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中國,甚麼是「禁書」?

2016/6/21 — 11:58

說寄「禁書」回內地犯法,其實:

(一)我們先要認識中國大陸的出版書籍的一些規定:事實上,中國境外所有出版書刊,都不能在中國境內發行。中國雖然改革開放30多年,但出版業在市場化的同時,仍是受到官方一定的控制。最重要的手段是「書號」(ISBN),沒有「書號」(是中國的書號)的書,就不能「合法」出版。而「書號」卻不像香港,隨便可取得,而是由國家新聞總署分配予各出版社的(計劃經濟)。如果有出版社出了一些書,後來被政府認為觸犯了某些禁區,其中一個懲罰手段,除了將負責該書的編輯處分外,就是扣出版社的書號分配額。可以想像,出版社少了書號,即是影響其實際利益。因此,我們見到,一方面,中國出版業好像呈現一定市場取向,但背後,黨國仍藉壟斷及操縱書號分配,來控制言論及出版自由。有些出版社,取得書號後,再轉手出去給其他出版社!這完全是畸型的出版市場。

(二)換言之,所有香港(或境外)出版的書,除非你跟中國內地出版社合作,出版簡體字版,取得國內的書號,否則不能打入中國市場。而中國的出版,仍有看不見的「審批」程序。其中涉及某些敏感課題的書,出版社要自行評估出版後的風險。同時,宗教類的書,明確在出版前要送審。如涉及官方認為敏感的宗教課題,嚴重者整本書不通過出版,或者,被改得面目全非。

廣告

(三)現在內地有不少民營書店(包括基督徒開的書店),但官方常到書店查有沒有出售不合規格的書(即沒有中國書號的書)(非法經營出版)。現時內地宗教團體(如基督教兩會)要出書,都沒有中國書號,而是在宗教局先取得內部發行的批准,只可在指定宗教場所的發售點發售,而不能在中國各地的新華書店、書城市民營書店發售。也就是說,中國的出版業,有兩個市場,一是公開的,一是內部的。

(四)因此,香港出版的書,理論上,不管是甚麼內容,都不能在中國境內發行及出售。這些書,如何進入中國境內,一是帶入境。一般而言,只要不是政治敏感的書,入境時容許旅客帶書入境,但各種只限一本(自用),多於一本,海禁有權不許入境。如果同一書種數量多,他們可懷疑你走私(逃稅)或非法經營。(我試過有一次,帶自己寫的書入境,數量多於一本,都被禁。我說書是我寫的,我送給學者朋友,都不可以!又說送書是「散發」。我跟他說,我受邀到大學講學,講的內容就是書的內容,你們可以讓我用口散發,卻不讓我用書散發,道理何在?有何規定?)二是郵寄。從香港可以直接寄書回中國,但郵費貴,另海關發現是書(特別是數量較多),一定會拆開來查。因此,有人會先帶書入內地,再在內地郵寄,郵費較平。但內地郵局一般又會看你寄甚麼書。

廣告

(五)最後,甚麼是「禁書」?廣義說,所有沒有中國書號的書,都是禁止中國發行及出售的。狹義,當然是內容敏感的書,如早年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據說是奇貨可居。但想深入層,中國政府又沒有公佈任何「禁書」的名單,那,試問誰人知道那本書是「禁書」?

講了那麼多,如果你有耐性讀到這裡,我最後想說的是,中國的所謂出版自由,背後是一張張的網羅!黨國根本視出版自版為一種禁忌,這跟1949年前的民國時期比較,更是明顯的大倒退。不要被精美及高質素的出版品騙了你。以為中國真的有出版自由?對,那位外長說,中國憲法上寫了各種公民權利與自由,但「寫」了不等於「落實」。講完。

(說完書號(ISBN),有機會再說中國的刊號(ISSN),仲有意思。)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