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人質】劉曉波逝世周年 劉霞顧慮胞弟 不出席柏林追思會

2018/7/13 — 8:27

劉霞、劉暉(圖片來源:JUSSI NUKARI/AFP/Getty Images)

劉霞、劉暉(圖片來源:JUSSI NUKARI/AFP/Getty Images)

劉曉波遺孀劉霞的好友、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在柏林傳媒表示,本周二(7月10日)抵達德國的劉霞,有意代亡夫領取諾貝爾和平獎,但不會出席今日在柏林教堂舉辦的劉曉波逝世一周年追思會,因為考慮到弟弟劉暉還在中國大陸,如果她參加追思會或會為劉暉帶來一些不好的結果。

德國之聲報道,廖天琪週四與劉霞會面後,在柏林文學之家接受多家香港媒體的聯合採訪,介紹劉霞最新情況。廖天琪表示,劉霞看起來精神很好,非常高興,情緒很好,睡得比較好,但身體虛弱,走路走一下就會覺得累,因此繼續要醫療方面的照顧,醫生有要求劉霞週五入院接受詳細檢查,但劉霞要求推遲,除了因為要安靜悼念劉曉波,進行一個心靈交談,還因為週日劉霞的親友從美國來探望她。

廖天琪說:「但是劉霞的心,我相信是跟我們在一起的,她明天(7月13日,周五)自己會非常安靜的,比如說是跟劉曉波進行心靈的一個對話。劉暉(劉霞弟弟)還在中國大陸,劉暉那個時候被判刑,實際上他現在是在假釋期間,任何時候中國政府如果要,可以把他弄進獄中,我想他是劉霞最親近的人,所以劉霞在這方面的考慮是很多的,這不是她自己能夠作的一個決定,她不能夠去,她就是不能夠,因為如果她參加的話,會有一些不好、她不願見到的結果。」

廣告

不能說一些、做一些事情

廖天琪說,可以想像劉霞不能說一些、做一些事情,所以劉霞不是因為身體衰弱來不了,外界應該理解她的意思。她又說,劉霞短時間內不會見記者,也不會近期內到挪威代丈夫劉曉波補領諾貝爾獎。

廣告

廖天琪(左)與劉霞

廖天琪(左)與劉霞

德國之聲指廖天琪在記者會上又披露營救劉霞的過程。她說早於今年三月下旬,從德國外交部得到消息指劉霞可以出國,而且劉霞透過德國駐華大使知道消息,表現高興並開起收拾行李,形容那個時候劉霞心理已准備好馬上可以出來。但到了四月份,廖天琪電話聯絡不上劉霞,後來才知道劉霞收到消息自己又不可以走,非常傷心,後來外界就聽到廖亦武公開與劉霞的錄音,劉霞以死抗爭。事情的轉機就在五月德國總理梅克爾訪華,廖天琪說,當時各個團體加強壓力,要求梅克爾做一些事情,而梅克爾有跟國家主席習近平談過劉霞,雖然當時沒有結果,但有感覺劉霞可以出來。

廖天琪認為,劉霞重獲自由的一天,正好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柏林,與德國達成300億美元商業協議等,加上釋放劉霞,對於受國內政治影響、處於政治低調的梅克爾來說,劉霞起了很重要作用,而釋放劉霞非常明顯不是中國政府一個人道姿態,相反是完全一個交易。

繼續攝影、畫畫和寫作

廖天琪又指,與劉霞會面兩個多小時,談到輕鬆的話題,兩人見面就緊緊擁抱,喝茶聊天,而劉霞帶了很多行李到德國,包括她最喜愛的藝術品醜娃娃,劉霞又說會在德國做自己喜歡的事,繼續攝影、畫畫和寫作。

廖天琪形容,劉霞心態很好,初時還擔心對方會寂寞,但劉霞向她說不用擔心,自己寂寞慣了。廖天琪指,是因為劉曉波在世時,劉霞很多時間都是一個人,常常活在恐懼中,擔心有人把她帶走,但看見劉霞後,相信她對德國生活充滿信心。

兩人又談到劉曉波病重期間的情況,劉霞在去年五月份探望劉曉波時,只是覺得他很瘦,直到六月六日有人叫她見曉波,後來才發現丈夫已經病重,但當時每天都有一大堆人,圍在病榻上劉曉波的旁邊,劉霞雖然在丈夫身邊,但都不可以盡情說話。廖天琪覺得劉霞勇敢,堅強,但也非常難過,因為全世界的人都在努力,都沒辦法救出劉曉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