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霞畢竟是「被自由了」!下一位呢?王全璋?秦永敏?…

2018/7/13 — 17:17

王全璋、李文足與一眾維權人士家屬、網友,圖片來源:李文足twitter

王全璋、李文足與一眾維權人士家屬、網友,圖片來源:李文足twitter

劉霞終於離開中共帝國的疆土,擺脫共產黨的魔爪掌控,重拾自由新生活,因此,無論日後她最終在哪裡落葉歸根,從個人追求幸福而言,能夠主宰自己的生命,寫詩繪畫拍照好好活著編撰自己嚮往的樂章,都是值得欣慰的事。可是,準確一點來說,劉霞畢竟是「被自由了」!這是中共政權之可恥,國人之可悲!自從劉霞義無反顧的緊跟著劉曉波,命運早已在中國共產黨的盤算、謀劃和操縱之中。相對於其他不少異見人士和維權律師等人的「被旅遊」、「被認罪」、「被自殺」和「被失蹤」,「被自由」這一招如同一轍,在中共鎮壓人民的操作手冊中,手段形式儘管略有不同,本質內容都是同一個模子,硬套在堅持自由意志的人們頸項和身軀上。

聒不知恥的中共政權以內地異見人士作為「政治籌碼」,在世界政治舞臺上已是連場醜劇,國際民間社會中早已為人嗤之以鼻。如今劉霞雖然「被自由」,可是她至愛的胞弟仍然「被滯留」在內地成為另一名「被居京人質」。今天是劉曉波逝世一週年的日子,報載劉霞好友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在柏林向傳媒傳達劉霞的話,表示她不會出席追思會,因為其弟仍在大陸,參加的話會有一些她不願意見到的結果。旁人當然可以理解和體諒,縱然劉霞如今已「被自由」,但是仍受到挾制,「有些事情不能做,有些說話不能講」!

無論如何,劉霞如今已經「被自由了」,可以人身安全的遠在外地生活。筆者必須追問:下一位「被自由」的將會是誰呢?這正是所有關心內地異見人士和維權律師的民主派必須跟進的問題。下一位「被自由」的人是王全璋嗎?是秦永敏嗎?是余文生嗎?是江天勇嗎?到底是在那一張長長被關押名單中的哪一位呢?

廣告

維權律師王全璋自 2015 年「709 大抓捕」事件後至今事隔三年竟然音訊渺然,失了影蹤,其妻李文足一直從不同渠道以多種合法抗爭方式尋夫,衝著中共當局找真相和討公道。終於今日報載李文足在社交網站表示「收到消息有律師見到王全璋,他身體及精神到正常」,不過,李文足指出這是中間人向她傳達的消息,筆者雖然暫時感到安心,但是畢竟是輾轉而來的訊息,必須由官方正式回應和查證後公布才真正的讓人歡慰。 而且,更重要的是司法當局必須向李文足詳盡交代一切,容許夫婦會晤,以及進行聘任辯護律師按正常程序處理法院的有關提告訴訟,為王全璋申辯。 

況且,中共政權打壓民運人士和維權律師從來沒有手軟,一宗又一宗的冤案接可謂接踵而至。報載 2018 年 7 月 11 日上午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秦永敏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宣判有期徒刑 13 年和剝奪政治權利 3 年。秦永敏是長期爭取人權的著名異見人士,因「反革命罪」已先後被拘禁 39 次而被囚長達共 23 年,可是,正如中國人權律師團的聲明所言:秦永敏只是在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包括主張「全民和解,人權至上」,積極踐行言論結社權。筆者以為他真是錚錚鐵漢一名,與年前「被自殺」的李旺陽同樣令人欽敬。

廣告

西諺有云:「神欲使之滅亡,必先使之瘋狂」。中共政權為習大帝的造神運動,以及逼迫異見人士的種種行動,可說已是踏進癲狂妄為的地步。況且,就算當前所謂經濟盛世景況而言,也許合乎南懷瑾如是說:「天將禍之,福而報之」,那麼,這樣一個國家的淪喪正在慢慢從糜爛步向覆亡。如今筆者在此祝願劉霞「被自由了」之後,期待下一位、下一位和下一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