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吊銷律師執業證、禁止談論案情 中國當局侵權變本加厲

2019/1/28 — 12:34

中國維權人士黃琦(圖片來源:人權觀察網站)

中國維權人士黃琦(圖片來源:人權觀察網站)

【文:王亞秋(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

中國著名人權活動家黃琦上週以莫須有的「洩露國家秘密」罪名在四川某法院出庭受審,但審理過程直到結束後許久仍不為外界所知。何以如此?因為受黃琦委任的兩位律師,一位在庭審前幾天被吊銷律師執業證,另一位雖進入法庭但被當局威脅不得談論案情。

在中國,刑案被告人直到定罪後才能會見家屬,因此,維權人士被捕後只能透過委任律師與家屬保持聯繫。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羈押期間寫下動人心弦的〈我沒有敵人〉一文,就是靠他的律師才得面世。人權律師謝陽在羈押期間遭受殘酷刑求,也是因為他的律師利用會見時做成鉅細靡遺的筆錄,才被世人得知。

廣告

中國當局大約十年前開始將吊銷執業證變成對付人權律師的武器。2017 年 8 月,即全國逾 300 名律師遭公安抓捕的「709 事件」過後兩年,這種做法再度變本加厲。現在,律師只要代理維權人士案件或報導案情,就可能被吊證。以黃琦案為例,家屬起初委任的隋牧青律師於 2018 年 2 月被吊證,劉正清律師接手該案不到一年也被吊證。

各地司法局一面阻止敢言的律師接案,一面威脅或指示律師協助對被告家屬隱瞞重要資訊,例如被告的身心健康狀況,甚至開庭日期。人權律師李和平受審時,官方為他指派的律師不但沒將開庭日期告知家屬,自己也沒出庭辯護。

廣告

近日,中國政府一再強調尊重法治,以反駁外界批評它為政治目的拘捕兩名加拿大公民。如果中國領導人真想取信於世人,大可從恢復人權律師的執業資格做起。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中國秘密審判禁律師發聲 辯護人遭當局吊證掩飾侵權〉,原刊於人權觀察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