無恥與輕浮中照舊。人都死了,只有狗崽子才能倖存!我是狗崽子嗎?我們是狗崽子嗎?」

廣告

劉曉波在信中自斥連狗都不如:「狗還他媽的有狗性,中國人有人性嗎?沒有人性的人和有狗性的狗之間,造物主的恩典肯定給予後者。我們連狗都不如,我們的子孫連狗崽子都不如。」

他形容六四的黎明是最黑、最紅的日子,「恥辱地活著,為了無辜者的血,是我唯一能夠找到的理由。『六月四日』的黎明,是我心中最黑也最紅的日子,而六四之後的所有白天與夜晚,既不是黑也不是紅。如果無恥也有顏色,那只有這種無恥色了。」

廣告

老廖:

你太折磨人了。聽你的聲音使我懷疑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是否充足。淚水往心裡流,但流過淚之後,生活依然在無恥與輕浮中照舊。人都死了,只有狗崽子才能倖存!我是狗崽子嗎?我們是狗崽子嗎?太憐憫自己了。狗還他媽的有狗性,中國人有人性嗎?沒有人性的人和有狗性的狗之間,造物主的恩典肯定給予後者。我們連狗都不如,我們的子孫連狗崽子都不如。中國人什麼都不是。我們這些所謂的精英,什麼都不是。鮮血不是什麼,背叛不是什麼,遣忘也不是什麼。因為這首《大屠殺》,你坐了四年牢,我以為值得。牢獄比私下的自責和懺悔更能安慰僅存的、那麼一點點良知。你真不該與他們一起朗誦,你的世界早已屬於另類,而他們則很正常、理性,這甚至包括芒克。恥辱地活著,為了無辜者的血,是我唯一能夠找到的理由。「六月四日」的黎明,是我心中最黑也最紅的日子,而六四之後的所有白天與夜晚,既不是黑也不是紅。如果無恥也有顏色,那只有這種無恥色了。

過不去的永遠過不去,即便有一天我們能夠告慰那些無辜的殉難者。但我還要感激你,懷著幾近絕跡的虔敬向你說聲:「謝謝啦,我的廖禿頭!」

曉波
1999年11月24日於家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